原锦州东车辆段法轮功学员几年来被迫害实录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锦州铁路车辆段(原锦州铁路东车辆段)原为国营企业,八十年代初由于大量知青返城,又成立了集体企业。那时,国内的人们刚刚摆脱“文革”的血腥和恐惧,开始反思这场浩劫。由于中共的“禁锢”稍有松动,不久就掀起了“气功热”,各种气功纷纷出现,受到了气功爱好者和体弱病残者的欢迎。伴随着气功健身效果的展现,越来越多的人们开始关注气功。

一九九四年五月,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亲临锦州传法,揭开了法轮大法在锦州洪传的序幕。不久,人们发现在锦州的大小公园或居民区内到处都有大法弟子炼功的身影,优美的炼功音乐使无数路人驻足观看。法轮功以其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和“真、善、忍”的法理,吸引了越来越多的人走入炼功场。98年后,炼功人数像滚雪球一样猛增,至99年7月打压前,仅中国大陆就有上亿人加入了修炼行列。法轮功学员通过修炼,疾病袪除了,道德提升了,他们修心向善,乐观祥和,也带动了整个社会的和谐与安定。

以锦州铁路车辆段的学员为例,他们都是法轮大法的身心受益者。如:学员王忠利在车勾工段做二号缓冲器检修与组装工作,这项工作又脏又累。工长安排工作时很挠头,经常是一个人干几个月就转岗,谁也不想在这艰苦的岗位上多干。而王忠利没有任何怨言,在此一干就是几年。学员王英华是油漆工,无论份内份外的事他都尽力做好。他常年坚持为工友们打开水。有一次,另一名油漆工因病住院,两个人的工作就落在他一人身上。当时正值夏季,他不用工长吩咐,主动顶着烈日刷油,保证了修车工作的顺利进行。工长在家访时对他的妻子说:“英华在我们班组中是最放心的人,分配活从来不挑不拣,干活不用看着,干完活保证比你预期的效果要好。”

2001年5月11日,修理厂学员苗素芬在工作中,不慎从罐车上摔下来,换个人准摔坏了,可大法神奇,她当月29日就上班了。很多人都说:“借这个机会一直病休到退休,还给它上班啊”。一名调度员感慨地说:“没有事的时候,看不出一个人的品德,(摔这样)回来上班一个条件都没提”。“小苗也就是你炼法轮功啊,换个人不一定摔啥样,换个人都不好使”。修理厂学员张正刚是大伙公认的好人,别人不愿干的活,领导都找他。特别是车间的零活。单位的同事王某对他说:“你比别人多干一倍的活。”

2005年单位选劳模,班组人一致选举张正刚,可单位领导因他炼大法,硬是没批。学员袁卡南修炼前整天喝大酒,打架成性。1995年他刚走进修炼,一天捡到一个工资袋,里面有345元。经过三年的寻找,才找到失主王敏、丁中和。把钱归还失主时,失主千恩万谢,买来香蕉和鲤鱼表示感谢,袁卡南婉言谢绝了。2003年冬,一外地打工仔来金城要工钱,老板没给,此人在金城路边喝完酒后 ,倒地睡着了。很长时间无人管,最后人被冻僵了。当时税务局的一个家属说:“这事儿要是袁大哥来能管,因炼法轮功的人心眼好。”正巧早晨袁卡南出门摆摊修鞋,看到后将被冻的人救起,将他唤醒,又给他买来饭菜,找来鞋子,最后又送给他回家的路费。周围百姓都说:“法轮功真好,把这样的人都给改变了。税务局的人感叹道:老弟,早先是个出了名的混儿,现在咋变这好了?

