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传文化】宽恕大度 尽职匡辅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四日】待人宽恕大度,不计私怨,这样可以避免和消解怨恨,是令人佩服的宰相度量;克尽职守,竭力直言进谏,纠正错误的政事,这是身为辅官的职责。明朝的杨士奇就是这样一位有量有才的人,他是泰和人,历官至少师,是当朝名臣。

人无完人,谁能没有一点过失呢?别人有小的过失,杨士奇总是以宽恕之心待之,甚至连曾经诋毁他的人也是这样,可以说有宰相的度量。

杨士奇任左谕德时,当时广东布政使徐奇带回来很多岭南的土特产馈赠给朝廷的大臣,有人将他准备送人的名目呈给了皇上,皇帝一看上面唯独没有杨士奇的名字,于是召见杨士奇。杨士奇说:“徐奇去广东时,各位大臣作诗歌文章送行,我当时正生病没有参加,所以上面唯独没有我的名字。现在各位大臣接受与否还不知道,况且礼物轻微,应当没有其它的意思。”皇上于是急忙下令将名册烧毁了。

杨士奇同杨荣都是内阁大臣,杨荣在守护边疆方面很有才能,但经常接受馈赠,皇上很清楚这些事,就问杨士奇,杨士奇竭力上言道:“杨荣精通边塞事务,臣等人不如他,不应当以小毛病耿耿于怀。”皇上笑着说:“杨荣曾经揭你和夏原吉的短处,你还要为他设想吗?”杨士奇说:“愿陛下能像宽容臣那样宽容杨荣。”皇上的怒气这才缓解。杨荣后来听说了杨士奇的这番话,感到自己很愧对杨士奇,两人从此相处的十分愉快。

在纠正政事方面,很多大臣都患得患失,不敢说真话,而杨士奇忠义匡辅,总是能够直言进谏,深得皇上倚重。下面仅举几例。

杨士奇任少傅时,群臣在练习正月初一朝贺的礼仪,吕震建议用音乐,杨士奇认为这不符合礼仪法度,上疏制止。皇上没有答复,杨士奇便在庭中一直等到深夜,皇上才答复说同意了他的意见。后来皇上对杨士奇说:“吕震每件事都耽误朕,不是你们上言,后悔也来不及了。”于是任杨士奇兼任兵部尚书,同时领取三种职务的俸禄。杨士奇辞掉了尚书的俸禄。

皇上代理国事时,十分怨恨御史舒仲成,现在想加罪于他,杨士奇说:“陛下即位,下诏说从前违逆过皇上意旨的都将得到宽恕。如果治舒仲成的罪,那么诏书就失去信用了,害怕的人就多了。像汉景帝那样对待卫绾,不也很好吗?”皇上立即作罢,没有再治他的罪。

有人议论说大理寺卿虞谦议论事不机密,皇上发怒,将他降了一级。杨士奇为他辩白其中的冤屈,得以恢复原来的职位。大理寺少卿弋谦因为上疏论事而获罪,杨士奇说:“弋谦响应皇上的诏令陈述自己的意见,如果加罪于他,那么各位大臣从此就不敢说话了。”皇上立刻将弋谦晋升为副都御史,并下敕令承认了自己的过失。

当时有人上书歌颂天下太平,皇帝拿出来给众大臣看,大家都认为确实如此,只有杨士奇认为实际情况不是这样,流离失所的人还很多,百姓的生活还很艰难。皇帝说:“是这样的。”并且回头看着大臣们说:“朕以至诚对待你们,希望得到匡救辅助。只有杨士奇曾五次上奏章,你们都没有说一句话。难道果真朝廷中没有错误的政事,天下太平了吗?”众大臣都惭愧谢罪。

后来,皇上赐给杨士奇诏书说:“从前朕受命代理国事,你侍奉左右,同心同德,为了国家而舍身,多次经历艰难险阻,从不改变志向。一直到朕继位以来,有好的建议就入宫禀告,期望朕治理好国家,坚贞而没有二心,这些都刻在朕的心中。现在制作‘杨贞一印’赐给你,希望能继续尽心匡辅,成就君主贤明、臣下良善的美誉。”后来在朝见皇太后时,皇上又对杨士奇说:“太后对朕说,先帝在东宫做太子时,只有你不怕违忤,先帝能够听从,因此没有坏过事,又教诲朕应当接受直言进谏。”

因各地频频发生水灾旱灾,皇上召见杨士奇,商议宽大体恤百姓,以免除天谴一事。杨士奇请求免除拖欠的税钱和柴火干草的税钱,清理滞留的冤案等,皇上同意了,百姓们非常高兴。第二年,杨士奇又请求安抚逃荒的百姓,整治贪官污吏,一视同仁推举有才能的人,皇上都同意了。

杨士奇等辅臣能够同心尽职辅助,皇上能够励精图治,关心百姓疾苦,虚心倾听和接受进谏,这段时间内四海之内政治修明,社会安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