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醒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二日】看了明慧九月十八日一篇《大法小弟子另外空间所见》,文中之三讲到:“当大法弟子发正念困时,我看到大小不同的懒虫一口一口的咬大法弟子另外空间发正念的金光闪闪的身体,有的被咬出很多血,有的身体被咬烂。体现在人类这个空间的身体就是腰酸背疼,脖子和腰直不起来,正念足时,邪恶是不敢進入我们的空间场的,一旦進入,瞬间就被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化掉销毁。”

突然让我想起上个月的事,那时天气非常的热。有一天,我感觉到腰有点疼,但我没有想到那是邪恶在迫害我。因为以前也有类似的情况出现,走路有点疼痛,但我没有在意。后来有一天早上起来,感觉到有点不对,腰越来越疼,穿裤子有点困难。可是我一直顶着疼痛去上班,没想到那天我去上班,我的腰竟然直不起来,我想挺直来,但腿上的骨头就痛,影响到我的腰,但我还是半弯着腰工作,只要我从凳子上起来走路就痛。那天工作也忙,去复印资料弯着腰去;去厕所也困难。我心里一直想着:没事的,我是大法弟子。可是还是没用。下午同事看到后问我是不是腰痛,并取笑说象老太婆走路,同事讲可能是风湿,叫我去医院看看。我咬咬牙只是笑了一下,并说:“没事的,很快就好的。”

晚上我还是没有想到发正念清除,却想到了休息。

那天腰不能直起,只能弯着,而第二天去上班我却不能弯腰,只能把腰挺的直直的。东西掉在地上我也不去拿,等周边没人时才去拿起来,头稍微轻轻低一下、稍微用一点力哼一下或咳一下、搬动东西、下楼梯等,只要做一个动作就象一根连起的线一样便会使全身的骨头都痛起来,小腿上里面的骨头好象在走动一样,走路更困难了。

尽管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可是我还是太差劲了,每次上完班回来我只想到躺一下就没事的。就这样我一直顶了一个星期。晚上学法时就感觉好些,但只要我一躺下睡觉,全身就痛,特别是臀部上面的那一段骨头及下半身痛得最厉害。有几个晚上几乎没有睡觉,坐起来睡,可是坐久了臀部很痛,然后直接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转来转去,心里开始闹心:痛了这么久一点好转也没有,心里想难道是真的风湿了(因为天气热我曾睡在地板上),但我马上又想到这个想法不对,师父讲过:“好坏出自一念”。有时半夜痛醒来后就用力狠狠的捶痛的地方,用常人的讲法就是“以毒攻毒”一样。常人心也显现出来,想到自己很可怜,一个人在外面没有人关心,那时很想打电话同母亲讲,其实就是想得到常人的关心。也有几次痛到我直哭起来,半夜打电话给同修让她帮发正念,两三个晚上痛到我跪在地上,扶在床边叫着师父的名字,跪了一个多小时。

我知道我错了,我睡得太多了。心里想如果我不痛了,我一定会做好(其实已经在向外求了)。

就这样我一直痛了大约半个多月,慢慢有好转了,也不那么痛了,但我每次都是精進几天又松懈好长一段时间。在我不那么痛的那段日子里好象我又忘记曾经腰痛的时候。

每天上班回到宿舍后忙完自己的事才八点钟,心想还是先睡一会觉然后九点半起来看书学法,可每次闹钟响了我就又关了,并且有时自己不困时也硬要先睡觉然后再起来,把学法的时间都睡过去了,每次都很懊悔,就这样又辜负师父为我承受的那些疼痛。自己也消极起来,恨自己为什么就精進不起来,明明知道这样下去是很危险的。可是师父还是一直鼓励我,有时我会在无意间看到一些不同颜色的光。

这几天我又开始痛了,就想为什么又这样了?到今天我看到这篇同修写的《大法小弟子另外空间所见》。我看了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讲的“作为大法弟子你要证实法、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情,你不能够在漫长的时间中改变自己,没那个时间。特别是有些学员在国内做的不好、犯了错误,正法没有结束,你赶快追上来”,我才猛醒,才让我看到了自己平时是如何做的,太差了,用大部份时间来睡觉,发正念也没重视,日复一日,不但自己的空间没清除好,还影响了整体。师父!弟子无颜面对您的慈悲,只有从此刻起勇猛精進。

今晚写完这篇文章时,我的腰又不痛了。也没困的感觉了,直到晚上发完整点正念。

每次想到自己做的不好时,师父还是没有放弃我。谢谢师父的慈悲苦度!

个人层次所悟,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