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市王扬芳持续八年遭恶党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王扬芳是四川省成都第七人民医院退休职工,原主管中药师,今年65岁了,1997年开始修炼法轮功。修炼前患有疑难病症“骨蒸”,即骨头里发烧,得这种病就相当于是上天给下的一份死亡通知。还患有严重的脱发(全脱),胃病,关节炎,心脏病,软骨炎,失眠,贫血,动脉血管硬化,左眼有时出血……等多种疾病。在修炼法轮大法不久后,一切疾病不翼而飞。到本单位保健科,医生问:你皮肤这么好,是整容的吧?王扬芳回答:就是炼法轮功。

可是,自从1999年,王扬芳不断遭恶党人员非法关押、劳教、跟踪、骚扰、酷刑等迫害。

一、一九九九年遭非法关押、劳教迫害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团开始利用各种手段,用媒体造谣铺天盖地宣传诬蔑并迫害法轮功。7月20日那一天,王扬芳和几个大法弟子汇入到请愿的洪流中,到四川省政府请愿。在这之前还和其他同修联袂上书,讲到因修炼法轮功所受益的情况。后被玉林派出所整成黑材料。

1999年12月底,王扬芳到北京证实大法,被北京天安门前派出所非法抓捕。后送到四川驻京办,受到恶人冯久伟非法审问,把王扬芳身上仅有的200多元现金没收,晚上不让睡觉,受到非人折磨,并被强行送回成都玉林,被玉林派出所非法关押到九茹村拘留所15天。

回到家后,王扬芳被本单位非法关押在会议室“反省”,同事好友劝王扬芳放弃修炼,说胳膊扭不过大腿。接着一警察问王扬芳还炼不炼?王扬芳很坚定的回答说:“要炼!”又被非法押送到九茹村拘留所关押15天。出来不几天,又被玉林派出所一个年轻的胖个子非法审问,让王扬芳放弃修炼。王扬芳给他讲真相,大法弟子以真善忍为准则,做好人,锻练身体,各种病都好了,并表明不会放弃修炼法轮功。一姓薛的所长让王扬芳考虑:“炼不炼?上不上北京?”不容王扬芳说话,就把王扬芳押送到莲花村拘留所,非法强行关押一个月。

姓薛的所长跟随江氏集团迫害法轮功,据不完全统计,两、三年内,一个玉林小区,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就有二十多位法轮功弟子,非法劳教大约17至18名大法弟子,还得意的说,我们是重灾区。后来经过数位大法弟子给她讲真相,她说搞这个经常头痛,后来2003年调到武侯公安分局,搞别的科。

王扬芳在莲花村拘留所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因坚持修炼法轮功,不“转化”,被转送到成都宁夏街转运站,非法关押十多天。王扬芳在宁夏街转运站过的年,那时是2000年2月份。后又被转送到资中楠木寺非法劳教一年。

到资中楠木寺劳教所,王扬芳被分到三中队,队长詹某(女),副队长王某(女),从3月份到7月份,大法弟子不断的给她们讲真相。她们不但不听,还不准大法弟子炼功,学法。大法弟子打坐,绝食抗议,被她们强迫超负荷劳动。2000年7月,把几个中队的法轮功学员集中在一起进行强行洗脑。

在劳教所,王扬芳遭受到了残酷的折磨,不让睡觉,夏天整天晒太阳,站军姿,下操,面壁,不让上厕所,洗漱,不准喝水。如发现在炼功,邪恶就用狼牙棒打,有一次被护卫队一恶警(她丈夫就在同一队七中队,姓李)殴打。

长时间超体力劳动,逼迫写“三书”,写认识,并被包夹随时跟着。劳教所所长吴某,用诱骗的办法想让王扬芳“转化”,没达到她的目地。

二、二零零零年遭玉林街道办、综治办等骚扰迫害

在2000年7月时,来了一个帮教团,是专门来破坏大法的。由于自己在长期的高压迫害下,让王扬芳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很大的摧残,因此许多执著、人心返出来,干了对于一个大法弟子来讲绝对不能干的事情,栽了一个大跟斗,于2000年10月回家。

