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知识份子讲真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八月九日】知识份子是常人中一个特殊的群体,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这些人的障碍比较大,对他们讲真相感觉上难度大一些,可是这些人毕竟是众生的一部份,而且他们对社会的影响比较大。如何向知识份子讲真相,一直是我苦苦思索的问题,下面结合自己的经历谈一点体会。

一、 向无神论者讲真相

在知识份子这个特殊的群体中,持无神论的人特别多,给我们讲真相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在和这样的一些知识份子接触的过程中,我悟到,让这些人摆脱邪党无神论的毒害,是非常迫切的事情,下面是我对几种无神论者讲真相的体会。

第一种是照搬邪魔马克思的所谓唯物论,他们常常引用邪魔马克思对宗教的定义,否定神的存在。我接触到的一位政治教师就是这样的一种类型,我驳斥邪魔马克思的一些邪说的时候,他表示认同,可是他最后说,学习马克思的哲学是有必要的,主观必须符合客观,神是不存在的。

我说:“如果一件事情你已经做过了,你就说做过;一支笔在你的眼前,你就说是一支笔;一个人站在你的眼前,你就说是一个人,如此主张主观必须符合客观,这当然没有错。可是马克思的主观必须符合客观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错误。

比如说,在显微镜出现以前,我们人的肉眼看不到微观生命的存在,因为看不到就不承认它的存在,这不是错误的吗?又譬如说,遥远的宇宙空间的星球,如果我们没有那样的望远镜,我们就看不到它,难道我们就可以否定它的存在吗?

所以,马克思的‘客观’实质上是看得到的就相信,看不到的就不相信。人的肉眼看不到神,难道就可以否定神的存在吗?二千多年前没有现代的通信工具,人们不可能约定说同一个谎言,所以我们从二千多年前各个民族关于神的描述就可以知道神的存在。”

我指出了邪恶马克思唯物论的荒谬,他感到无话可说,默认我的观点。

第二种是所谓的相信科学,目前科学没能证明神的存在,他们便认为神是不存在的。这种人实际上是邪党历年来无神论毒害的结果,可是他们却自以为很有科学头脑,把相信神的存在当成迷信,把有信仰的人当成愚昧。挂在他们嘴上的一句话是所谓的相信科学,可是科学是什么样呢?我们必须向他们讲清楚。

我悟到,针对这种人,可以引用师尊在《论语》中的论述:“现在人类科学的指导思想对于它的发展研究,只能局限在物质世界之内,当一种事物被认识了才去研究它,走这样一条路。而在我们这个空间中摸不着看不到的,但客观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们的这物质空间来的现象,实实在在的表现,却不敢去触及,视为不明现象。固执的人硬是无根据而找理由说成是自然现象,另有用意的人违心的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少于追求的人以科学不发达而避之。如果人类能从新认识一下自己和宇宙,改变一下僵化了的观念,人类就会有一个飞跃。”

接着对他们说,现代科学是有局限性,现代科学不能证明的并不等于不存在,不可信。牛顿等科学家已经意识到这一点,所以他们的晚年都走入了宗教。事实证明,人类科学的每一次進步,都是人们打破科学固有的认识的结果,如果永远固守目前人类科学的说法,科学也就不能向前发展了。

第三种是所谓的传统文化影响,这种人是我最近才发现的。

众所周知,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神传文化,这种文化不但对中国人产生正面的作用,对世界各国人民也产生了正面的作用,深受各国人民的欢迎。因此目前邪党不敢公然否定传统文化,可是他们敢于对传统文化進行歪曲,从而毒害中国的知识份子,使他们误以为传统文化中已经包含了无神论的因素。

最早被邪党利用并作为毒害中国知识份子工具的是东汉时期的王充,邪党也曾经把王充的文章选入中学语文课本,鼓吹无神论。其实王充并不能代表传统文化,王充的学说是在邪党的吹捧之下才流行的,在此之前王充的学说并没有多大的影响,而且王充也并不是真正的无神论者,他认为“天,百神主也”,他还相信祥瑞等等。邪党曲意夸大了王充对某些问题的论述,从而毒害中国的知识份子。

据我所知,引用王充的话作为无神论的根据,一般是邪党的政治教师,他们喜欢古今中外列举论据,王充自然就成为古代的一个论据。只要我们对王充有所了解,这个问题是不难说清楚的。

