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非常容易的打开了双手双脚上的枷锁

从我做起,立即结束这场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这场邪恶的迫害,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可是八年来,大法弟子哪一天不在付出鲜血和生命?直到今天我们仍然以如此大的代价,抵制着这场邪恶的迫害。八年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应该扪心自问:为什么?自己为彻底结束这场迫害做了什么?做着什么?

师尊从来都不承认这场迫害,多次讲法中告诉我们否定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告诉我们在法上认识法。然而,由于我们对法的理解不够,一次次失去了结束迫害的机会。

几年来,自己在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深有体会的是:就象救人一样,人掉到水里了,自己要把他救上来;自己也跳到水里,既想把人救上来,还要留心自己别被淹着。直到今日,虽然自己越来越成熟了,越来越有经验了,但依然是跳到水里去救人。那么,为什么非要跳到水里去救人呢?说实在的,还是自己没有真正领悟到师尊所讲的更高法理,不能站在神的角度上从根本上否定这场本不该发生的迫害,而是被后天观念,被人的思维封闭着、阻碍着神的一面。

進一步说,自己还没有达到那么高的境界,离大法的要求差之甚远。从另一方面讲,几年来自己虽然象是堂堂正正的从迫害中走过来了,但是还没有深刻认识到这场迫害一时一刻都不应该存在。自己总认为要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从思想概念中觉的谁也不配迫害自己,让迫害远离自己,认为这就是正念了。可是邪恶毕竟它还存在,有多少同修仍然在监狱、劳教所承受着非人的迫害,有多少世人依然遭受着毁灭性的毒害,为什么不想到立即结束这场本不应该有的迫害呢?立即结束这场迫害,每个大法弟子必须从我做起。

不久前的一个深夜,我突遭恶警绑架。虽然他们把我当作所谓的“大人物”,严加看管,双脚双手上了枷锁,上厕所都要戴上手铐,但是十几个小时后,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我却安然走脱。

当时,邪恶出动了几辆警车,十多名警察绑架了我。几年了,恶人们总想绑架我,却一次也没有得逞过。我也从未想过自己会遭绑架。那么今天邪恶既然聚集到我这儿来了,也正是我全力解体另外空间一切邪恶的机会。我没有怕,也不紧张,非常平静的不停的小声念着正法口诀。虽说我一时搞不清邪恶钻了自己哪方面的空子,但是我相信凭着自己坚信师尊、坚信大法的一颗金刚不动的心,师尊一定会帮我把坏事变为好事的。我给绑架我的警察讲真相,把一个大法弟子的慈悲展现在他们面前,对他们没有丝毫的怨恨,只觉的他们可怜,虽然其中两个国保大队的头目是学员们公认的最邪恶的人。我向他们公开表示拒绝签字,拒绝回答他们的一切问题。

我想起师尊讲过,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能怎么样,人对神敢怎么样。我就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的生命和因素。这时我又想起《洪吟二》中的诗句“了却人心恶自败”。面对眼前的局面,我必须放下自己的一切,首先要坦然的放下生死。通过这些年的修炼,从法中自己早已看穿了生死。对于死,我并不在乎,只看大法需不需要,如果大法需要,我会毫不犹豫的付出生命。当自己的心性达到这一境界时,我的一切人心全都没了。后来我想师尊决不会给我这样安排的,因为我的使命还没有完成。我不能给整体带来麻烦,我不能让外面的同修为我去冒危险。我一定要出去,我想师尊就在我身边,我一定能出去。

这念头一出,我就发现身后一边亮了一下,接着另一边也亮了一下。我知道是师尊在鼓励我。我又想起师尊在《洪吟二》〈师徒恩〉中写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于是我心生一念:晚上一定要出去。这一念刚出来,思想中却出现:恶人们要把我判刑、劳教怎么办?我马上意识到这不是我想的。我就想今晚一定出去,什么不好的念头也别想進来,谁進来解体谁。后来就没有不好的念头出现了。我牢牢的定住自己的正念,决不动摇。这以后,无论恶警再说些什么,我都不为所动。

一个恶警说:这一关你是过不去的,你不说,打死你往火葬场一拉,给你家送个信,算自杀。我早已放下了生死,邪恶的话再也动不了我。我只想着,今晚一定要出去。后来所有的警察都对我改变了态度,再也不凶了。而且在我跟前都呆不下去,说不上两句话就走开,特别那两个头目,有时到我面前唠两句别的,马上走开。我知道另外空间的邪恶支撑不住了。在数小时的与他们周旋中,我就象外出办事一样,该回家时一定要回家;并且有师尊呵护,谁也别想阻挡。

天黑不久,他们留两个警察看着我,其他人都出去了。我就求师尊帮助,让那两个警察快点睡过去。不一会他们两个都倒头睡过去了。于是我非常容易的打开了双手双脚上的枷锁,不慌不忙的走出房门,这时站在大门口的警察还朝这边看了看。而我泰然自若的走出他们的视线,翻越高墙,走了出去。我又一次体会到了师恩浩荡。

越是关键时刻,特别到了生死攸关时,越能体现出我们信师信法的成度。而信师信法则来源于我们平时学法、修炼的坚实基础。我们是否能坚定的相信师尊讲的每一句话,真能做到,一定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师尊讲过:“有一部份大法弟子处于高度渐悟状态的,在这次反迫害中是不能参与的。谁也不敢迫害他,他们也没参与。他们合起来就可以把这场迫害制止住”(《洛杉矶市法会讲法》)。那么到了今天,我们这些跟随师尊一步步走到今天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应该充份相信我们也有足够的能力来结束这场迫害了。我们修成的一面也是具足一切佛法神通了,并且还有师尊赐予我们的如意运用神通的正法口诀。

师尊在《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中讲:“大家知道,中国大陆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够严重的,所以每个学员都必须真正的清醒的认识自己的责任,真正的能够在发正念的时候,静下心来,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这是极其关键的事情,极其重要的事情。”

那么几年过去了,我们每个弟子是否都能认真的思考师尊讲的这些话?师尊让我们做的一定是最好的。我们的一切不都是师尊给的吗?师尊已经给了我们足够的能力,当然师尊最清楚我们了。只是我们被后天的各种观念、人心执著封闭着,一时不能同化到更高法理中去,有时不能百分之百的信师信法,所以怀疑自己的能力。做事时有时只是走过场,应付应付,表现出来好象给别人看,实质达不到应有的效果。由于不少同修不能坚信师尊讲的这一切,不能真正认识到发正念的严肃性,时不时的把这场迫害当作人对人的迫害,不知不觉的滋养了邪恶,给邪恶留有生存之地,使它们继续干着它们要干的坏事。

到了今天,我们必须突破各种观念,冲出自我束缚,让我们得了法的一面,让我们神的一面发挥出应有的威力来。每个大法弟子从我做起,调动更大的神通,发出强大的正念:立即结束这场迫害!牢牢定住这一念,洪贯天宇,坚不可摧。最后建议同修们在这关键时刻,重温师尊的经文《道法》,从中体悟更高的法理,用我们神的一面立即结束这场迫害吧!

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