刚回家不久,玉林街道办经常来骚扰王扬芳,逼王扬芳放弃修炼大法。回去后,让王扬芳每天到司法所,综治办报到,那时的是一姓刘的女所长和另一干部在负责,她们多次找王扬芳到办公室“谈话”,强迫王扬芳放弃修炼,并威胁她说要把她再送到劳教所。王扬芳给她们讲真相,不听,由于受邪党文化毒害太深,说出了一些对大法对师父很不敬的话,后来看到那位干部脸上长疮,那位刘所长有很多事在烦她。

一年后,玉林综治办,司法所全部换人。新上任的主任江林也多次叫王扬芳到办公室,威逼她放弃修炼。见她坚修大法不动心,就在她面前使劲说对师对法很不敬的话,并紧跟江氏集团迫害王扬芳和小区修炼者。王扬芳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善恶有报是天理。他们很卑鄙的让人跟踪王扬芳,监视她,骚扰她。他们安排邻居四楼玉林办事处主任周文顺(现管市场去了)做包夹,同一单元一楼林主任(退休)监视王扬芳,还有一位女主任(少数民族)两次到王扬芳家干扰她。

三、二零零一年被绑架到洗脑班

2001年大约5月份,玉林街道办事处,把王扬芳和小区中其他坚修法轮功的法轮功学员关押在玉林街道办事处的会议室(二楼)里,办洗脑班,由玉林派出所的恶警把门,逼迫法轮功学员看污蔑法轮功的录象。大家都把脸转向另一方不看,逼迫签字(不炼功,不上京,不串联……等等)。有的家属帮签,最后只剩了8到9个坚持不签字的。他们开始绝食,不配合。到晚上,玉林街道办事处的恶人,利用诱骗的办法,把他们剩余的人全部转移到另一个地方强行关押起来。第二天,他们仍然坚持绝食。下午,他们把每个大法弟子的亲人叫来,利用亲情来威胁,恐吓大法弟子的亲人,使很多同修动心了,但王扬芳不为亲情所动。到了晚上,玉林街道办事处的头头,大小主任用各个击破的办法。王扬芳被弄到玉林街道办事处的一间办公室,大约有14至15人,有书记,综治办一姓张的女恶人,所长刘某(女),还有包夹段某,他们用威胁逼迫,嘲笑等各种手段想让王扬芳配合他们。一干部把笔强行塞到王扬芳手里说:你签字了,小段马上就入党了。王扬芳心不动,一直背大法。一直到十二点,王扬芳还是坚持不配合邪恶,他们不好收场。后来玉林街道办事处的书记陈志明把王扬芳叫到楼上一间办公室里,问她:“你能保证不炼功,不上京?”王扬芳回答说:“我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我自己知道把握。”就这样,让王扬芳回家了,这个洗脑班也两天就解体了。

四、二零零二年被绑架,至二零零三年在郫县成都看守所遭残酷折磨

2002年11月15日晚九点左右,王扬芳到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住院部车棚去取自行车时,被本单位看门,即蹲坑李小华(女)与她丈夫张楠,还有几个不明真相的保安,绑架到武侯致民路派出所(李小华和她丈夫张楠各得奖金50元,不久张楠遭恶报得肝炎住进成都市传染病院),那几个保安抢走王扬芳的手表和挂包,还有自行车。在致民派出所,王扬芳被一女警察强行非法搜身,并被致民路派出所警察,玉林派出所杨彬,武侯公安分局,武侯政法委张书记,还有住在玉林派出所宿舍的陈书记(女),带着十来个人强行非法抄家,抄走一张师父的法像,《转法轮》一本,还有部份大法资料。非法抄家时,王扬芳女儿要他们出示证件,他们没有。抄家后他们强迫王扬芳跟他们走,王扬芳不配合,被一个肥壮大汉将她背铐猛的上提,差一点手被拧断,疼痛钻心。王扬芳被非法关押在致民路派出所,受到非人折磨:晚上被铐在臭水沟旁边的椅子上,脚都沾不到地,不让睡觉,白天不准吃饭。隔天早上大约九点过,姓张警察与一个叫吴波的警察值班。姓张的叫王扬芳照像,王扬芳说:“我们都是好人,不照。”王扬芳不配合,张恶警气急败坏,穷凶极恶的用两个拳头按紧王扬芳的两太阳穴拽来拽去,把头往地上按,导致一月后,左眼在郫县成都看守所失明。像没照成。

