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脱险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三日】人到老了,什么病都出来了,尤其是一九九五年,我又患上了坐骨神经痛的毛病,简直成了个废人。在那几年中,求医问药花了不少钱,毫无转机。就在我進入花甲之年的一九九八年正月,我幸得大法。我仅参加了一次九天洪法学习班,身体就发生了惊喜的变化,原来的病痛都不见了,而且浑身是劲一身轻。

我原也当过多年的村干部,同村和邻村人人都知道我硬性子、犟脾气。在我修炼不长时间后,人们都称赞说:“法轮功真好,不但改变了万金的身体,还把他的脾气变好了。”

但是,修炼的路很艰难,有许多关要过,甚至会多次出现生命危险。不过,只要保持正念,这些关就都能过去。下面是我的两次正念脱险的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

我走入大法修炼不久的一九九八年正月底,同妻子一道到屋后地里挖山药,地是山坡梯田。在我舞锹用力的一刹那间,因用力扑空,连人带锹冲向下一梯落差约两米的地上,而且人倒栽在一块石头上。我当时被撞昏了,当时没爬起来,只是用手摸一下头,感到头顶有血。我妻子忙把我扶起来,我说:“不碍事”。又回到上面地里,炼了四套动功。我的精力恢复了,继续挖山药。有一同村的人看到了,事后他说:“我心想你准会摔死”。不是师父保护,那还能活吗?

二零零六年正月初四,我大媳妇要带着三岁的小孙子,到距家三里的大马路上乘汽车,我骑自行车送孙子,媳妇步行,拉开了较长的距离。我行到大公路的右侧刹住自行车,孙子坐在龙头小座椅上。突然,水泥公路上前方一辆摩托车奔驰而来,此时公路上并无其它车辆和行人,可摩托车发疯似的改变方向冲我而来,霎时,我们和自行车被撞起掀翻到路边田里,一时天昏地暗,人事不知,但瞬间我就醒过来,神奇的很:我是仰卧在田里,孙子被托在我的双手上。孙儿颈项上带着的大法护身符好好的。我知道这又是师父在保护我们。

媳妇哭喊着奔过来,忙扶起我和孙子。此时我只觉的头有点昏,身上有些痛;孙子当时可能有点受惊说不出话;自行车龙头被撞断,车子废了。更奇怪的是,摩托车撞翻我后,倒退四、五米而横卧在公路中间。回家后洗个澡,因和孙儿身上沾了不少泥。洗完澡,孙儿也开口说话了,都没事。我向肇事的人说,你走吧,没事。他要给孙子一百元买吃的,还要给钱赔自行车,我都拒绝了。在交谈中,知道我是学大法的,从而再三道谢,说:“法轮功的人真好!”当然,在我的修炼中,曲曲折折的关还有好多,也都是我提高机会,也有我没把握好的,这里不多述。

我深深体会到:不管是个人修炼中的关,还是旧势力的迫害,只要能记住自己是大法弟子,信师信法,遇到什么危险都能化险为夷。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