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在比利时受欢迎(图/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二日】无论是从历史上还是地理上,比利时都可称为是欧洲的枢纽,历史上,凯尔特人、罗马人、德意志人、法国人、荷兰人、西班牙人、奥地利人,都在这里留下了文化的遗迹。今天,比利时仍有荷兰语、法语和德语三种官方语言,首都布鲁塞尔是欧盟总部和北约总部及九百多个重要国际机构的所在地,被称为是欧洲的心脏。


法轮功学员在比利时根特市举办图片展和讲真相活动,人们在资料桌搜索所需资料


在比利时爱可罗(Eeklo)市腾栋学校(College Onze Lieve Vrouw ten Doorn)一百七十五周年的校庆上洪法

在二零零七年七月,比利时畅销杂志《美好生活》刊登了一篇文章《法轮大法,在中国被禁止,在比利时大受欢迎》,文章以对比的手法报导了法轮功在比利时当地颇受欢迎,却在中国遭到中共的迫害,并介绍了法轮大法的功理、功法以及学炼途径。

那么法轮功又是如何走进比利时的呢?比利时的第一位法轮功学员育红女士告诉我们:

「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份来到比利时的,我是在中国国内开始修炼法轮功的。随着我自己的不断学法和炼功,我就觉的这个法非常非常的珍贵,非常非常的好,所以就想让更多的人也能有机会了解大法,也能够有机会修炼。所以开始呢,只是在周围朋友当中跟他们说,或者他们感兴趣就教他们炼,后来呢,觉的应该让更多人知道,于是在比利时最大的华人报纸刊登广告,登了很多期。当时我想让更多的华人知道,后来觉的应该让西方人也有机会了解大法。所以在学校等一些公共场合贴了一些很简单的介绍。」(录音1

法轮功是中国传统的修炼方法,那些金发蓝眼的西方人又是如何开始接受,并修炼法轮功的呢?

「在最开始洪法的过程中,一般就是找对中国文化有兴趣的,也接触了一些练瑜伽的、练太极拳的,因为我想,对他们来说,至少对中国文化,中国的气功啊,包括太极拳啊,比较感兴趣的。当时组织了一批练太极拳的,大概三十个人左右,让他们看大法的录像,教他们炼法轮功,因为学炼法轮功是免费的,我们利用周末和晚上的业余时间去教这些人。当时,有一个专门卖中国书的中文书店,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大法,我就把大法的书和磁带放在那里,给别人提供一个了解的机会,传单也放在那儿,那个地方也经常会组织中国文化的介绍,一些对中国文化感兴趣的人就会去,去了呢,看到对法轮功的介绍,有的人就感兴趣,就会给我们打电话,就会邀请我们教功,很多人就学了,很多人就炼法轮功了。」(录音2

和在中国一样,随着修炼的人越来越多,布鲁塞尔也设立了固定的炼功点,方便大家集体炼功学法。

「开始我们在文化中心找了一个炼功点,把这个炼功点的地址告诉别人,说我们是免费教功,后来人慢慢多了,我们就在比利时自由大学体育馆每星期一次晚上免费教功,和大家一起修炼,周末我们就在露天,比利时一个有名的旅游景点,五十年代宫,来来往往的行人非常多,我们就在那露天炼功,如果有人愿意学,我们就教,让更多的人知道。」(录音3

在开始时,这些活动局限在布鲁塞尔。后来,布鲁塞尔的法轮功学员也开始向外省市洪法,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到各个城市向全比利时的民众介绍法轮功。法轮功的炼功点在比利时越来越多了。

「当时在全比利时发行的报纸上做了一些广告,让更多的人知道,随着这个广告不断的做,更多的人,包括其它城市的人也有机会了解了法轮功。他们有的打电话希望学功,我们接到电话就安排好时间,去其它城市洪法教功,如果人多了,我们就在当地成立炼功点,现在基本上在比利时每个城市都有炼功点了。在周末,(如果有人)愿意学的,可以教他们学,学会了的,大家可以一起集体炼功、集体学法。」(录音4

那么这些登广告、租炼功点场地的钱又是怎么来的呢?育红女士谈道:

「开始,因为只有我一个人在比利时,这个钱是我自己出的,这钱是我个人的积蓄,包括一些买书的钱(也是我自己出),当时我有这个条件,只是觉的这个法这么好,能让更多的人能了解大法,能走入修炼,只是这样一个想法,并没想我为这个去登广告、去租场地,要花钱什么的,当时确实没这么想。后来学员多了,有能力的学员,比如说,这次他愿意去租这个场地,为大家提供一个可以自由修炼的环境,就把租场地的费用付了。」 (录音5

