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夫妇進城讲真相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农村同修阿贤向我讲了她与丈夫阿憨(常人)一起讲真相劝“三退”的事儿,这夫妇俩不失时机,一唱一和,给城里亲戚、朋友讲了一片,让有缘人明了真相与“三退”。

八月初,骄阳似火,阿憨夫妇俩坐火车从农村到城里来,帮大叔老刘家干活,老刘家来了许多帮忙干活的亲戚。午后,在大伙酒足饭饱之后,阿憨就向其大叔老刘头、大姑夫阿斗等人唠起家常嗑来,阿贤在一旁沙发上静静发着正念,这时,阿憨忽然话题一转,提起“天灭中共”的事来,他把自己从《九评共产党》中了解到的邪党丑恶史,一一抖搂出来,越说嗓门越大,把个正准备午休的人都吸引到他身边来了;当阿憨喝水解渴之机,阿贤接着讲邪党的杀人、害人恶魔史。这时,早已“三退”的老刘头转过身,向仍执迷不悟的阿斗说:“这些都是真实历史,我们都是过来人,亲身尝到过这中共(邪)党的多重迫害之苦,我看过《九评共产党》这小册子,中共从来就是个大骗子!坑人不浅,咱老祖宗的好的传统都被它们破坏光了!”

阿憨马上接着其大叔的话茬讲:“中共(邪)党撒谎说它抗日了,它哪抗日啦?它猫在南泥湾种鸦片烟专坑害百姓呢!什么二万五千里长征北上抗日?那是北上大逃亡!它跑哪,哪的百姓就遭殃!那时抗战胜利,如果没有毛魔头挑起那三年大内战的话,嘿嘿,咱中国早比日本国还富,那象现在,‘假、恶、斗’遍地扬,企业纷纷破产,工人失业,农民失地(被恶党官圈地卖高价,中饱私囊),老百姓要上诉,恶党官就围追、堵打,惨呢!北京‘上访村’就是一大例子,恶党官还美其名曰:‘说是不能让矛盾上交’。……”阿憨越说情绪越激昂,听的人个个心情十分激动,纷纷骂起共产党太可恶。

为缓缓阿憨情绪,老刘头对阿贤讲:“当初,你被中共(邪)党迫害的也够呛的!你讲讲那‘天安门自焚案’到底咋回事?”阿贤明白大叔善意,就将江氏邪党集团制造“天安门自焚伪案”娓娓道来,并将其中伪造现场的疑点一一破析开来,她讲:“江蛤蟆邪党集团所作所为,就是想挑起百姓对法轮功的仇恨来,转移人们对它的丑恶史责难视线,它不光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还制造了精神病人杀人案,浙江恶人杀拾荒者案,……它把这一切都栽赃到法轮功身上。然后,它花国家四分之一财力,建立法西斯“六一零”机构,驱使众爪牙,无休止的开始迫害法轮功,我被抓、押遭迫害,就是这样来的;我修炼法轮功,身上的多种疑难病魔都被驱走而一身轻,我按大法的‘真、善、忍’要求做事,一改过去自私自利的行为,多了一心为百姓着想的理念,如果咱们大伙都向善的话,咱们社会哪会那么不安宁,天灾人祸连连来呀?!”听的人都频频点头,为阿贤几年来奔走,为法轮功呼冤一事,多了一份理解,明白了真相:“怪不得街上那么多传单、横幅、标语,都是向大伙劝善来的呀!”“我还扔掉人家给我的传单,真不该!”“这共产党太坏了,太腐败了,老天是要灭它了!”

这时,阿贤趁热打铁,劝大伙“三退”,没想到好几个长辈都已“三退”了,他们说:“我们今天听你俩口一说,才真正明白我们为什么要‘三退’,我们不能与狼共舞,共产党是披羊皮的狼,你们把它身上的羊皮都揭掉了,让我们彻底的看清它的狼的真面目了!我们不能让狼加害下去了,谢谢你们了!”这时阿斗不好意思的说:“我也早不在其中了,这一大把年纪的,退不退也没啥意义了。”阿贤忙说:“‘三退’是抹兽印,这是神、佛给人一次自救的机会,可千万别错过万年不遇的良机呀!”这时,坐一边的大姑赶忙说:“我已在好心人面前退过了。”听到这,大姑夫阿斗就忸怩的要求退邪团。

吃过晚饭,阿贤单独到楼下乘凉,这时一楼门开了,一位老太太嘴里念叨:听到门外有人说话,出来看看。阿贤想,这楼下就我一个人呀,根本没说啥话呀,这一定是师父安排让我救度这老太太的。阿贤主动上前唠嗑,这才发现这位老态龙钟的老妇人约有八十多岁,老人讲她牙口不行了,腰还常疼痛难忍。阿贤想,有一种方法能帮助她,于是就一字一字的教老人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人念明白了,就回屋,希望阿贤有空常来串门。

当晚,阿贤与丈夫到老姑家住,他们就老姑、老姑夫对真相仍有不明白的地方,做了详细的分析,第二天一早,这俩口子为老姑一家人做了“三退”。下午,阿贤如约赶到同学家,却碰铁将军(锁)把门,正左右徘徊之机,见三楼一家房门开着,她轻巧的将随身带的《九评共产党》放入其门内。

阿贤与丈夫阿憨这对农村夫妇,進城讲真相劝“三退”的事儿,進行的就是那么轻松而自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