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徐小龙在天津第一监狱遭受的迫害情况 【明慧网】

大法弟子徐小龙在天津第一监狱遭受的迫害情况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五日】天津大法弟子徐小龙,男,今年49岁,原天津渤海石油工贸公司保温厂工程师(被非法开除工作)。徐因坚修大法,99年10月28日被原所在单位和当地派出所绑架。2000年3月22日徐被天津市第一中级法院非法判刑五年。2000年5月,徐被非法关入天津市梨源头天津第一监狱。

下面是大法弟子徐小龙诉述他在天津第一监狱遭受的迫害情况。

1.投检举信被殴打

2002年大年初一,我同李强、路文元讲了(江氏)政府对法轮功所做的一切都是违法的,之后又以多种书面形式向他们讲述对法轮功的镇压是违法之事。此时,我非常全面的从九个方面论述了江氏政府在法轮功问题的一切做法的违法性。我将自己的经历和所见所闻写了一封给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申控科的检举信。晚上洗漱时我将信投入检举箱中,点名时来了三个犯人将我叫到谈话室,他们先是同我扯,之后便找茬动手对我群殴,直到打的我不能动弹为止。我知道这都是由当时值班恶警杨波指使的。检举信箱按规定是不能打开的。投检举信遭毒打是什么性质呢?!

2.残酷的凳刑

2002年5月底-9月初。我被关小间,当我从小间出来时。同修(大法弟子)给我讲:对恶警,转化与奖金挂钩;对犯人来说,则是同他们的减刑挂钩。那种政策对恶人来说只要迫害大法弟子他们就有利可图,恶警杨波想出了一个很损的招:它让人做了五个规格的小凳,最小的一种约为5x5x8公分(宽、高、长),每长2-3公分为一个级别,通常每个人的坐骨的间距为8公分,实际上只有一边坐骨坐在小凳上,加上小凳又矮,坐在小凳上重心已在体外,很难坐稳。恶警也知道谁都坐不稳,它们强制大法弟子三挺一正,而且每人每天要坐16小时之久。很多人因无法承受而被迫“转化”。 大法弟子中有一个叫王加声的,被这种凳刑折磨了2个多月,最后恶警见对他不起作用,只好放弃。

3.罚站23天,咳嗽三年半

2002年4月22日,恶警让我们背监狱的58条恶规,我不背之后,它们就将我们五个不背的大法弟子集中在谈话室里罚站。每天早上6点开始,直到晚上8-9点,一个星期后,还剩我一个,我始终坚持着,这样一天天的熬到第23天时,才算结束。那时我的两腿已肿了。罚站第10天开始,我就咳嗽,这一咳就咳了好几年,直到2006年元月中旬。

4、戴械具折磨

2001年2月中旬开始监区大厅里面墙所谓的“学习”,主要是《人民日报》、《天津日报》等诬蔑法轮功的文章。就这样到6月中旬。我得知申诉应在半年内有回复。于是我向恶警曹提出将我申诉要回,他不给。第二天我就开始不做卫生和不去大厅。10天后恶警曹将我的申诉退还给我,我将申诉重新修改后再次上交。监狱做肺结核检查,我抗议并写了抗议书,后来还是被多人强制做了体检,4个多月面墙。

一天我向恶警曹提出不面墙,于是第二天他们便给我关了小间,为了整我。曹故意找茬,见我嘴唇动了动,就说我是炼功违纪,给我戴上手铐、脚镣,想以此来控制我的大脑,真的很可笑,执法者如此邪恶愚蠢。一个星期后,我抗议他们非法给我戴械具,于是我开始绝食绝水,刚刚第二天他们就认为必须得灌食,他们叫来十多个犯人灌我,其实根本也不是灌食,就是一帮人不停的打我。

5.一句招来的殴打

59岁的同修宋之山跟我关在一个号里,一天早晨刚起床,包夹就打老宋好几个耳光,我便说了一句“别打老头”,就被一帮人毒打,之后又是几番毒打。我的头被打破了,手也被打破了,都流着血,脸被抽打肿的很厉害。

据同修李希望告诉我双人床上铺床担子都吊弯了,雷麻子使我的腿走路不方便,他们为了不泄露自己的罪行而将我关小间。

6.强迫我夫妻离婚

2001年我妻子徐杰同陈羲的妻子魏秀清被“转化”后,邪恶之徒利用她们转化我和陈羲。2002年5月徐杰出狱后来见我,不讲别的就是让我转化,见不起作用便提出离婚。办手续那天,恶警樊雅胜让我跟他走,也不提干什么,见了徐杰和两个法院的人我才知道是办离婚手续的,填表后,双方都有十五天的思考时间,恶警樊雅胜怕我们不离对徐杰讲“凡是不转化的都要加刑一两年”徐杰听后立即就签字,我们就这样办完手续。

7.拒绝读污蔑宣传 遭迫害

2002年10月21日下午,恶警路文元指使包夹逼我们读污蔑大法的报纸,我不读,他们就给我坐最小的小凳,我也不坐,他们就把我弄到谈话室里毒打,硬让我坐小凳我不从,他们把我抓起来向小凳上按,小凳的边撑木都被弄断了。他们几番的殴打我,并用臭豆子水(浇花用的)熏我,又在我衣服里浇凉水,又用电扇吹我。半夜上厕所时,我自卫反抗一个包夹,他大喊大叫,一下子来了许多人围着我又一番毒打。最后他们给我戴上械具,然后强行拖拉着上下楼,有时一天一次,有时一天两次,每次都拖的血肉模糊,鲜血直流。几天后伤口化脓,还发出很大的臭味。可他们却不给我换药,或拖上许多天才换。每次强行拖趟腿,拉破的手腕也都在翻肉流血,前后大约有五十多天没法洗澡(伤口部位不愈合),三个月后伤口才慢慢长好。

还有一次因我不读诽谤大法的报纸,包夹在毒打我时将我的腰踢了,我感到撕裂般的疼痛,疼痛难忍,可狱医却说没事,死不了,最好是喝口水,说不是打的,是结石造成的。

8.同修被迫害情况

2000年期间有五位大法弟子被非法判刑到第一监狱,恶警李强多次强制转化他们不成,便指使犯人张军连续五十多天殴打赵光,赵光的脸被打的变了形,肿的非常厉害。

此后类似殴打事件多的无法统计,大法弟子赵之山快60岁了,监控董坤每天都要在宋的脑袋顶弹几十个脑崩。大法学员曹承明、王加声、还有多位叫不上来名的大法弟子,被殴打的满口牙全都松动了,一吃东西就痛。有个叫李进的犯人,将滚烫的开水倒入不锈钢杯中,即刻放到大法弟子曹宝玉手背上,曹宝玉的手当即就掉下一层皮。大法学员刘海宾、高凤存在被迫害中无法承受,撞墙抗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