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害死了吉林榆树市的于春海(图) 【明慧网】

是谁害死了吉林榆树市的于春海(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八日】农历二零零七年正月二十一,年仅32岁的于春海永远地离开了人世。对于于春海的死,吉林省榆树市土桥镇长德村的百姓众说纷纭,非常的令人痛心,究竟是谁害死了于春海?实际上害死他的真正元凶恰恰逍遥法外。


于春海被迫害致临终前的照片

于春海被非法抓捕迫害前的照片

于春海1998年初,开始修炼了法轮大法,以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待人真诚、善良、有着宽阔的胸怀、从不与人计较,是长德村公认的仁义、老实人。他白天下地干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利用别人午睡或夜间的空闲时间学法炼功,过着平凡而又平静的田园生活。那时的于春海样样活都拿得起放得下,是家中主要的劳动力,有用不完的力气。平时和他大哥一起干活,到地头俩人还要摔上一跤比比力气,这就是炼法轮功两年多的于春海。他年轻,健壮,有朝气。

然而好景不长,99年7月中共的党魁江泽民利用手中权力剥夺了中国人修炼大法的权利,一亿人的正信被镇压、几十万人被非法劳教判刑、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榆树市大法弟子于春海就是被迫害者之一。

先是2000年7月份,于春海被误认为去了舒兰市水曲柳镇的周家屯发放法轮功真相传单(并不是他发放的),不知道中共整人手段狠毒的村民张忠辰、吴凤全等人出面作证,由当时的治保段爱民带路把于春海绑架到舒兰市的看守所拘留7天進行迫害。家人托人花钱才把人要回来。

不久,也就是2000年11月,由于不明真相村民某某某(暂不提名字)和新上任的治保姜俊义的揭发,原光明乡派出所马宝龙,所长常玉春等人,在半夜又一次非法抓捕了熟睡中的于春海,为了达到迫害他的目的,又把于春海7月份被诬陷发传单的事翻了出来,一事双罚的劳教两年。

于春海含冤入狱的第一站是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一个朴实、善良、单纯的农民,就这样不得不和一群社会上的流氓、小偷、吸毒犯生活在一起,这些犯人是劳教所的常客,多数是几進几出,在这里长期的关押使那些犯人心理变态,专门以整治别人来寻求刺激发泄被关押的苦闷,他们没有人性,手段残忍。于春海刚一进屋就被几个犯人嬉皮笑脸的一顿“电炮、飞脚”的毒打。后来用刑“开飞机、贴墙人、找星星”等等,手段恶毒。就说找星星,一个犯人拽着于春海的头让他弯腰,头顶对着墙离开二、三尺远,然后在后面另一个犯人冷不防的用力踹于春海的屁股,人站不住脚,身子猛向前抢出去,由于惯性脑袋“噹”一下撞在墙上,眼前金星一片,脑袋“嗡”的一下,之后一片漆黑就昏过去了。等他醒来犯人们一阵阵嬉笑……他们不在乎你的痛苦,你比他们更痛苦他们才高兴!

2001年初于春海被转到长春市朝阳沟劳教所,同样经历多种迫害,其间:不让吃饱、长期超时劳动、毒打、剥夺睡眠、精神洗脑、恐吓等等。他们变态的管理着,你笑;他会因为妒嫉打骂你。你哭;他会嚷着你不服从管理。在这你就是一个不能有自我感受,自我情绪的机器,没有人会考虑你的承受;也没人会在乎你的死活,而他们关心的只有自己,这个人间地狱又有多少大法弟子在承受着同样的苦。于春海感觉度日如年每一分钟的煎熬都是那么的漫长,他想回家,哪怕在炕上躺一会都会是无比幸福的。一个健康、活泼、朝气勃勃的小伙子、开始消瘦。最令人恐怖的是劳教所每隔一段时间就要搞的“转化”功坚战。每到那一时期劳教所就要强迫刑事犯人用尽酷刑的毒打大法弟子,强迫放弃信仰,承认有罪。

有一次,于春海被吸毒犯许辉用1米多长20公分宽的床板子立起来猛砍了二十多下,于春海的屁股全砍开花了,肉砍的像被撕成一条条的砍出许多死节子,以致后来一年多的时间还有硬节子。当时于春海痛苦的叫声楼上楼下都听到了,管教室当然也听到了,警察为什么没管呢?不是“春风化雨”吗?不是“教育感化”吗?再也不要相信那些愚弄百姓的谎言了。打手们毫不避讳的大讲:“这是管教让干的;这是所长让干的;这是司法局让干的。”有共产恶党给他们撑腰,这些本就好勇斗狠的人更加肆无忌惮了。于春海被迫害的走不了路,生活不能自理,被强行放弃了曾经给他健康让他快乐的信仰。他精神一天比一天低落,人一天一天的瘦下去,阴霾的环境使他脸上再也没有了笑容。晚上咳嗽盗虚汗。后来连上下楼的力气都没有了,甚至爬一个台阶都气喘嘘嘘,弯下腰去咳嗽不止,被确诊为肺结核,人瘦成了皮包骨,命在旦夕。

根据中国《劳动教养法》于春海完全具备“保外就医”的法律条件,然而劳教所就是执法犯法不放人。犯人们还依旧强迫他坐板……家人最后不得不通过“花钱找关系”把他要出来。

2001年5月初他终于带着一口活气回到了家。由于病情的严重在家躺了一年花了5000余元医药费,病情才有了好转。从2000年到2002年,是强迫他放弃信仰不能也不敢炼法轮功的两年。这两年时间让他从炼功前的年轻、健壮、有朝气变成了头发斑白、精神不振、骨瘦如柴需要别人照料的病人。

