选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从劳教所回来,心态极差,情绪也低落到了极点,真不知道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关过不去,写了那些东西,永远的污点,抹不去了,如何弥补啊!后悔也没有用,只觉的自己不配再修大法了,有点自暴自弃。虽然师尊屡屡点化,自己也常因感恩师尊而痛哭流涕,但我无法逾越自己心里那道关,认为就算再修下去,关键时刻还是不行,何苦再让师尊费心呢?算了,不修了。但哪一个说不修的人心里又真能放下呢?那种生生世世埋藏于心底的愿望又怎么会因为人的一句不修了而灭掉呢?我放不下呀,我们为何而来呀?

经过无数次激烈的思想斗争,加之同修不断的帮助我,他们始终都没认为我会不修,我终于又拿起了书,并暗下决心,无论能走多远,学就比不学强,我选择了再修。

于是师尊循循善诱,一点一点启迪我的正念,我逐渐的恢复着。可是旧势力也无孔不入的跟了上来。受过迫害的同修从新走回修炼最大的障碍应该是怕心,那旧势力就从这里入手了。它们一次次安排警车在我身边出现,好象每一回都是冲我来的,可事后一看都不是。但我知道这是冲我心来的,因为它们要毁了我嘛,吓死我或者吓的我不敢修,它们就达到目地了。一次次的我真的很怕,正念始终强大不起来,直到有一回,同修说有恶人要举报我们炼功,我担心了一天,越是担心越是出现,第二天几辆警车开到我们厂(因以前某些方面做的比较好,厂领导了解法轮功,所以我一从劳教所回来就让我回去上班了),我以为是恶人举报来抓我了。心想:“这回可完了,再抓我進去我非死里不可了。”因为怕,各种坏思想翻江倒海似的向外出。我人的思维哪承受的住啊,我没有办法了,心太累了,几乎崩溃了。也许是物极必反,我忽然放下了,随它去吧,最多是死呗。(当然有承认旧势力的成份在里边)因为累,我躺在休息室的床上睡着了,大约半小时后,醒了。看看窗外警车已经走了。也许是自己吓自己吧,也许是还有其它原因。

经过这一回,我反而觉醒了:对旧势力不要抱任何希望,就算不学了,它们也不会罢休的,直到毁了我们为止。现在看到有的同修因某种原因不学了或不够精進,麻烦事不断,魔难一个接一个。我挺担心,尽我的所能我愿意帮助他们去破除旧势力的这种安排。可最终能不能走过来还得靠他们自己。因为有了这个教训,我开始有意识的去怕心。

师尊在讲法中多次提到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随着学法不断深入,对旧势力安排的否定也越来越彻底,只要我能意识到的,我全都否定。只有师尊讲的法,指导我不断的修炼提升。在师尊安排的平和的环境中(如九九年“七•二零”之前的环境一样)不断学法精進,心态会越来越稳,正念越来越强,执着心越来越少。有了良好的心态,强大的正念,做起真相来自然轻松自如,得心应手了。因为思想中没有旧势力安排的种种因素了,所以外部空间乱七八糟的事就非常少,但毕竟还有意识不到的旧势力因素在起作用,所以有时还是会有一些事情发生。

曾经遇到过这样一回“意外”,妻子被人举报,被带至公安局问话,妻子发正念并理智的不配合邪恶安排。本地公安局长也是明真相之人,告诉下属:“去她家看看,把碟啊、录音带拿几个回来,人家看的书别给动。”值勤警察依令行事,回去交差了。(公安局长怕举报者不甘心再上告,故而做做样子)整个过程我很巧合的都不在场,因为在我这里不承认迫害嘛。当同修打电话告诉我时,我虽然起了怕心,但第一念却是“这事不应该”。事后我和妻子找漏洞,我的认识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必须是每一个大法弟子都能认识到,做到才行。如果在思想中还有承认它们的哪怕一点点念头,那它们就会乘虚而入,承认多少,它们就会介入多少。而旧势力的这种介入,往往都是具毁灭性的。它们安排的关,或者能过去,或者过不去。过不去那就毁了,能过去呢,那就加大关和难,直到过不去,毁了为止。比如有的同修被绑架之后,邪恶就问:练不练了?同修异常坚定的说:“炼”,照理说关已经过去了,该放人了吧,但偏偏不是,反而被非法关押或劳教了。为什么呢?是因为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只要是顺着它们安排的关和难在过,那它们就安排到底。有的同修在整个过程中虽然那颗对大法坚定的心令邪恶都胆寒,但就因为没有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毁灭性安排,没有破除,以至被迫害致死了。所以正确的选择很重要,我们能在哪一个环节破除旧势力安排,那它们的安排就在哪里结束。