1999年7月,看到法轮功修炼人数迅猛增长的势头,江××出于妒忌利用中共对法轮大法开始了全面镇压。八年来,仅锦州地区有27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更有上千名学员被非法抄家、罚款、拘役、劳教、判刑或开除公职。锦州车辆段的大法弟子也未能幸免,这里特别指出的是针对车辆段大法弟子的迫害主要来自于段领导班子及其下属。

在这场迫害中,车辆段紧跟其党的政策走,对本单位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不惜一切手段疯狂打压:他们多次非法长时间软禁本单位法轮功学员;多次非法举办强制洗脑班;多次对坚持信仰的学员给予各种处分;多次非法长期扣押学员的工资,以断绝学员的生路;多次勾结警方私自闯入学员家中进行骚扰;还与派出所联手将学员非法教养;并且先后非法开除了9名学员的公职;还导致一名胎儿和一名学员死亡。迫害之惨烈,令人心寒。

下面以时间为序,将发生在锦州车辆段的迫害一一道来。

一、1999年

早在1999年5月前,车辆段的法轮功学员利用中午午休时间,在设备车间电力班休息室学法。1999年6月,在党委书记郭运昌委的授意下,车间书记关彦伟委派电力工长赵春生找到电力班法轮功学员苗建国,说:“段领导说了,不许在咱屋看(法轮功)书”。之后,苗建国和功友王英华找到郭运昌,说明学员们利用午休时间学法,不影响工作,再说法轮大法教人修心向善,我们学法后只能把工作做得更好。郭心有余悸地说:“你们年轻,不知道政治斗争的残酷啊”!

迫害发生后,1999年7月21日,该段几名法轮功学员去北京、沈阳为法轮功上访,葛春玲在山海关被乘警劫持到山海关车站;宋雪峰在北京车站被保卫科魏巨文劫持;王英华、王志刚、赵辉去省委上访。回锦州时在锦州火车站被庞强等人劫持。随后,7月23日至8月1日,原锦州铁路东车辆段党委书记郭运昌、段长肖兴仁不顾职工正在休年薪假,将法轮功学员王英华、王志刚、王中利、王志斌、赵辉、宋雪峰、苗建国、葛春玲、袁卡南找来,在段教育室给这9名法轮功学员办班,理由是7月20日段内部份学员请假后去上访。主持办班的是人事科干事李少国(其人也是法轮功学员,当时被逼无奈)和保卫科干事张世范。在学习班上强迫学员听他们朗读攻击大法的报纸,还学习“三讲”材料,然后逼着学员表态。办班期间段党、政、工、团全员参与,轮流值班,逼着学员们写认识材料,又强迫学员交书,录音带,录像带等物品。办班结束后,郭、肖二人还请来央视《东方时空》记者,欲对学员进行采访,为自己的政绩抹粉。当时郭运昌找到李少国,告诉他要接受采访,李不愿出卖良心说违心话,被迫喝下大量白酒;郭又派工会主席韩振良坐单位面包车去金城接来袁卡南。郭运昌对袁说;“给你们办班结束了,有啥想法,《东方时空》记者采访给你写个几条。给几个镜头,为了组织,为了单位”。袁说:“没啥认识,法轮功好,祛病健身,提高心性,不好的话,谁炼啊”!郭当时恼羞成怒说:“这哪行啊,这班不白办了吗”?郭、肖二人又指使办公室主任马珩给葛春玲打传呼,葛未回电话,这样采访不了了之。事后郭、肖追问葛春玲为什么不来,并给葛警告处分,从8月份起将她由段行政办公室下放到车轮车间当工人。

1999年10月初,该段法轮功学员葛春玲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先后去北京信访办上访。为阻止其他学员上访,10月26日,在郭、肖二人的授意下,由保卫科干事黄世辉策划,保卫科科长庞强在段招待所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封闭式办班。保卫科的全体人员和两名保安人员轮流在外边站岗,室内由学员所在班组的党员或党内积极份子一对一地看守。黄世辉在办班期间宣称:“我早就看出你们法轮功将来得成为政治问题,得归我们保卫科管,我得替庞强科长分担责任,替郭书记出谋划策。”(后来此人遭恶报,于2001年5月死于心脏病,当年49岁)。这次办班还是每天读诽谤大法的报纸。被非法软禁的有苗建国、王志斌、王忠利、宋雪峰、赵辉。葛春玲上访被抓回后,也被送进封闭班,此班持续半个月,结束前,段领导班子请来锦州铁路公安处田科长等警员,与学员单独谈话,恫吓学员。结束时给葛春玲记过处分;苗建国、王志斌、王忠利警告处分。这些学员的工资全部停发,每月只发二百左右的生活费。