为了缓解这两年的经济损失,于春海刚刚病有所好转就不得不去大连打工,工地的活非常累,没多长时间。他的病累犯了,还添了新病—喉结核,说话吃力发声困难。为了治病又到了专治结核的医院—新站治疗花了三千多元钱,为了治病去吉林,跑舒兰,曾三次去黑龙江五常市山河镇找名医又花了两三千元钱。吃“安利”保健药品近千元;喝过“阳红”;吃过小孩胎盘;用过很多偏方,治疗效果时好时坏,多次复发。这期间曾想过偷偷的炼法轮功,能像以前那样有个好身体减轻一下家人的负担。又怕被人发现举报,深知恶党手段的于春海害怕再次被抓,那时想活着出来都难了,不炼又不甘心,胆胆突突的炼了几次功,心总是不踏实很难入静,收效自然不大,经历酷刑折磨的人被整怕了。他哪敢堂堂正正的炼功啊!没办法,共产恶党不让炼,再好的,再能救命的功法他都不敢炼。

2006年秋家人陪他再次到舒兰结核防治所,刘桂芝大夫说:“他因为多次复发几乎用遍了结核常用药,并且对药物产生抗药性,已经没有特效药和更好的方案治疗了,建议家人不用治了,白搭钱,爱吃啥给买点啥。”

就这样他在共产恶党近两年的残酷迫害下,经历三四年的病痛折磨,花掉一万多元的医药费后,于2007年正月21日永远的离开了人世。留下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孤儿无依无靠,让两位历尽沧桑与苦难的父母白发人送黑发人,独守着空屋,熬度那慢慢的残年……

这一切真的是法轮功造成的吗?这不是共产恶党违背《宪法》强迫于春海不炼法轮功才迫害成的吗?一个流氓打了一个路人,我们是应该谴责路人不应该走这条路;还是应该痛斥流氓无故伤人呢?中国“宪法”规定每个人都有信仰的权利,可共产流氓党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抓人迫害,是于春海依照“宪法”规定炼功去病健身有错?还是共产恶党违法抓人更应该被指责呢?

共产恶党从建党开始整人的招使决了,中国人让它整了一多半,什么“镇反”、“三反”、“五反”“杀地主”、“杀资本家”“镇压胡风反党集团”、“反右”、“杀会道门”“搞文化大革命”“六四杀学生”,在共产恶党统治期间的各种运动中杀死中国各阶层人民八千万之多,超过两次世界大战的总和。中国被各种运动搞穷了,也被搞怕了,人们不敢说他不好。可是,于春海的死确确实实是它一手造成的。是它的造假宣传欺骗了不明真相的村民告发的,是它的群体灭绝政策鼓动了治保、警察非法抓人的;是它所造就的劳教所里的管教、犯人迫害于春海的。有目共睹,有什么不敢说的呢?我们维护这么残暴的杀人狂,就是与狼共舞、与虎谋皮。说不定哪一天他的大棒就会轮到你的身上。

于春海死了,真的很可惜,白瞎他那三十而立的好年龄了。可他不是炼法轮功炼死的,他是共产恶党不让炼法轮功后给抓起来迫害出病病死的。他也没有不去看病,而是每年都要在秋收后拿出几千卖粮钱去看病的。几乎吃遍国内结核常用的十几种药,花掉医药费一万五六千元钱,这还能说有病不治吗?如果共产恶党不抓于春海,他能有病吗?他能死吗?中国的《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的权利,是抓于春海、打于春海的人违背国家基本大法,害死了于春海,它们才是真正的凶手,而共产恶党是教唆者、是主谋!

至爱的乡亲们,明是非、辨真伪,不能因为真凶强大,我们就维护真凶、让真凶逍遥法外,逃脱社会道德谴责之外呀!最起码我们心里应该认清善恶、明白谁是谁非。其实更强大的是天意、天意不可违。现在退出中共恶党组织的国人已超过二千六百万人,其中党、政、军、及高层大有人在,共产恶党已是名存实亡。那些紧随恶党的人维护恶党的人警醒吧!你很危险了。科学家们不是已经预测出禽流感必将在亚洲爆发吗?那实际上就是一场更大的瘟疫,是天灭中共、天惩恶人,那其中也许就有他们——给无神论捧臭脚的人。人不治天治,三尺头上有神灵,明辨善恶才能为自己选择一个美好未来。

在历史中,古罗马采用谎言、伪证嫁祸于耶稣和他的弟子们,把传法度人的耶稣钉在十字架上,招致了四场灭绝性的瘟疫惩罚。使强大的不可一世的罗马帝国退出了历史的舞台。而那些迫害修炼者的犹太人还在一生生一代代承受上苍的惩罚,时至今日还在偿还罪业。

密勒日巴佛在山洞修行时,一群猎人拿他取笑,把他抛起来惯下去的对他不敬。其中一个猎人说:他真是一位修苦行的行者呀!这样一个骨瘦如柴的人拿来欺侮,不算英雄好汉”!密勒日巴佛也劝他们:“供养修行人会有福气的”。猎人们不信。后来不久,因为一件事情那个抛惯密勒日巴佛的人,被法官判了死刑,其他人也都受到了重罚,而那个不让欺侮密勒日巴佛的人却没有受到牵连。

法轮大法是佛法,大法弟子是佛法修炼者。能对法轮大法有一个公正的认识,你就在选择美好未来;能给大法修炼者一些支持和理解,你都会在将来得到福报。希望所有善良的人民都能选择美好、幸福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