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传九评、促三退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师父好!大家好!

我想把出国之后,怎样做好三件事的心得体会和大家交流一下,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学好法,坚定正念,才能做好三件事

我是九四年初得法的老学员,自得法以来,无论在任何环境下都能坚持学法、炼功。在邪恶疯狂的年代,为了不受电视污蔑宣传和家人的干扰,我每天起早去办公室炼功,别人都下班了,我学完法再回去。以后,不管居无定所,被非法关押,我都没间断炼功、学法、做三件事。坚定修炼的正念从没动摇过。在红色恐怖下去讲真相,发材料之前或过程中,经常背师父《洪吟二》中的诗。由于正念正行,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走过了国内那段恐怖过程。

当英国的表妹邀请我给她看小孩时,我悟到,只要我签证顺利,就是师父安排的修炼路。来到英国后,随着环境的变化,各方面的不适应,我正念就减弱了,没有及时认清在新环境下,另外空间的邪恶是怎样迫害我的。当表妹不允许我干这、不允许我干那、发脾气时,我心里就感觉委屈,当他们对法不理解和我争论时,我总是找他们的毛病,一切情都上来了。开始表面能做到忍,但是心里没真正放下,没有做到象师父所讲的那样:“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精進要旨》〈境界〉)。没做到,放不下,那不就是常人吗?在这里生活感觉到难,直接影响到救度众生。开始,表妹一家都不肯退出中共。我在申请避难过程中,救人的正念也减弱了。在上诉过程中,正念不强,位置摆不正,申请没批,给自己和同修带来生活上的困难和麻烦。正象师父曾讲过“我们修炼的路很窄”,念稍一不正,就摔下来。这种情况下,作为老弟子的我更得严格要求自己,不能掉以轻心,每一颗常人心都是横在我们修炼路上的一座山,只要放下,魔难什么也不是。正念强了,容量也就大了。我下定决心,做不好的一定弥补过来,从表妹家搬出来之后,不论她叫我帮什么忙,我都高兴去做,慈悲的去讲真相,终于让她也退出了邪恶的中共组织。

同时在困难面前,我没被吓倒,师父的《也三言两语》经文中说“对宇宙真理坚不可摧的正念是构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坚如磐石的金刚之体,令一切邪恶胆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体。有多强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大法弟子们真的是在从常人中走出来。”我就要做一个善良的大法弟子,不允许任何邪恶干扰我做好三件事,助师世间行,完成史前大愿。二零零六年师父经文《济世》发表后,我救人的步伐更精進了,无论刮风下雨,我走遍了市中心的大街小巷。汽车站、火车站、商店是我经常去的地方。遇到中国人就搭话,送去一本“九评”。只要他有缘和我讲话,我都要不失时机的劝他三退,这种方式每天至少发出去七八本“九评”,最多一天能发四十多本。每周都有劝退的几人或十几人。从去年开始在大街上劝退和往国内打电话劝退的人数有三百多人,我个人在大街上发出去“九评”有一千多本。当然,这和剑桥的中国人数相比还远远不够,我还要继续象师父说的那样“抓紧救度快讲”。

二、圆容大法,随缘救度

剑桥这个世界著名的高等学府旅游区,来的中国人非常多,旅游团里中层以上干部非常多,来的学生、干部子弟和做生意家庭子女也较多,都是既得利益者,给他们讲真相有一定难度。他们一看到展板,那邪劲儿就上来了。当我们向学生讲真相时,他们当中什么表现都有,有骂人的,有瞪眼的,有用脚踢展板的,什么难听的话都有。正念稍有不足,畏难情绪就上来。

面对这种情况,我深深体会到讲真相过程就是修炼过程,师父在《转法轮》里讲“好坏出自一念”。不管他们怎么表现,首先他们是我们大法弟子要救的众生,他们背后的邪恶在我们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面前什么也不是。只要有救他们的善心在,什么都能化解。远远的看到旅游团来了,我首先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阻碍他们得救的一切邪恶、邪灵因素。在讲清真相过程中,时刻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非常重要。当那些孩子走在我面前时,我首先告诉他们出来了要多了解真相,天灭中共在即,退党退团退队才能保命,保平安,你们在国内学的历史都是谎言欺骗,要多看多听,退出一切邪恶组织,才有未来。有的老师阻止我讲,我就善意的告诉老师,每个人都有知情权,这是自由国家,希望他也要选择未来,不和邪恶为伍。我每天都针对不同人群去讲,当他们听明白了,就要想退出中共或者進一步了解真相。有学生下午三个一群、俩个一伙就过来了,我主动上前讲中共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和中共的邪恶历史。很多学生都来提问,问你们为什么杀人自焚,显然是受了中共的毒害和欺骗,我就递给他们真相小册子,或有机会就给他们讲自焚的疑点和我自己二零零一年农历新年到天安门观察的情况。他们大多数明白了真相。出于方方面面原因还是不想退的,我也不着急,就告诉他们,允许你们再考虑,但有机会一定要退。