大约1999年10月22日上午,党委书记郭运昌、段长肖兴仁、段纪委书记刘世杰、段团委书记××、保卫科长庞强、保卫干事曾光及各车间的党支部书记,将段内法轮功学员召集来,在二楼段小会议室召开会议,段长肖兴仁发言,传达中央内定文件:宣布法轮功为×教组织。说再上访矛盾性质就变了。会后王英华私下说:“并不是法轮功跟政府作对,而是政府将法轮功作为对立面。”保卫干事曾光听后立即恫吓说:“就凭你这句话,就能判你几年。”

1999年10月末,王志刚、王英华、李宏莉怀着对政府的极大信任依照《宪法》再次进京上访,被送回锦州后,拘留15天。在这期间锦华派出所曾派人到段了解情况,接待的领导说:这些炼法轮功的都是业务骨干,干活不藏奸,不耍滑,实实在在,与人和和气气,也没有任何恶习。在群众中也是有口皆碑的好人。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劲儿,非要炼法轮功。其实正是法轮大法使他们变成了好人。拘留后他们又被送到区洗脑班,王英华被送进古塔区洗脑班;王志刚、李宏莉又被送进凌河区洗脑班15天。回单位后,1999年11月20日,二人被开除路籍,留路察看两年的处分。处分期间工资停发,每月发二百余元生活费。而修理厂每月只发给李宏莉180元,还将她由段调度室打字员的工作下放到修理厂干活。

1999年12月,原法轮功研究会成员被非法审判时,当天晚上段里强行将法轮功学员叫到段里,让其观看审判电视,还逼着学员写保证。苗建国不写保证,未打招呼就回家了。随后段保卫科长庞强、魏巨文等人勾结正大派出所值班警员李×,半夜非法闯入苗宅,质问苗为什么擅自回家。骚扰一阵后,才离去。

车辆段国营企业肆无忌惮地迫害大法学员,也带动了段内集体企业领导对大法弟子的打压。早在镇压前集体修理厂谢主任和工长柳艳就找大法学员张正刚谈话,让他写保证,谢主任还说:“不写保证,就下岗。”1999年10月,由集体企业书记刘春海主持,在企业公司小楼给法轮功学员停产办封闭班,24小时不让回家。集体企业办保卫股股长牛继奎说:“上边告诉了,不让你们回家,24小时监控,中午跟着到食堂吃饭。”牛继奎还负责监视张正刚。集体企业书记张宏宇每天派人给学员念诽谤大法的报纸,他还对学员说:你们(不转化)奖金、工资都没有。后来在其他领导的抵制下,此阴谋未能实施。

艾秀梅在镇压前炼功才20多天,也被找来办班,她坚决抵制,说家里孩子小,得回家做饭。最后牛继奎答应她晚上可以回家。后来张宏宇和刘主任追到艾秀梅家,让她写保证,还安排人员到艾秀梅家楼下监视。一次艾秀梅下楼撞见了监控她的人,问道:“监控我干啥?”答曰:“不是监控你呢,我是监控张宏宇呢!一会他来查岗,看我们在不在”。真是劳民伤财,怨声载道。

1999年11月,当时集体企业办工会主席韩振良、印刷厂厂长陈立峰到法轮功学员金晓梅家,找她写保证。见到她不在家,又追到她母亲家,逼着她写保证。2000年春天,韩振良自己又去金晓梅家,让她写不进京上访的保证。2003年的正月十五韩振良和另外一人又去金晓梅家,让她写保证。