有的同修是在恶警来抓人时正念正行,讲退了恶人;有的是被绑架到公安局(派出所)后讲清真相,正念闯出或走脱;有的是被送到劳教所后很快闯了出来;有的是被非法关押到期后释放(未妥协),如果这时还未能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那不是妥协了就是被迫害死了(不包括情况特殊的同修),整个过程越到后来越难以否定,因为随着迫害不断加重,关和难会显的越来越大,加之很难学到法,正念不足,想突破就比较难。可是这种在事件过程中的否定也只是亡羊补牢,也会造成一定损失。那么怎么做才是最好呢?个人认识:事发前否定被抓,请经常出安全问题的同修想想,是否在思想中还有认同迫害的因素呢?精神和物质是一性的,思想中有,外部才有。比如有的同修对某一个负面消息一开始接受了,在一些思想的干扰下(如怕心)就会随心而化,去把事情想的很糟,如果不能及时清醒破除,那事态真的就会按他设想的那样发展。因为旧势力在那里看着呢,你这么想,也就是这么求了,那旧势力当然这么安排了,它还求之不得呢。在其中的同修就会说:“看看,出事了吧”。其实整件事情都是我们自己的心促成的,所以我们的心如何动非常关键。

对于负面因素,如果在我们的心里不让它有开始,那自然不会有后果了。我们在第一环节否定,根本不承认旧势力的种种安排,心不随常人社会的种种变化而波动,只需精進实修,做好师尊要求的三件事,这多好呢!师尊讲的法洪大至极,我们每一个同修都可以从中证悟属于自己的一切,什么都有了,为什么还对旧势力的安排时不时的承认呢?当然许多同修对其承认是因在法理上不清晰,没有看透这重重伪装后面的旧势力的险恶用心。许多时候,我们会有常人心表现出来,但那也只不过是师尊点给我们,让我们重视起来,从而去掉它。但如果我们不当回事或纵容这种执著,以种种借口掩盖,那旧势力就会乘虚而入,导入它们的安排,演化加大魔难,直到毁了我们为止。从没听说同修有执著被迫害,倒是执著心长期不去,又无视师尊点化和同修提醒之人,这样的出意外的可挺多。因为学法少,关和难大了,过不去了,反过来又埋怨师父,从而放弃修炼或者邪悟,造成了极大损失。那旧势力看着可高兴了,一边偷笑一边说:“看,又不行了一个。”

我们在人中修炼就是比较复杂,各个空间层次的各种生命对我们的执著看的很清楚,如果我们不能走正修炼和证实法的路,稍微偏一点,就可能前功尽弃。在一定境界当中,生命存留的关键就是选择,在宇宙正法的这个阶段,所有的生命都需要选择,谁选择了法轮大法谁就能進入未来,这是生命最根本的选择。作为我们修炼人,当初是选择了修大法,在修炼中要选择的是走哪条路,是旧势力的安排,还是师尊的安排?在道理上谁都会选择师尊的安排,但如果法理不清,不能明辨,难免会有时走错,会造成不同成度的损失。那么为了把损失降到最低,大法弟子就应该让我们的路走的更加纯正,唯有多学法,才能走正。

本文如果对同修有帮助,那就不白写。若同修发现有问题,则请慈悲指正并以法为师。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