和孩子们讲真相一点心都不能动,有个孩子虽然愿意听,愿意提问题,但总是和我保持距离,并用恶语攻击我,我说我不烦你,并笑呵呵的告诉他,共产党杀人,中共即将灭亡,不是我说的,是天定的,是天意,希望你们明白善恶有报是天理,我们是在做善事。他明白的一面说了一句“好象有信仰的人都这样的”。

有的孩子临走时向我告别说:我虽然没退,但我明白,知道共产党确实腐败,不怎么样,我也反对共产党,我有机会会推翻它。我就告诉他们首先有机会三退,才能保住性命。他们点头和我挥手告别,并谢谢我。

有几个北京来的孩子,一听我讲话,就说非常亲切,这样就顺理成章的交谈起来。一个孩子说,我在北京听我们老师讲过,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当场六个孩子在同修的配合下都退团队了。

这两个月来的学生相当多,我只劝退了四十多个,但都保证了只要在面前路过,都让他们知道三退的信息,为他们以后得救打下了基础。

三、用最宽容、慈悲的方式讲真相

来剑桥旅游的中国团队,大多数用敌视的眼光看我,或者脸一歪根本不看不理。当我张嘴向他们讲真相时,他们就满脸怒气,摇摇头,摆摆手,或者大骂我“丢中国人的脸”或要我“滚开”等脏话。开始我还顺着他们的话,解释“不是我丢脸,中共杀人才丢脸”。这种方式讲来讲去就成了争论,心就被他们带动起来。

我们大法弟子就要善待每个众生,目地就是为了救人,而不是为了你错我对。在这种情况下,不管他们表现如何,说话多难听,我都象没听见一样,把所有的真相信息告诉他们,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天灭中共是即将发生的现实,别错过千载难逢的机会,为自己的未来着想,而且心平气和的告诉他们这是一个真实的信息。他们在我面前走几次,我讲几次,用善念化解他们的恶,用正念清除控制他们背后的因素。在这期间我也不断向有缘人讲三退的意义。最后终于有人接受“九评”和报纸了,等队伍走过去,有人跑回来向我索取报纸和“九评”。当他们自由活动时,我抓住时机向他们讲,为了有美好的未来,不受牵连,只有三退才能保命,天灭中共是天定的,是无法改变的事实,和信仰政治都没关系。我说只要你们点头同意,我给你们起个化名就行。同意退的人都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的道理,我就多讲一些,他们笑着深深的点了点头,我随口给他们起个“清清、白白”等名字就退了,只有善念对待他们,才能打动人心。北京、天津、广东、广西、江西、湖南、浙江、福建、安徽等地来的人都有退的。巧妙的问出哪里人,我就用地名给他们起名字,免得重名太多。

带团的导游也是什么样的人都有,有的阻止我们向游人讲真相发材料。我就笑呵呵的向他讲真相,或者有机会拉家常,一切都是为了救人而做。有一个导游说“我怎么又看到你了”,态度很不友好,我笑呵呵的告诉他,“我们有缘啊”。当我向游人发资料时,他也没好意思阻止。等游人自由活动时,他又走过来了,我主动上前讲真相,他说“我早就退了”,根本不听我讲。当有人要吃西餐时,他不知道地点来问我,我主动给他打听,并告诉他们在哪里,我又趁机劝他三退。大法赋予我的善念感动了他,他大声说“我不但退团,退队,我还要退党”。

四、整体配合的作用

经常听到旅游团的中国人讲“九评我看了”,“大纪元这期我看了,有没有新的”。遇到说这种话的人,一般都是态度认真,满脸笑容。我一定要慈悲的告诉他们,要退出邪恶的中共组织,为自己选择未来。这种人点头退的比较多,我体会到,这些人的得救是和其他地区大法弟子发“九评”和大纪元报纸、讲真相分不开的。从大陆、伦敦、美国等地来到这里旅游的中国人都有三退的,这是大法弟子整体配合的结果。

给大家举另外一个例子,八月十八日那天,剑桥大法弟子整体配合非常好,大家都用心向游人讲真相,追着他们发材料。来的中国人非常多,哪里需要发正念配合劝退,都有学员主动去做,同时从十点开始就有学员向游人广播《大纪元声明》和读三退资料等。路过的有缘人都在听,有效的清理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同时也窒息了邪恶,没有人说不好听的话了。在当场劝退了二十六人。更多的人接受了“九评”和真相资料,为众生以后三退得救打下了基础。

我劝退的体会是,宽容善待每一个众生,只要他这次有缘,让我碰到了,都要加强正念让他退,救度一个是一个,减少其他学员的工作量,同时不造成遗憾,这是我的神圣职责。

不执著于众生当时退与否的态度,不被他们的各种态度所带动,才能更好的救度更多的众生。

希望我们整体新老学员,形成一个强大的慈悲的场,救度更多的世人。

(二零零七年英国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