最近我接触的两个人却出乎意料。有一次我们单位组织了一次旅游,晚上住在附近的人便凑在一起聊天,不久谈到信仰的问题,我问一位将近五十岁的同事说,你是有神论者还是无神论者,没想到他立即说自己是无神论者。

我说:“你一定是受了马克思的影响吧。”他说:“不,这是受了传统文化的影响。道家说,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哪有什么神啊,一切都是自然。”接着他又背诵《庄子》的句子:“天之苍苍,其正色邪?其远而无所至极邪?其视下也,亦若是则已矣。”在他看来,只有宇宙(自然)的存在,没有神的存在,我对他说:“你的体内有许许多多的微生物存在,它们非常渺小,它们张眼看你,也是天之苍苍,它们也把你当成‘自然’,未能看到一个真实的你的存在,可是并不等于真实的你就不存在。庄子说的‘天之苍苍’是对宇宙的描述,并不是说没有神的存在。道家有很多修道成仙的故事,有很多关于神仙的传说,这正好说明道家是有神论者。”

他默认我的观点,不再宣传他的无神论。后来我对这件事感到疑惑,猜测他的话是不是出于本心,是不是由于我的问话过于唐突,他有意撒谎。我上网搜索,发现一些受邪党控制的所谓的哲学家正是曲解了老子、庄子中的某些话,作为无神论的根据,这位同事平时喜欢看《庄子》研究方面的文章,他的观点也许是受这些文章的影响。

又有一次,我和另一位同事聊天,他也向我说明他是无神论者,也否认受马克思的影响,说他是受传统文化的影响。接着搬出“子不语怪力乱神”来说明孔子不相信鬼神,这确实使我感到突然,孔子被作为无神论的人物,我还是第一次听到。我对他说:“不能断章取义,总的来说,《论语》的思想主张是属于有神论的。”这位同事没有反驳,可是我觉的自己并没有完全说服他,准备有时间弄清楚这句话的准确含义。先看一看这种曲解的出处,发现邪党的无神论者正是引用这句话来说明進化论和中国传统文化不矛盾,并引申出神创论在中国一直没有得到支持的谬论。我明白了这位同事的观点的来源。

不久我在网上看到两位教授对这句话的分析,我觉的这种分析比较有说服力。一段时间后,单位举行聚餐,我认为必须让单位的人明白这句话的含义,从而明白真相。

入座后,我便说:“最近有位教授对‘子不语怪力乱神’这句话作出新的解释,认为用这句话来说明孔子不相信鬼神是错误的。”旁边的一位同事立即说:“当然是错误的,‘不语’就是不说嘛,不说不等于不相信。孔子说‘敬鬼神而远之’,如果真的不相信,怎么会有‘敬鬼神’呢?”我接着说:“你的话结论没有错,可是这句话的解释不是这样的。如果脱离具体的语言环境,这句话至少可以有两种解释。念完‘子不语’后,可以停顿,也可以不停顿;‘神’可以解释为‘精神’,也可以解释为‘鬼神’的‘神’。可是放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只能采取前一种解释,这句话出自《论语•述而》,上下文谈论的是学习方面的问题,孔子当然不会分散中心,突然冒出鬼神方面的问题来,所以这句话的正确解释应是:孔子不说话了,惟恐用力分散影响集中精神。”旁边的同事立即说:“原来这样解释,我明白了。”我环顾四周,发现单位的同事都在静静的听我们的对话,包括那位引用这句话来说明孔子是无神论者的同事。

我们接着一起分析马克思歪理邪说的危害,同事有的加入讨论,有的则静静的听着。

在和受邪党无神论毒害的知识份子接触的过程中,我感到他们提出的一些问题有时是不容易说清楚的,有时会感到问题提的非常突然,一时无法回答,可是只要稍微用一下心,回答问题也变的很容易。

我悟到,破除邪党的无神论是非常重要的,当一个常人由无神论变为有神论的时候,他就不会为了眼前的利益继续跟着邪党做恶,他就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就不会迫害大法。让他退出邪党也比较容易的,因为邪党所鼓吹的无神论是与所有的正信背道而驰的。

二、 修好自己,以一颗慈悲的心救人

我有两位大学同学,和我相距不远,接触的机会较多,其中一位是某大学的教师,另一位是一个政府部门的干部,可这两位同学有一个共同点,就是经常看佛教方面的经书,其中一位还是居士。我开始修炼大法后,便向他们洪法,听了我的介绍后,他们几乎不约而同的说:法轮功是真正的佛家功。由于我没有及时引导他们修炼大法,不久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邪党所控制的佛教杂志发表了大量的诋毁大法的文章。再次见面的时候,他们便把邪党利用佛教杂志宣传的东西和盘倒出来,总是讲个不停,我很难有讲话的机会。我只好在他们讲话的空隙向他们讲真相,避免和他们争吵。结果是谁也没有说服谁,我感到很失望,一般的人还容易说服,怎么这两位比较密切的大学同学反而不容易说服呢?