2002年11月16日,王扬芳被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非法刑事拘留,关进郫县成都看守所。在那里,王扬芳精神上和身体上都受到了残酷的折磨,不让睡觉,超负荷干活,干到深夜两三点,刮书页,搞粉尘作业。

2002年12月5日,王扬芳被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非法逮捕。

2003年1月的一天晚上,12点过,同监室的犯人趁大法弟子睡了,用衣服蒙住王扬芳的头打她,同监室还有四个大法弟子被打。大法弟子感到这些犯人是有预谋的,向值班警察反映,抗议犯人的暴行,还写出书面材料,过几天那几个打人的犯人从五监室调到其他监室。

在郫县成都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精神上和身体上受到更加严重的迫害,当时出现高血压230,心脏病,眼压也高,又出现红肿,加上被致民路派出所张恶警击打太阳穴,主管狱医付某延误病情,于2003年元月,左眼睛突然失明。王扬芳向主管狱医付某提出要到医院检查,她极力阻止。后来急性发作,出现呕吐,值班警察叫其他法轮功学员搀扶到卫生所去看病。有一男警察,好象是个领导,他也跟着王扬芳去检查,看眼睛,量血压,听心脏,还给了药。给王扬芳检查的那个医生说:“明天叫付医生带你到成都第三人民医院去检查。”

2003年3月3号,检查结果是左眼青光眼(绝对期),高血压性心脏病(血压高达220),眼压高。医生给的药,点在眼睛里,使眼睛更痛更胀,王扬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王扬芳向主管狱医付某,管王扬芳监室警察朱丽娜多次要求外出治疗。她俩骗王扬芳说,跑了好几次了,致民路派出所,检察院不让出去。后来得知玉林街道办、综治办主任江林也极力阻止王扬芳出来。他自己给王扬芳说,他到郫县看守所调查过,说王扬芳绝食,不配合吃药。王扬芳就绝食抗议,20天后,人瘦得皮包骨头,话也说不出来了。恰逢巡逻警察路过时,一个大法弟子向她们报告,王扬芳20天都没吃饭喝水了。王扬芳被送到看守所的卫生所输液。王扬芳想起师父说的“百脉连成一片”,请师父加持,针头刺了好一阵,找不到血管,恰好致民路派出所警察吴波和黄某来接人,王扬芳问吴某上次跟他一起值班的警察张某某怎么没来呢?他立即否定无此人。他们把王扬芳送到玉林派出所,要王扬芳在“保外就医”文件上签字。王扬芳一看上面印的都是污蔑大法和王扬芳的话,王扬芳不签,不承认。王扬芳在那里一直坚持着,警察吴某早就不见人影了,留下恶警黄某,在无可奈何的情况下,只好叫王扬芳女儿来接王扬芳回家了。王扬芳是2003年3月24日回到家,在郫县看守所被非法关押迫害了四个多月。

刚回到家不久,经常被街道办事处,综治办,居委会的人监视,干扰,跟踪。2003年4月份,居委会陈主任(现退休),李主任(新上任,名李莉),还有街道办事处人武部长余光荣,综治办主任江林,他们一行提来水果来看王扬芳。王扬芳拒绝开门,不让他们进来。王扬芳一想,正好送上门来讲真相,揭露迫害,救众生,于是王扬芳一开门就看到综治办江林下楼去了。王扬芳说:“我的眼睛被迫害成这样了。”他们问:“是我们?” 王扬芳说:“是致民路派出所。”陈主任说:“不要炼了,小区李某和他爱人都不炼了,并且,我们给你联系好了白内障医院给你开刀。”余部长说:“识时务者为俊杰。”王扬芳说:“别人是别人,别人代替不了我。”王扬芳给他们讲明真相,李莉说:“你信仰是你的自由,不要到处跑。”被王扬芳拒绝了。