1999年11月20日李宏莉被开除路籍、留路察看两年后,企业办书记、修理厂书记一到所谓的敏感日(如4.25;7.20、十一、过大年、新年、重大会议期间)就找李宏莉谈话,告诉她别去上访,不允许她出锦州市,如果出锦州市就必须去书记那里请假。有一次,李宏莉在单位院里与苗建国说话,而后她就被通知到段保卫科去一趟,庞强问她:“你和苗建国说什么了”? 后来车间主任找她谈话说:“段里有规定,进看守所就开除。”2000年夏,修理厂职工放假,厂领导强迫法轮功学员必须每天到厂,实际上就是又办洗脑班,逼迫学员观看诽谤大法的录相,要他们与法轮功决裂。修理厂领导还派人到李宏莉家看她在不在家。2002年8月,李宏莉再次被绑架,被非法关押了3个多月。这3个多月修理厂一共给她开400元工资。上班后杨阳书记找她谈话,纠缠不休地让她放弃炼法轮功。

二、2000年

2000年过年前,袁卡南进京上访,后被金城公安从北京找回,将他拘留45天后送锦州劳教所非法教养1年。(后因病保外就医)袁卡南被劳教后,东车辆段非法将他开除公职,并将通知书送到家属手中。

2000年4月25日,东车辆段又将所有法轮功学员召集来,让其写保证,否则不准回家。

2000年5月13日葛春玲再次上访,被北京警方非法抓捕,被铁路警察接回,关押在铁路看守所,5天后被转到市第二看守所,非法拘禁1个月。在看守所期间,郭、肖二人派人将开除葛春玲党籍、工职的决定送到看守所,当时看守所认为不妥,未给传达。6月初,葛春玲被送到沈阳马三家女子劳教所非法教养一年半,这时东车辆段又派两人将开除决定送到了马三家。

葛春玲上访后,段又让其他的大法弟子写不进京的保证,王英华写下了:“随时准备上访。”党委书记郭运昌指使保卫科长庞强和保卫干事魏巨文将王英华送到锦华派出所,让派出所逼着王英华写不上访的保证。庞强还将王英华写的“随时准备进京”的条子交给派出所。苗建国也因不写保证,被保卫科长庞强从家中带到正大派出所,被片警丁同亮和所长、指导员非法扣押一天,过程中警察轮番恫吓苗建国,扬言要将他送到看守所。在同一天晚上7点多,段长肖兴仁的儿子肖魁(非本单位职工)开着车,拉着保卫科长庞强和百股派出所值班警察,闯入王志斌家中,将王绑架到百股派出所,逼着他写不进京上访的保证,并扣押了王的身份证。

2000年6月,东车辆段再一次举办封闭式洗脑班。被非法软禁的学员有:苗建国、王志斌、王中利。在这期间,苗建国的老父亲因儿子再次被软禁,一时急火攻心,病倒了。家里找到段领导说明情况,要求放苗建国回家,让他带老父去医院看病。东车辆段派魏巨文等人到苗家打探消息,看看此事是否属实。确认后,依据段领导的意图,苗建国在车间委派的李久纯的监视下,带父亲看了病。在办班期间,王志斌不满三岁的幼子因几天见不到父亲,思父心切,不吃不喝,高烧不退,抽搐不止。无奈之下,其妻求助二楼邻居才洪伟和四楼邻居刘玉梅,将孩子送到医院治疗,在治疗期间,其妻数次打电话给段保卫科,要求将王志斌放回,照料孩子。保卫科向段党委请示,党委不允。孩子持续高烧不退,邻居才洪伟再次打电话向保卫科请示。最后,段党委派王志斌的六楼邻居谭勇去二医院看看究竟。见情况的确属实,才将王志斌放回。

2000年6月上旬,团市委举办污蔑大法的展览,车辆段又强迫赵辉、宋雪峰、王英华、王志刚、王忠利、王志斌去看展览,四个王姓学员拒绝。集体企业大法学员李宏莉、张正刚、苗素芬、王小平和艾秀梅等也被段里逼迫去看展览。段便以违反劳动纪律为名将王英华、王志刚开除公职。6月23日又给王忠利、王志斌行政记大过处分,两人每月继续只给200余元生活费,每天上班都被软禁在保卫科里。在王忠利被处分不久,他的女儿出生了,他的妻子已经下岗,由于他每月只有200元生活费,家中生活十分困难,他的妻子被迫每天背着孩子到一家小饭桌打工,艰难度日。