不久邪恶开始镇压大法,这两位大学同学只是偶尔通一下电话,后来他们到我这里做客,我那时怕他们造业,说对大法不敬的话,没有向他们讲我继续修炼大法的事情,他们也没有提及。后来通过学法我悟到:虽然这两位大学同学当时表面上和我争论,可是我的话毕竟起了一点作用。在邪恶铺天盖地诽谤大法的时候,他们和我见面的时候没有什么负面的言论。当初我的灰心是很不应该的,毕竟他们是我的同学,也是我的朋友,他们不能明白真相是我修的不好的表现,我应该想法让他们明白真相。

后来每次见面的时候,他们都不约而同的说我的身体比以前好多了。我向他们表示,我没有受到影响,继续修炼大法。

后来我送给他们真相光盘,教他们突破网络封锁看动态网,他们明白了一些真相,我谈到自己的修炼情况的时候,他们都不再说对大法不敬的话。

我还有这样的一位同事,讲起话来滔滔不绝,别人很难插嘴,同一办公室的人谈起大法的时候,他说了对大法不敬的话,我给予反驳,他竟然发起火来,当时心里很不是滋味,甚至想,这样的人就让他以后遭到报应吧。经过一段时间的学法,我悟到这种想法是没有慈悲心,没有修好自己的表现。下班的时候,我骑着摩托车,他走路回家,我便上前和他打招呼,让他坐我的摩托车,把他送到家门口。后来再次和他谈起大法的真相的时候,他便静静的听着,不久表示他想继续了解大法真相的愿望。

在邪恶即将迫害大法的时候,我到当年给我们讲课的大学老师、现在某大学的一位名教授家里做客,向他谈到自己修炼大法的情况时,他以一位长者的身份,一直对我讲个不停,我偶尔讲一两句话,他立即打断。最后只好灰心丧气的离开。后来一直没有和他联系,今年的同学聚会主持人邀请他参加,我又一次见到了他,我以为他已经忘记了当初的事情,没想到他见面时的第一句话就是问我最近几年是否因为修炼大法而处境不好,我对他说,我的处境相对来说比较好,并表示我仍然坚修大法,他立即说,你继续炼吧,没问题的。

由此我悟到,知识份子从小学到大学,直到参加工作,所接触的东西,思维的模式基本上是邪党的一套,而且很多人自以为是,他们想表达某一种观点的时候,常常是滔滔不绝的,对他们讲真相是有一定的难度的,应该有心理准备,救度他们一定要有一颗慈悲心,他们也许受邪党的影响说对大法不敬的话,我们不能因此而排斥他们,应该持之以恒加以引导,讲真相时应尽量避免和他们争论,随着自己修炼的变化,他们亲眼看到我们身心的变化,感觉到我们的善意的时候,是能够明白大法的真相的。

有时我感觉到讲真相的效果不好,有一次我准备给两位退休教师讲真相,这两位退休教师不是邪党的党员,也明白邪党的罪恶,我以为他们比较容易明白真相,没有用心讲,不知不觉的陷入对邪党是否很快灭亡这一具体问题的争论中,没有达到讲真相的目地。

我改变了这一做法,采用由远及近的方法,谈一件表面看起来似乎没有多大关系的事情,达成共识后,接着和他们谈大法的真相,他们一下子就接受了。有时到他们家里做客,用亲切语气交谈,讲到一些问题的时候他们也容易理解,在这些地方讲真相,他们没有顾虑心,不会产生一种排斥的心理。

有一些人年纪比较小,我是他们的长辈,当然讲起来比较容易,因为年纪比较小的人一般不会在长辈面前抢着说话,我讲话的机会比较多,当我讲一两个问题后,他们都在一定程度上明白了大法的真相。可是由于邪党所灌输的东西太多了,他们没有争论,也不等于真正明白大法的真相,有时可能只是明白某一个方面的问题,有时可能是出于礼貌,不敢争论。有一位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就是这种情况,我向她讲天安门自焚真相时,她已经听明白了。后来有一位不明真相的常人在办公室照搬邪党的谎言,她也接着搬出了邪党的另一些谎言。我悟到讲真相不可满足当时的一点收获,应该持之以恒,不久我给她送去真相光盘。