2003年4月11日,王扬芳被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检察院非法起诉(成武检刑诉字(2003)第184号),检察员:梁岚。

2003年5月份的一天,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突然来了两个人,一男一女,说明来意后,要王扬芳在传票上签字,要开庭审判。过后不久,又逼王扬芳在“取保候审”文件上签字,那时因为法学得不好,自己对这方面一窍不通,怕心出来,怕如果不签字会判得更重,一念之差,在这上面签了字。后来通过对照法,知道自己做错了,摔了个跟头。因此在后来的两次判决书,还有两个开庭审判材料上,王扬芳都没有签字。在第一次开庭非法审判后大约十多天,王扬芳给武侯区人民法院税法官去信:声明她在“取保候审”上的签字或家属的签字或律师的签字一律作废。第二次非法开庭判刑时,王扬芳问税法官收到她的信没有?她回答说收到了,已转到了中院。

2003年8月21日,被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非法判刑三年((2003)武侯刑初字第219号),审判长税长冰,审判员张河康,代理审判员李汶真,书记员石雪杉。暂予监外执行。实际他们迫害她三年零五个月,税法官说,那出来的五个月没有羁押,不算在内。逼她签“取保候审”的叫石庭长。

五、二零零四年遭跟踪和骚扰迫害

2004年4月,王扬芳先生向她提出离婚。律师叫她复印一份取证材料,当时她到衣冠庙桥附近一小商店复印,发现一个可疑的年轻人。复印回家,打开一看发现文件没有复印好,她马上就去找小伙子重印,大约一小时左右,一出办事处的大门,因她住在玉林办事处里面,进去以前先要经过综治办,玉林派出所又在旁边,办事处的侧门就可进入玉林派出所。她发现一小伙紧跟在她后面,她被跟踪,因此转了一圈就马上回家了。

2005年5至6月份,居委会李莉和副主任,又先后两次到王扬芳家,逼迫王扬芳在“转化”表上签字。王扬芳再次给她们讲真相,王扬芳说:死也不签。后来他们曾两三次到省体育馆找王扬芳先生替她签字,被王扬芳先生拒绝。随后综治办的人又三番两次的守在街办门口,逼王扬芳女儿签字,威胁她,恐吓她,弄得王扬芳家人生活过的胆颤心惊,人心恐惧,破坏家庭关系。即使这样,王扬芳女儿也拒绝了他们。

六、二零零七年恶人以欺骗的手段企图再次绑架

2006年4月18日,玉林派出所,高山警察,通知王扬芳办手续,叫解除“监督改造,监视考察”通知书,王扬芳坚持不签字,不配合邪恶。但高山却说:“你那个转化表上有签字。”当时王扬芳愣了,王扬芳回去问先生和女儿,他们都说没有签字。隔些时候,王扬芳遇到高山,向他声明,她和她的家人都没有在“转化”表上签过字,不知道是谁干的。过后王扬芳又想起一年以前,有一大法弟子给她讲过一件事。她说有一天,她们居委会基层干部跟她说:“我在转化表上替你签字了。”当时大法弟子不相信,因此王扬芳想她的情况跟那位大法弟子一样吧。大约2005年10月份左右,高山上门要王扬芳到派出所盖手印,被王扬芳拒绝。

