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余大法弟子在吉林省九台劳教所遭严重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五日】吉林省九台劳教所位于九台市饮马河乡莲花村附近,占地面积约六万平方米,这是一所中共恶党迫害大法弟子的魔窟,现非法关押大法弟子四十人左右。现在一大队法轮大法弟子滕世君正在被严管迫害,情况非常危急,24小时坐板,并且用绳子捆绑,棍棒,拳脚相加的毒打。

此劳教所臭名昭著,已被国际追查组织列为重点追查对象。全所被劳教人数不足两百人(其中包括少管和戒毒人员六十人左右),而整个劳教所狱警人数竟达二百多人,并且利用劳教人员中的恶人来“管理”。恶警对大法弟子的迫害邪恶至极, 对待不写所谓“五书”的大法弟子,用二到四人包夹,二十四小时不许休息,并且用手铐吊起来,采取各种酷刑和卑鄙手段迫害。

其中,九台劳教所二零零二年迫害死一名大法弟子,是由所长指使,管理科直接参与的。还听附近居民说,有一个大法弟子在被送到劳教所的当天,在登记室几个小时内就被活活打死。几年来这里迫害死多名大法弟子,酷刑迫害致伤致残多名大法弟子,有的被迫害致肺结核。恶警利用普教人员迫害大法弟子,手段包括二十四小时坐板,顶水瓶,冬天开窗户扒光衣服冷冻,坐角铁等酷刑,每天只给一个馒头的卑鄙手段迫害,而且随时都遭到拳脚相加的毒打迫害。

恶警用残忍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对坚定正信的大法弟子更是惨无人道的迫害,大法弟子被迫绝食反迫害。有的在高压迫害下承受不住,违心的写下了恶党转化的所谓“五书”,中共恶党不叫做好人,往哪转化啊?都去跟恶党“假、恶、斗”,祸乱中国老百姓吗?大法弟子做好人对社会、对人民都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有的多次声明所说所写的不符合“真、善、忍”的一切言行一律作废,有的遭到长达五到六次被所谓的严管迫害。

对所谓“转化”了的学员要求每月定期写思想汇报,想让人精神崩溃,否则就被严管迫害。一大队被迫害的大法弟子还有曲广义、于文忠、金友来、姜跃军等等。大法弟子白天被强迫奴役,夜间被强迫进行洗脑,否则就加以严管迫害。一大队出劳务,生产空心水泥砖,进行繁重的超体力劳动,没有休息日。恶警和普教人员满嘴脏话,恶警张国慧说有病也不允许请假。对大法弟子,恶警更是采取不许休息的各种劳动。

法轮功学员滕世君,男,38岁,吉林省图们市人,二零零五年八月被非法劳教三年,现在吉林省九台劳教所半开放一大队,大约在二零零七年八月下旬又被严管迫害,由劳教人员王明礼、吴立军等人包夹禁闭在严管室内迫害,严管室是走廊西头的晾衣室,这间房白天时也是普教人员李春波及其同案犯田福祥等和新入所的劳教人员的学习室。二零零七年八月二十二日上午八点十分,去卫生间的滕世君看到值班的干事陈世国后就向他报告说包夹他的王明礼、吴立军等人骂他打他,陈世国不管。然后王明礼就强行带滕世君回严管室,同时还说:“打你是政府让的,这叫野蛮治混蛋!”

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上午九点二十九分滕世君由包夹田福祥带着去卫生间碰上了正在卫生间洗漱的病号学员孙长河,滕世君就打手势告诉孙长河,说自己被吊起来打。另外,滕世君在被严管期间曾出现腹痛症状,曾在一天晚上由包夹王明礼带着去劳教室内卫生所检查,卫生所大夫也曾来一大队严管室出诊,当天一大队值班干警是改造大队长赵久胜和队长谭长青。其实在严管队打人早有先例,金友来,于文忠,姜跃军等人在严管室内均遭到过王明礼谷海江等人的殴打,每人身上都有不同程度的伤疤。