其实这种反反复复的现象不单单出现在这位年轻的大学毕业生身上,在其他人的身上也同样表现出来。为什么会出现一些反反复复的情况呢,我认为这是由于他们还没有完全摆脱邪党,虽然明白了一些问题,可是邪党向他们灌输的东西太多了,一旦认可,人的思想就会受到控制,所以只有引导他们完全脱离邪党,讲真相才有比较好的效果。

和别的同修相比,在引导知识份子退出邪党方面,我感到自己做的不够,这也是今后讲真相的时候我必须注意的问题。

三、 用各种不同的方式向知识份子讲真相

知识份子大多数家里有电脑,平时经常上网,我悟到应该教他们突破网络封锁,自己了解真相。

我先后给同事、同学送真相光盘,其中就含有突破网络封锁的软件。

我悟到,动态网、花园网、无界浏览有很多常人关心的话题,他们想听一听不同的声音,了解国内外的形势,自然便会产生突破网络封锁的愿望,为他们着想,让他们实现这一愿望,自然也就了解到大法的一些真相,而且能够产生一种滚雪球效应,这些人可能会帮助另一些人突破网络封锁,也可能把自己看到的真相告知亲朋好友,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

后来,我了解到不少人得到破网软件后,既喜欢又害怕,喜欢看外面的世界,又怕被邪党发现,招来不必要的麻烦。我便在真相光盘中加入了“网络安全须知”,介绍安全上网和知识。经常接触的人则直接给他安装安全软件,使他们能放心上网。

我给那些不能够经常接触的知识份子讲真相的主要方式是送真相光盘,我悟到,在短时间内是很难把问题全部说清楚的,而真相光盘感染力强,内容丰富,能够很好的解决问题。

今年正好有一次同学聚会,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我在网上看到不少同修在同学会上讲真相的事例,使我受到很大的鼓舞,我决不能错过这次机会。

大多数的同学不知道我正在修大法,可他们明显的感到我的身体比念大学时好多了,我给他们送真相光盘,一定能够使他们明白真相的。

给他们送什么类型的真相光盘才比较合适呢?经过思考,我选择了二零零六年全球华人联欢晚会真相光盘。先让他们看联欢晚会的演出,感受正的力量,去掉他们的怕心。接着在电脑中阅读九评、惜缘等电子书,使用突破网络封锁软件。

在即将离别的时候,我堂堂正正的把真相光盘送到同学的手中,他们都高兴的收下了。可惜我没有料到这次同学聚会到的人这么多,带的真相光盘不够,约有一半人没有接到真相光盘。

回来后我仍感到不踏实,害怕同学不重视真相光盘,为了解决这一问题,我给每位同学发了一封电子邮件,用巧妙的方式暗示他们重视真相光盘。

接着我又把同学的电子邮箱发给明慧网,让同修给他们发电子邮件。他们明白真相后,也让我感受到他们的感激之情,中秋节的前几天,有几位同学向我发来手机短信,表示节日的问候。这是以前未曾有的现象。

在此之前,我也把本单位的电子邮箱发给明慧网,从同事的言谈中我得知,很多人收到真相电子邮件,明白了一些真相。有一次我向一位同事讲到邪党摘取大法学员的器官牟利时,这位同事立即说,他已经从真相邮件了解到这件事,可是他仍有疑惑,问我说,此事是否属实。我只是简单的说了几句,他便不再怀疑了,并表示对邪党罪恶的深恶痛绝。

由于业务的关系,我必须经常上网,因此也为我搜集相关专业的知识份子的邮箱提供了方便。我把这些邮箱汇集在一起寄给明慧网,让同修给他们发电子邮件。一有空,我还会到一些网站上搜集电子信箱。我悟到,用电子邮箱讲真相可以弥补其它方式的不足,也可以从不同的侧面使知识份子明白真相,使正的场越来越强大,使邪恶越来越弱小。

知识份子是邪党历次政治运动迫害的重点对象,也是邪党控制最为严密的一部份人,他们所受的毒害最深,向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是很重要的。

我感到自己做的还远远不够,与正法的形势比起来,还有很大的差距。

一点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的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