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信讲真相的一点经验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一日】这些年来,我们地区的大法弟子始终在利用写信的方式向本地区的各级政府、公检法机关的官员及普通干部甚至他们的家属讲真相。我们感到,写信这种方式起到了讲清真相的好作用,达到了救度对方的目地。现把我们的做法和体会简单介绍一下。

我们地区属于农业县,同修整体上文化层次较低。在迫害初期的几年,不管出现什么问题,我们都会在第一时间制作一张针对此事的传单曝光邪恶、讲清真相,整体配合讲真相的方式就是大家都行动起来,邮寄、发送这张传单。这种方式在最初的几年很奏效。

零四年初某教师大法弟子被不法官员威胁要绑架、劳教他,针对这件事,大家在思考:零三年底,通过曝光和震慑已经解体了邪恶迫害该同修的企图,为何邪恶又卷土重来?我们意识到这是法对我们的要求高了,光靠曝光震慑是不够的,得让众生也真正的明白真相。于是我们给责任人写了几封劝善信,以纯善的态度让相关人员明白迫害大法弟子对他自己不好。其中有一封信是写给校长夫人的,设身处地的从她的角度出发,提醒她“爱一个人就要让他远离伤害”、“她丈夫如果参与迫害大法弟子会使自己受到伤害”,里面没提让他们为大法弟子做什么,只是给他们讲了一个道理。收到的反馈非常好,校长夫人捎话给大法弟子表示校长自己不愿再参与迫害,政法委那边的问题也化解了。

此后,通过交流我们认识到,公安局、六一零、政法委、国保大队的负责人也是我们地区的众生,也需要我们救度,我们和他们之间不是“被迫害与迫害”的关系,而是“救度与被救度”的关系。这个问题通过面对面的切磋交流,在一些同修中达成了共识。于是有的同修开始给以上参与迫害的负责人写亲笔信。不久又得到反馈:主管迫害大法的公安局副局长原来很凶恶,这次真诚、和善的对一位被绑架的大法弟子(该弟子后来正念走脱)说:“你们给我写的信我都看了。”另一位负责人也捎话给我们说:“我知道,你们法轮功都是为我们好。”

师父通过这些反馈告诉我们这个思路对了,真正打开了众生的心结。

但那时写亲笔信的同修还很少,大部份同修还是邮寄传单。零五年一同修被绑架后正念走脱,我们又做了一张传单给派出所警察讲真相、挽回以往我们讲真相不到位给众生造成的损失。结果收到警察的反馈:“你们寄的东西都是一样的,我们都没看。”大家向内找,意识到法对我们的要求又高了。以往大家邮寄传单的方式中,除了写文章做传单的同修真的设身处地的为众生用心了之外,其他大法弟子没有真正做到对众生用心,同修的用心都简化为贴一张邮票、写一个信皮儿了。我们对众生用心不够,众生就能体会到,所以效果就不好。而且,不用心做出来的东西背后也没有大法的力量。大家交流,决定以后要改变方式,传单可以大面积散发给普通老百姓,对相关人员讲真相则需要每个人都亲笔写信,哪怕一两句,把最想说的话掏心的告诉对方。

后来我们地区的六一零办公室主任、政法委书记、公安局主管的副局长都换人了。一段时间后,政法委书记放话出来:“我们的前任跟你们法轮功相处的还挺融洽,以后不会这样了,该抓就抓、该判就判。”还说:“年前要抓一批。”大家听说后,意识到我们本应在这些人一上任就给他们讲真相,而不该等到迫害发生再被动的讲。这次多个学法小组的同修都写信了,不分年龄,不分新老学员,大家都动笔写。一个二年级的小女孩写道:“我是大法小弟子,请你不要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都是好人……”;一个没什么文化的老大娘写道:“孩子,你对大法好就有好报,对大法恶就有恶报……”;一个中年男同修写道:“其实这封信我早就该写,拖到现在我很自责,如果要是我弟弟被调到你目前的位置上,我一定会马上告诉他这些真相,以免他因迫害大法而遭遇不幸,我没有对你负起责任来,现在我就告诉你这些真相……”;七十多岁没念过书的老同修也从传单上抄了两句符合自己想法的话寄过去了。目前还没收到反馈,但事情已经过去半年多了,我们当地环境还算稳定。

还有同修写信或面对面讲真相提醒对方:“大法弟子是在救人,如果你们迫害大法弟子、造成当地大法弟子讲真相的环境不稳定,你们就是在阻碍佛法度人,这罪太大了。”我们发现,在不断的讲真相中,每次设身处地的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都能明白他们的心结在哪里,他们对真相的了解也在加深。现在对国保队长讲“救人”,他非常理解,连他自己也说:“我不反对你们救人,但你们在当地救就行了,外地谁听你们的呀。”

通过他的话,我们也找到了不足:不是他反对我们去外地救人,而是我们修炼境界的局限在他那里体现出来了——我们只把救度当地众生当作自己的责任、对外地的事不愿意管。

我们写的信中什么文化层次的、以什么角度写的都有,也许有的同修不太擅长写信,水平不一定高,但众生一定能体会到大法弟子的用心和慈悲。师父曾说“我们是用心在做”(《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想,救人中真正起作用的就是我们的用心。师父还说过“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转法轮》)相信我们讲真相中的信也不在文化高低,大法弟子用心写的亲笔信都是有功的。

同修在亲自动笔写信的过程中,体会到了写信与邮传单的不同,首先写信得站在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从写出的话中还能看到自己的心态、基点等不符合法的因素,修改的过程就是一个修自己、摆正心态、升华的过程。很多同修写信时写出了慈悲心时,落泪了,真正体会到了不明真相的众生的可怜。我们地区这几年环境比较平稳,回想起来,并不是哪一个同修传单做的好或者文章写的好,而是同修们整体的用心到位了。

以上为一点经验,写出来共勉,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