2006年6月9日,王扬芳单位人事科长姜红打电话,通知王扬芳星期一到单位去一趟有事。王扬芳回答说:“不来,没时间。有啥事电话上讲。”她说:“你一天到晚忙些啥?”不一会儿电话里就传来刺耳的尖叫声,王扬芳就把电话挂了。后来想,自己也是个修炼人,这样不太好,觉的这也是个讲真相的好机会。因此王扬芳在星期一,就给姜科长打电话,接电话的是保卫科长杨华杰(原人事科长),他说她休息。王扬芳问他医院找她有啥事。他说关心她,关于工资的问题。王扬芳说:不是不相信你们。王扬芳就把2001年3月份开始所遭受到的迫害和怎样遭受到的迫害直接讲给他听:“就是在2001年3月份的一天,你叫我来单位保卫科一趟,问我关于‘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给你讲真相。我自从修了法轮大法以后,以真、善、忍为做人准则,并且炼功后身体上的各种疾病都好了,也不吃药了,师父没有叫我们那样做。”你说送我回家,我拒绝说:“我有自行车,不用你送,我从办公室一出来,你和陈斌,还有两个人强行把我,推的推,拉的拉,把我强行送到玉林派出所。你对杨警官说,她划不清界线,她要跑,你们把她关起来。杨警官叫你们回去,叫我到派出所报到。我只是报到了几天就不去了。杨华杰等还经常打电话到我家里骚扰,查看我在不在家,为什么不去报到。我说我们是好人。”说完了,他马上说:“其实关于工资问题,你不来也可以。”就在人事科长给王扬芳打电话叫王扬芳到单位去一下的时候,马上想起了前不久看的《明慧周刊》上登的这一件事。内容大概是这样,一大法弟子正在吃饭,他单位来人通知他立即去一下就回来,他妻子叫他把饭吃了再去。来人说不行,出去还没有到单位,就被绑架到洗脑班,《明慧周刊》提醒了王扬芳,幸免这一劫。就在姜红打电话给王扬芳之前,武侯公安局打电话找他们,他们就来骗王扬芳,那一阵子,邪党正在抓大法弟子办洗脑班。

杨华杰积极的跟随江氏集团,对大法犯罪,迫害大法弟子,在他任职期间,本单位有五名大法弟子被非法关押过,其中三名被非法劳教,四名年轻护士被开除公职,弄得生活悲惨无着落。那次王扬芳被绑架,他逃脱不了干系。在致民路派出所,张恶警强行要王扬芳照像,正在按王扬芳的头时,他还助恶为虐,站在派出所门口大声吼:哪个叫你做违法的事……等。

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王扬芳的相关人员及单位(区号:028):

成都市公安局,冯久伟;
成都市武侯区政法委,地址:成都市武侯祠大街264号 邮编:610041;书记张某。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税长冰、张河康、李汶真、石雪杉。法院电话:85079350 地址:成都武侯区高升桥东路12号 邮编:610041
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检察院,办公室电话:85069732 地址:成都武侯区高升桥东路10号 邮编:610041.梁岚。
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地址:成都武侯区高升桥东路8号 邮编:610041
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总值班室: 85079567 85070486
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一科电话:86406628
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玉林派出所,值班电话:85553503 地址:成都市玉林西街10号 邮编:610041.薛所长(调走)、杨彬、高山 。
成都市公安局武侯区分局致民路派出所电话:85443629 85454582 地址:成都武侯区致民路65号,邮编:610021.警察张某某、吴波。
成都武侯区玉林街道办事处,电话:85553994 地址:成都武侯区玉林五巷3号 邮编:610041
玉林街道办事处的书记陈志明(已调走)
玉林街道办综治办,电话:85582936 610办公室主任 江林
玉林街道办事处武装部长,余光荣85598752(办)85186919(宅)13981921931(移) 89008816(小灵通)
玉林街居委会,地址:成都武侯区玉林横街24号隔壁,邮编:610041.陈主任(现退休),李莉主任(新上任),副主任。
成都市第七人民医院 电话:总机85433892转分机 地址:成都武侯区十二中街1号 邮编:610021
第七人民医院保卫科科长 杨华杰 84513530(家)13658069558(移)
保卫科干事 陈斌 85077894(家)13008122277(移)
成都市看守所 地址:成都郫县安靖镇正义路3号227信箱,邮编:61173,狱医付某。
四川资中楠木寺劳教所,电话:0832-5212612(七中队,打电话时间8—8:30,12—12:30,18—18:30) 地址:四川资中楠木寺13信箱3分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