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孩子向母亲告状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十九日】那天去一个大法弟子夫妻家学法。我先生参加学法,我自愿承担起了看孩子的工作,顺便也帮其他的同修看孩子,共有三个男孩子和两个女孩子。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男孩子们比较调皮,但是我一说他们马上就安静下来,让他们進门后随手关门也都很听话。但是另外两个女孩子是姐妹两个,也是这家主人的孩子,她们两个一般不出声音,看上去很乖,但是稍微有不满意就去向妈妈告状,她们的妈妈就过来为她们“打抱不平”。

看到这种情景,我想身为大法弟子,怎么把孩子给教育的这么尖呢?就连我让那个小女孩随手关门她都推托,还没等我说完下面的话,她就去找她妈告状了。我当时非常吃惊,一个四岁的孩子居然这么尖,一点苦都不想吃,一点委屈都受不了,动不动就向母亲告状。

那么反观自己,我惊讶的发现这俩女孩的这些不好的东西原来在我的身上都有啊!表面上看我做证实法的事还是很能吃苦的,有时别的同修对我的不公我也忍了。但是更深一层看,我每次跟负责人有了矛盾的时候就想着要是见到师父,怎么跟师父告状。这跟孩子向母亲告状有什么区别?虽然从表面上来看,好象我是出于对法负责看到了负责人影响证实法的问题。比如她多次阻止我参加急需人的项目;多次在集体做事过程中造成了延误或干扰等等。但从整体上来说,一般结果都比较好,很多时候并没有真正影响证实法,就是看我们的心能不能放下。其实师父都在看着我们呢。

同时,负责人让我承受的委屈与伤害,不也是让我提高的吗?承受的越多不也是提高的越快吗?实质上我失去的都是不好的东西。

再说,为什么别的同修给我心性考验,我就没这么难受,唯独负责人给我的心性考验我就那么难受呢?这不也是分别心吗?我想我们在这种负责人与一般同修的关系中修炼,和我们在常人社会中利用常人的这种形式修炼的道理是一样的,我们不能执著这种形式,更不能有等级观念或分别心,而是真正在这当中利用这些“无形的形”修好自己。

以上为自己近期所悟,因层次有限,如有不当敬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