这之后不久,也就是2000年7月4日,王英华无故被锦华派出所抓到洗脑班,因拒绝转化,被以“扰乱社会治安”为名送到锦州劳动教养所教养三年。王英华被教养后,在劳教所里整天被迫听、看诽谤大法的材料和录像,恶警们在利欲的驱使下,为了转化法轮功学员不择手段,竭尽威胁、酷刑、欺骗、利诱。王英华被折磨的神志不清,以为自己受骗了,随后就配合各级部门干出了损害大法形像的事。这之后,保卫科长庞强拿着王英华的所谓“转化书”找到王志斌说:“你看以前多硬实的人,一进去,不也变成这样了。”早已重新回到大法修炼中的王英华每当回想起这一幕时,总是痛悔地说:“共产党泯灭人性,扭曲心灵,它让人出卖道义和良知,它能把人变成鬼。”

2000年下半年,集体企业修理厂、配件厂的法轮功学员个个都被监视。2000年8月,张正刚进京上访,被谢景全、一名保卫科干事张玉发及榴花派出所王昭升去北京将他接回,回来后他们勒索张的妻子5000,让张妻将钱送到了凌河区公安分局。因张正刚进京上访集体企业为其余学员办班,当时正值修理厂放假,学员艾秀梅、张桂平,杨萍、李宏莉、王小平、苗素芬等都被软禁。张正刚被从北京接回后,也被软禁办班。在学习班上,企业干部逼着学员写决裂书。2000年冬天,集体企业办书记刘春海找到张正刚,还让他写保证。后来张书记、车间主任、工长、还开车去张正刚家,找张正刚的父母、妻子,动员他们劝说张正刚放弃修炼。张正刚是家里的顶梁柱,因为自己的信仰,他同时承受着来自单位和家里的巨大压力,精神受到很大打击。

三、2001至2003年

2001年7月,新任段长聂星,党委书记李景发、副书记付邦杰上任。他们追随上届领导班子的邪恶政策,继续打压本段法轮功学员。

2001年夏,聂星、李景发等人收到真相信,设备车间书记徐克义拿着真相信问苗建国是不是他写的,随后车辆段便与派出所、街道勾结。当时苗建国的妻子正在怀孕。9月7日苗建国家所在的文政社区书记王晓兰、街道办事员张丽莹和另外一个女人到苗家打探苗妻何时分娩,苗妻告知是11月。结果当天晚上11点半,正大派出所和凌河分局一群警察(其中有正大派出所丁同亮、凌河公安分局副局长李维民)闯进苗家,当时苗建国77岁的老父亲吓得昏死过去,这些人一看老人生命危险才不得不离开,走时命令苗到派出所去报到。苗未去报到。9月17日,正在工作岗位上的苗建国被正大派出所丁同亮等人抓走,送进第二看守所拘留12天。9月29日才将他放回。10月初,苗妻由于过度惊吓,胎盘早剥,造成8个月的胎儿死亡。由于苗建国第一个孩子五岁时就夭折了,夫妻二人又盼来了这个孩子,结果就在孩子即将出生时,被这些参与迫害的人给折腾死了。在以后的几年里苗建国不是流离失所,就是被非法教养,虽然现在他们夫妻已经44岁了,至今没有孩子。

2002年5月末,法轮功学员王忠利进京上访,被北京团河劳教所劳教一年半。车辆段为了推脱责任立即将其开除了公职。在劳教期间,他的妻子两次带着法院的人去团河劳教所,要求与王忠利离婚。劳教所不允。2003年10月,王忠利解教后,妻子立即与他离了婚,房子给了妻子,从此他没有安身之地。在亲友家暂居。妻离子散后,他变得精神恍惚,理智不清,给其父母造成巨大的精神压力。

