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心怀天下 节操永恒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三日】杨万里,字廷秀,号诚斋,吉州吉水人,南宋杰出的诗人。他自幼读书非常勤奋,广学博识,锲而不舍。当时正值风狂雨横的年代,金兵大举入侵中原,南宋与金战战和和,形成南弱北强的对峙局面。他的父亲携领他去拜见因主张抗金而被贬谪的张九成和胡铨等名臣,他们的品行和爱国精神深深影响着杨万里,杨万里立志要报效国家。

杨万里最初担任永州零陵县令时,宰相张浚因力主抗金被贬居在此,闭门谢客。杨万里钦佩其为人,三次前往拜谒而不得见,于是写书信力请,表明自己心境,张浚看了很受感动,接见他说“元符贵人,腰金纤紫者何隙,惟邹志完、陈莹中姓名与日月争光!”他勉励杨万里要效法先贤的“清直之操”,并勉之以“正心诚意”之学。杨万里铭记在心,将其读书之室取名为:“诚斋”,以明己志。

随后,杨万里任隆兴府奉新知县。恰值奉新大旱,百姓生活十分困苦。杨万里见牢中关满了交不起租税的百姓,官署府库却依然空虚,深知是群吏中间盘剥所致。于是他下令,全部放还牢里的百姓,并禁止逮捕、鞭打百姓,然后发给每户一纸通知,放宽其税额、期限。结果百姓纷纷自动前来纳税,不出一月,欠税全部交清。他的不扰民政治,颇获政绩,受到百姓称赞。

杨万里写了振兴国家的文章《千虑策》给朝廷,面对中原沦丧、江山唯余半壁的局面,从“君道”、“国势”、“民政”几方面深刻总结了靖康之难以来的历史教训,直率批评了朝廷的腐败无能,提出了整套的治理国家的方针策略,宋孝宗看文章切中时弊,任他为国子博士,杨万里又举荐朱熹、袁枢等十六人,都是正人端士。

宋光宗即位后,杨万里任秘书监,他立朝刚正,连上三札,要求光宗爱护人才,防止奸佞。做到“一曰勤,二曰俭,三曰断,四曰亲君子,五曰奖直言”(《第三札子》)。一次,他因地震而上书朝廷,给皇帝提了十条意见,提醒光宗要将国家命运系之于人民,节财用、薄赋敛、结民心,民富而后邦宁、兴国,触怒了光宗,被贬为江东转运副使。

杨万里实际上视仕宦富贵犹如敝帚,随时准备唾弃。刚做京官时,就预先准备好了由杭州回家的盘缠锁置箱中,又嘱家人不许买一物,以免一旦离职回乡时行李累赘,就这样“日日若促装”待发者。杨万里江东转运副使任满时,有余钱万缗,他全弃之于官库,一文不取而归。回到南溪之上,自家老屋一区,仅避风雨。他为官清正廉洁,人们称赞他“清得门如水,贫惟带有金”,这正是他清贫一生的真实写照。

到了宋宁宗年间,韩胄依仗韩皇后的权势,爬上相位,大肆网络党羽,在朝中专权。有一年,他建了一座南园,以答应让杨万里入朝做高官为报酬,请杨万里为他这座园子作记。杨万里为人正直,一向鄙弃韩胄的为人,说道:“官位可弃,记不可作!”韩胄听后大怒,只好让别人执笔作记。此后韩胄一直主政,杨万里闲居在家达十五年之久,他每日忧国忧民,写道:“韩胄奸臣,专权无上,动兵残民,谋危社稷。吾头颅如许,报国无路,惟有孤愤!”

杨万里时刻关心国家命运,写了大量爱国诗篇。他在江、淮等地,亲眼看到沦丧于金国的宋朝大好河山和中原遗民父老,心中郁满国家残破的耻辱和悲愤,写了“何必桑乾方是远,中流以北即天涯!”(《初入淮河四绝句》)他见到金山的吞海亭已成专为金使烹茶的场所时,发出深切的呼喊“大江端的替人羞!金山端的替人愁!”(《雪雾晓登金山》)他同情百姓疾苦,写了“荒山半寸无遗土,田父何曾一饱来!”(《发孔镇晨炊漆桥道中纪行》或寄托家国之思,或呼吁抗战复土,或歌颂抗金将领,或讽刺卖国权奸,写出人民对风调雨顺、安居乐业的渴望。

杨万里一生正义敢言,不事权贵,这与那些斤斤营求升迁、阿谀逢迎之辈形成鲜明对照。岁月沧桑,那些曾经拥有的富贵功名何在?曾经权倾一时的势利小人哪一个不遭到人们的唾弃?只有美好的品质和高尚的节操永恒永纯,就象杨万里赞美的荷花那样,“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纤尘不染,香飘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