很多比利时西方学员在一开始的时候在身体上感受到了炼法轮功和他们以前练的功法的不同,所以很愿意炼功。但是法轮功不仅仅是炼五套功法,更重要的是从心性上按照「真善忍」去修炼自己。因此比利时的法轮功学员举办了多次「九天讲法录像班」,大家一起观看有英语同声翻译的李洪志先生的九天讲法录像。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明白修心的重要,也从中得到了很大的收益。

从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开始,中共通过诬蔑、开除、抄家、非法关押法轮功学员等种种手段迫害法轮功,并炮制各种谎言煽动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甚至将谎言散布到国外。育红回忆说:

「我可以说一个我个人的经历,九九年之前,我们会去参加一些很大的展览会,或者其它的活动,教比利时的民众炼法轮功。我记的很清楚的,九八年的时候,我们在一个很大的展览会上租了一个展位,向比利时民众介绍法轮功,中使馆的人员也来了,(我们)也和他们说了法轮功,他们也觉的挺好,甚至邀请我去使馆,教使馆的人员炼法轮功,这是九九年迫害之前。当时使馆确实有工作人员在炼的,他们也会来参加我们星期天在户外的集体炼功啊,平时每个星期的集体学法,这个都是公开的。一九九九年迫害以后,他们就变了。而很多西方学员也不太理解,就是觉的这么好的对身心都有益的功法,怎么会被一个国家用整个国家的统治机器来打压,我们就更多的向比利时的政府机构,比利时政府,比利时议会,去跟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法轮功是什么,(中共)这个迫害是不对的。」(录音6

很多了解了真相的议员们开始用自己的方式帮助制止这场迫害。有的给中共使馆写信,要求中共当局停止迫害法轮功,有的要求欧盟采取措施,帮助制止迫害,有的帮助法轮功学员在欧洲议会举办法轮功真相图片展,让更多的议员了解真相,共同制止迫害。

同时法轮功学员也通过在街上设立信息摊位,向路人发送真相材料,用真人模拟演示法轮功学员所遭受的酷刑折磨等形式向比利时的民众讲真相。有不少比利时人是在迫害开始后修炼法轮功的。

菲利浦是在二零零二年初在一家健康用品商店看到法轮功的简介的,按照简介上面的联系地址他找到了法轮功学员。「在一开始的时候,当他们教我功法,我觉的这五套功法太好了。随后他们向我介绍了两本书《法轮功》和《转法轮》,这些书对我的影响非常大,(从书中)我找到了很多让我困惑很久的问题的答案。」在修炼法轮功后,菲利浦觉的自己的身心都有所改变。「比如说,在我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每年必定要去看医生三、四次,但是修炼后这五年来,我(身体很健康)从未去过医生那儿,这是身体方面的。很多的在心理上,我找到了更多平衡,我变的平静、确信,我的思维更清晰。」(录音7

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样,菲利浦也参加了很多向民众讲法轮功真相、呼吁制止迫害的活动。菲利浦说,「因为我自己在身心上受益很多,我也想给其他人这样的机会能够知道法轮大法(好)。」

乌利娜开始修炼法轮功的时候才十五岁,那是二零零零年的时候。

「我是从我父亲那里知道法轮功的。他在报纸上看到了关于法轮功和迫害的报导。我父母先开始修炼法轮功,然后他们邀请我一起修炼。」乌利娜觉的修炼后改变了自己的想法。「我的变化是很深刻,他(大法)改变了我的想法,我的世界观,他告诉我怎样在不同的情况下做好。有的时候,我遇到困难,通过阅读《转法轮》,我能够找到怎样能够更好的、冷静的对待这种情况。」(录音8

一开始乌利娜不知道如何向朋友讲真相,因为那时她才十六岁,但现在一切都不同了。「那时我才十六岁,我觉的向我的朋友解释什么是法轮大法有些困难。但现在我长大了,我二十二岁了,我和朋友更多的分享我修炼法轮大法后的经历,一次我的两个同班同学也来学炼功法了。」乌利娜希望通过参加各种洪法活动让更多的人一起来制止迫害,「我觉的让那些没听说过法轮功的人知道法轮大法好是非常重要的。而且他们也应该知道中共在迫害法轮功,并做出反应,共同制止迫害。」(录音9

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前,比利时的法轮功学员到各地去教功、洪法,让更多的人知道法轮功。在迫害开始后,法轮功学员利用自己的休息时间,到比利时的各城市、乡村,向人们演示功法,并告诉人们正在中国发生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血腥迫害。越来越多的人也因此而获知了法轮功的真相,开始修炼,并开始讲真相,反迫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