由于王忠利上访,6月中旬段领导又让其余学员写保证,当时正在家休息的苗建国被工长赵春生骗到段上,保卫科长庞强和张世范两人将苗建国送到凌河区洗脑班,从2002年6月26日到7月10日,苗建国一直被软禁在洗脑班,张世范负责看守苗建国。随后正大街道主任祖立军还将正在铁路服装厂上班的苗妻韦玉琴绑架到洗脑班,造成苗建国家中80多岁的父母无人照料。苗建国被送进洗脑班的当天,法轮功学员王志斌也在家中休息,早上八点左右,工长刘金祥和货修车间书记马国良打电话找王志斌的邻居,让王志斌立即上班。王志斌知道自己要被段里送洗脑班,这时他想起同修王英华被迫转化后,生不如死的痛苦经历,从此离家出走,流离失所。过了一会儿,工长刘金祥和书记马国良直接到王志斌家来找他,王已走脱。晚上他们又派人在王志斌楼下住户家里蹲坑,半个月后车辆段将王志斌开除了公职。由于生活所迫,王志斌不得不去打工,打工单位劳动强度大,还倒班,王志斌坚强地支撑着。2005年9月11日凌晨,王志斌在下夜班回家的路上,不幸出车祸身亡。其妻子金晓梅也是车辆段职工,大法学员。1998年起单位就给她放了长假,可是王志斌被迫流离失所后,金晓梅为了照顾丈夫和孩子,也被迫与志斌一起流离失所。由于找不到王志斌,2003年3月车辆段在未经本人允许,而且与单位签的合同书未到期的情况下,登报将金晓梅开除了公职,从此停发生活费。

2002年7月22日,锦州市“610”又办洗脑班。几经被迫害的苗建国身体不适,正在家休病假,车间主任刘希明等人来到苗家查看,对苗说:“你真有病就拿假条,否则你就得上班,不能换休。车间只能给两天假,再想换休,得段书记批准。”第二天,苗去单位找书记李景发商量换休的事儿,看到苗建国来了,段保卫科马上与警方联系。不一会儿,正大街道主任祖立军和凌河区政法委副书记吕东等人就到了。祖立军、庞强等人动手强行将苗往车里推,苗奋力反抗,头部撞在车的尾灯上,立即出了一道血印。又过了一会儿,凌河公安分局的霍志刚来到车辆段,以苗的同学的身份与苗唠家常将他稳住,随后正大派出所片警丁同亮和指导员苗志宏等几名警员开车来到车辆段,几人一起动手,绑架了苗建国,苗奋力挣脱,后被五花大绑戴上手铐脚镣,又被用皮带将他的双腿绑住,最后他们将苗扔进车里,苗志宏还丧失人性地骑在苗的身上,他们将苗建国直接送到第二看守所。一个月,即8月22日段保卫科庞强、魏巨文与片警丁同亮等人将苗建国送到锦州劳教所,劳教三年。2002年11月东车辆段给苗建国的姐姐下通知,将苗开除了公职。至此苗建国的待休日黄了一百多天。在劳教期间,苗曾因病被保外就医,家里被警方勒索七千元钱。这之后不久,正义人士在文政园小区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正大派出所未能找到插播人员,为了交差,派出所就到苗建国家中非法抄家,拿走苗家室内的一些电线、热水器的加热器、录音带,大法师父照片、苗的工作证(证内有300元外币兑换券)等物品,随后便栽赃插播一事是苗建国干的。一年多后苗又被抓进劳教所,并被非法加期两个半月,直到2007年2月15日苗建国才获得自由。

2003年春,北京开两会期间,集体企业修理厂每天上下午干完活后,不许法轮功学员走,都必须呆在班上。其实就是看着学员。几年来,集体企业配件厂参与监控大法弟子的基层干部有:书记张宏宇,刘××、刘保权、李莲香、郑宾、金福一。

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车辆段被开除的法轮功学员有共9人,他们是:袁卡南、葛春玲、王英华、王志刚、郑淑丽、王忠利、王志斌、苗建国、金晓梅。

