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定市望都县大法弟子史贞楼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

保定市望都县大法弟子史贞楼被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七日】史贞楼,女,一九四九年出生。保定市望都县寺庄郭西村人。修炼以前,是一个病魔缠身的人。不但不能下地干农活,连做家务也是勉强支撑,三天两头病倒。患有高血压,心脏病、低钾麻痹等多种疾病。尤其是低钾麻痹,犯病严重时人完全瘫痪在床,只剩一口气,只能上大医院住院医治。给家里增加了负担,个人更是吃尽了苦头。那真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九九九年二月,史贞楼见到了《转法轮》后,感到特别亲切,如获至宝,拿到手里就不想放开。只上了四年学的她,一口气就把《转法轮》连看了四、五遍,从中悟到许多高深的法理。从此史贞楼除了每天如饥似渴的学法以外,早晚抓紧时间炼功,不知不觉间,折磨她多年的顽疾都不治而愈了。她从一个弱不经风的人,变成风里来雨里去,干各种农活和家务都得心应手的健康人。人们都说:“炼了法轮功,贞楼像换了个人”。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邪恶的江丑出于个人妒嫉和偏执,利用手中的权力,在全中国发动了一场对修真、善、忍的法轮功民众的残酷迫害,几十万人无辜被抄家、抓捕、关进监狱、劳教所或精神院。胁迫整个国家宣传机器,漫天造谣诬陷法轮大法师父和法轮大法,制造仇恨与恐怖。

面对整个中华大恶浪翻滚,深受大法之益的史贞楼,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决心去北京向国家领导人,向世人讲清真相。虽然她听说去北京的大法弟子有不少人被抓捕,但是零一年九月十三日,长这么大从未出过门的她还是坚定的踏上了去北京证实大法的路。她站在天安门前,向世人发自内心地喊出:“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

史贞楼被早就守候在天安门的恶警抓捕后,恶警对她又是打又是骂,可是她一直向他们讲着真相。五天后,她被望都县六一零和公安恶警劫持到望都县看守所非法拘留。史贞楼和同修一起进行绝食,遭到了恶警的殴打和野蛮灌食。

一次恶警和犯人们轮流用扫帚把打绝食的大法弟子,把扫帚打烂了,又换成竹板抽。后来恶警又给史贞楼上了一种死囚犯都很少使用的刑具“交叉”,即把人的两脚腕之间用二尺半长的铁棒支起来,被戴上这种刑具的人上厕所必须得别人帮忙才行,长期戴会造成残废。但恶警给史贞楼一天二十四小时戴着,一戴就是十天。

家人多次去探视,就是不让见面。后来,恶警勒索家人二千多元才让见了一面。家人满以为给了钱就让贞楼少受些罪,快点把人放出来,可史贞楼在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六个月后,还是被送保定八里庄劳教所被非法劳教二年。

在劳教所黑窝里,史贞楼受尽了邪恶之徒的残酷折磨。恶警强制人们从事长时间的奴役劳作。从早上一直干活到晚上九点多,有时加班到夜里二、三点钟,对史贞楼她们这些坚定的大法弟子,更是加长劳动时间。恶警对她们随意拳打脚踢,还唆使普教犯对她们任意辱骂、殴打,根本不讲任何道理。法轮功学员没有人的尊严,没有一丁点人权,对待动物也不会如此啊!

后来,恶警对贞楼的迫害逐步升级。先让她每天二十四小时在楼道里站立,过往的犯人谁想打几下,就打几下,不让睡觉,时间长了腿脚肿得连鞋都难穿上,一站就是十五个昼夜,直到昏倒在地。

尽管这样,也不能使贞楼屈服,她还在不停的向他们讲真相。后来,大队长刘子维、小队长朱曼带领十多个牢头、普教犯和犹大,向史贞楼下了狠手。她们把史贞楼弄进专门对大法弟子行刑的一间小屋里,打她耳光,一人打累了就换另一个人打,直到把史贞楼打的瘫倒在地。接着她们又把贞楼捆绑在铁椅子上,继续打耳光,用竹棍轮流抽打,小队长白杰还拿来电棍电。撕心裂肺的惨叫声,让人毛骨悚然,外边好多大法弟子都哭了。

后来,邪恶之徒用胶带把贞楼的眼睛蒙上,把嘴封住,继续殴打,疼痛的她把铁椅子都挣翻了。就这样邪恶之徒从中午一直酷刑折磨到第二天半夜两点多。把人打的脸变形,浑身肿胀、青紫,没一块好地方,好多地方的肉和皮都分不开了,尿了裤子都不知道。

以上仅仅是史贞楼受邪党迫害的概况。以“文明执法”标榜自己的保定八里庄劳教所就这样对待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太太,一个打不还手、骂不还口修真善忍的老百姓,这就是一个善良的公民,在中国大陆所享有的“人权”。在中国的劳动教养所,比史贞楼受迫害更重,被邪恶打伤、打残、甚至失去生命的大法弟子,又何止成千上万。这笔血债一定要清算。

从劳教所回到家以后,邪恶的县六一零、公安局和乡派出所,还经常不断的,对史贞楼家进行搜查、问讯、骚扰,使其不得安宁。

呼吁世界上所有善良的人们,用你们的善行一举制止这场在中国大陆仍在急需的惨无人道的,对“真、善、忍”修炼者的残酷虐杀。中共恶党的暴行遭到人怨天谴。灭亡在即,请每个人抓住这稍纵即逝的历史瞬间,做出明智的选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