孙长河,男,41岁,吉林省蛟河市人,二零零七年八月因生活上的一点小事,劳教人员民警员谷海江与孙长河发生口角,谷海江等人对其殴打,将孙长河的面部骨骼损伤,事发之后,劳教所干部出面调解此事,但迟迟不见公开此事,更不见出布对此事的处理结果,大队干部也找过当事人谈话,但竟对被打者孙长河说这样的话:“你还有十个月的刑期,你应该考虑以后的路。”就这样强迫孙长河做事。事情过去许多天了,还是没有结果。

现在包夹滕世君的是王明礼和吴立军,两个人都是吉林榆树人。恶徒王明礼家住榆树市环城乡,东岭村,小东岭屯,家境很不好,其父母年老体弱多病,他上次被判徒刑十五年,回来没几天又被劳教一年半,被送到九台劳教所,他有一个女儿,妻子与其离婚,女儿由于缺乏家庭温暖,十五岁就结婚了,没多长时间又流浪社会,现在常年有家不回,这一切都是品质恶劣的王明礼一手造成的,他游手好闲,有地不想种,天天想着偷和抢,不劳而获。此人是二劳改,非常狡猾,对大法弟子迫害时软硬兼施。二零零七年春节期间,恶徒王明礼和崔振余包夹法轮功学员张春晓,把张春晓抻在床上迫害,张春晓坚决不决裂,他又施以小的名和利及小方便,来软的,套近乎,摸底,摸清张春晓的心理为下一次险恶迫害做铺垫和寻找突破口。

恶徒吴立军也是榆树人,在家时他和王明礼就经常勾结在一起为非作歹,就在这次被劳教前,他们俩在黑龙江省五常市山河屯镇干坏事被警察抓住,家人用钱买通派出所后才被放回。吴立军也是多次出入改造场所,去年被拘留七次,最后这次被教养(他自己说的)。在劳教所里吴立军当护廊,不出工干活,又包夹滕世君,他整天满口污言秽语大骂这些辛苦干活的人,给他好处就对你好点,否则就是敌人,就上管教那“扎针”(打小报告),特别是对大法弟子。俩人都是狼狈为奸,思想品质极坏,都是邪恶之徒,为讨得一点残羹剩饭,或几天减期,不惜一切的出卖自己的良心,这正是管教利用的地方,利用着它们的邪恶,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勾当。

劳教所设立了严管舍,背地里偷偷干着迫害大法弟子的坏事。在所务公开揭示板上有明确的规定,干警不准打骂,体罚,或指使他人打骂体罚、侮辱虐待劳教人员,在“过错责任追究制度”中,也有同样的明确规定。从法律角度讲,无论在哪里,不管是谁,只要打人骂人就是侵犯人权就是犯法,就要受到法律的制裁。在劳教所里有些恶警,为了一点小名小利,对大法弟子下死手,赤膊上阵,与普教中邪恶之徒相勾结,灭绝人性的搞所谓的转化,它们明知不对,这是在犯法而又背地里干着坏事,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

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的生活水准远远低于普教人员,说不让接见就不让接见,饭菜质量都是极不好的,吃的是水煮菜没有一滴油的,而且给变质的食物吃也没人理睬,劳教所肆无忌惮侵占大法弟子的经济利益。

劳教所以上种种行为严重伤害了被非法劳教的大法弟子的切身利益,侵犯了公民的合法权利和权益,同时所谓公、检、法执法人员,国家公务员,也严重违反了国家《宪法》,《警察法》,《公务员法》,《劳教人民警察六条禁令》,等等相关的法律法规。

这些也只是吉林省九台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违法犯罪事实的冰山一角,失去人身自由的大法弟子,想表达心声很不容易,包括来往信件都要被非法的检查,只能用匿名信的方式,通过其他途径,来得到正义之士帮忙寄出,希望国内外正义人士关注,立即终止迫害。希望看到此消息的海内外大法弟子,采取各种方式,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和配合协助家人营救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大法弟子。

劳教所所长:雷力锋
管理科长:张国新
一大队教导员:姜敏
一大队大队长;赵久胜


恶警赵久胜

直接参与迫害的恶警:
张国慧,陈树国
直接参与迫害的普教学员:
一大队:王明礼 榆树环城乡东岭村水东岭屯
吴立军 吉林省榆树市人
谷海江
监督电话:0431---82511069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15/1627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