以上披露的是发生在1999年至2003年春的迫害。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在锦州车辆段发生了这样大面积的迫害。几年里坚定的法轮功学员均被开除了公职,有的还被非法教养。为了养家糊口,解除教养的王英华现在在蹬神牛;袁卡南被迫摆起了修鞋摊;苗建国在蹲零工市场;王志斌出车祸去世后,其妻子金晓梅由于被开除了公职,带着孩子艰难度日;其余学员为了生计也都在打工。由于他们都已人到中年,要想找份理想的工作和可观的收入是很难的。当初这些大法弟子在工作中任劳任怨,在车辆段是公认的好人。当年车辆段的许多领导对这些大法学员经常表扬赞许。那是因为他们真的很满意。真的不愿相信,一涉及到某层人士的身名利益就可以抹掉善良的记忆!这里没有指责,中共建党后的历次政治运动还不都是挑动群众斗群众吗?但是在这场政治大迫害中,很多单位的领导对于如此敏感的问题,都采取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方法,面对要人命的恶党,尽其所能地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即保护了自己,又捍卫了自己做人的尊严,使许多修佛向善之人免遭迫害,以息事宁人的高尚品格为自己乃至后人奠定了功德及福份的根!自古以来被真正贤德之人所唾弃的就是投井下石。我们都是从“文革”中走过来的。以毛泽东的淫威和权力,那场荒唐的运动也只闹了十年而已。待他一死,浩劫也就结束了。“四人帮”的下场人们都看到了;而当年那些追随者们的结局人们也都看到了。报应的因果、历史的教训是深刻的,为什么很多中国人如此健忘呢?

今天,这些法轮功学员只不过是讲几句真话,坚持自己的信仰而已。那么,作为一个公民表达一下自己对某个事件的看法,这不很正常吗?这是他们善心的自然表露。我国《宪法》中明文规定公民有言论自由和宗教信仰自由。而那些迫害法轮功的人正是被凌驾于《宪法》之上的中共谎言所欺骗,而被这个恶党所利用。历次政治运动之所以成功都是人们的妥协、懦弱甚至是参与、呼应得以成全的。事实上车辆段个别人的行为已经触犯了我国《刑法》第14条、251条、238条、239条和397条,构成了故意犯罪、非法剥夺公民宗教信仰自由罪、非法拘禁罪、绑架罪和滥用职权罪。面对未来法制健全的社会,车辆段这些迫害事件怎么了结呢?

我们指明这些,不是为了仇恨,同为中华儿女,又是一个单位的职工,大家相聚在一起就是缘份,互相之间没有恩怨,何必如此伤害呢?人的工作权利也是天赋人权哪!中共不等于中国,爱国也不等于爱党。中共在建政57年中,利用各种政治运动害死8千万同胞的性命,特别是在这场镇压中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达到了登峰造极——活体摘取人体器官!这样令人发指的罪恶,如果有谁还对其维护和协从,无论他如何表现和表白,在好人的行列里,是找不到他的影子的。

好人是高尚的,是应该受人尊敬的,而不应该是受迫害的。当历史翻过这一页的时候,善与恶的表现都终有结局。近年来大陆现世现报的例子非常多,那是他们迫害大法弟子遭到的天谴。过去老人们常讲:老一辈做了坏事,儿女后代都要受牵连,此言不虚啊!病魔不会无故缠身,灾祸也不会无因降临,它就是报应,也是天理。在此我们诚恳地希望车辆段现任领导认真反思你们的前任对大法弟子的所作所为,衡量一下我们的话,真正地为自己负责,也为他人负责,尽快恢复这些大法弟子的工作,请你们以善良的闪光点来衬托出你们的正义,这样不但会帮助大法弟子,也将给你们自己的未来带来无量的福份!

锦州铁路系统的全体职工们:俗话说:“人不亲,路亲。”希望你们对法轮大法多一点了解,对大法弟子多一点关爱。人应该明明白白地活着,不应被蒙蔽、欺骗。这些年来中共啥时候对咱老百姓讲过真话?连“天安门自焚”都是假的,那是在演戏给人看。古人云:“人为善,福虽未至,祸已远离;人为恶,祸虽未至,福已远离”。希望明白真相的人们拿出道德勇气,以各种方式帮助这些失去工作的大法弟子,制止这场发生在我们身边的迫害。善待好人不会使您失去什么,只能给您及家人带来美好的未来。

在此我们衷心祝愿全体铁路职工安居乐业,生活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