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爸爸 【明慧网】

还我爸爸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我爸爸叫韩乃军,我是爸爸妈妈的独生子,我原本生活在一个幸福的家庭,无忧无虑,学习成绩也很好,是三好学生又得了奖学金。可是,万万没有想到,2007年6月28日,通辽市科区公安一伙警察上我家砸门,他们砸碎了我的心,也砸碎了我的家……

他们已经绑架了我的爸爸,又来绑架我的妈妈,我的生活无法宁静。妈妈被放回后爸爸仍然没有回来。当我看到爸爸的批捕通知书时,我的心更是无法平静,我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8月21日,我们又接到科区人民检察院的批捕通知。我只知道爸爸在努力按“真善忍”做好人,我不知道爸爸到底违反了哪条法律,犯了什么罪。爷爷奶奶已经80多岁了,突然见不到了爸爸,我们都不知怎么跟他们说,怎么让他们放心。谁能告诉我,好人怎么会被逮捕?没有罪怎么会被关押?警察抓爸爸,强制不让爸爸修炼法轮功;可是,没有法轮功也就没有我现在这个幸福和睦的家呀!没有法轮功爸爸还是个赌徒,是法轮功改变了他阴暗的心,从我记事的那时起,我度过了最幸福的时光还是在爸爸修炼了法轮功以后的这几年。

记得小时候,我的整个童年都是在恐惧、悲伤中度过的。因为那时的爸爸有赌博的恶习,经常瞒着妈妈东借西骗,还偷拿妈妈准备买房子的几万元钱,而且全部输光了。爸爸常常是下班不直接回家,而是半夜才回来,或者是天亮了两手空空回来了。妈妈苦口婆心的劝他,亲人们也都劝他,他就是不悔改。大家看见他都生气,都认为他是没救了,妈妈更是气的不行,她一人无法支撑这个沉重的家。

我羡慕小伙伴们都能得到父爱,可我连爸爸的笑脸都没见过。爸爸妈妈经常吵架,我从小就胆子特别小,大人们大声说话我都害怕,妈妈心疼我,就经常忍气吞声,搂着我默默流泪,我一边给妈妈擦眼泪,一边在心里高喊:爸爸呀,你什么时候才能不赌了,我好想有一个和睦的家……最终爸爸还是把家中十几万元钱输光了,还把妈妈当初花五万多元在露天市场买的一节柜台以一万元的低价偷着卖掉并且输光,就这样我们的家再也维持不下了,父母离异,家庭彻底破碎。这在我幼小的心灵上留下了抹不去的创伤。我的童年很无助。就是这样,糊涂的爸爸还是不醒悟。

但是,自从爸爸修炼法轮大法后,一切都发生了变化。我看到了大法的神奇。爸爸简直就是脱胎换骨了,他处处按“真善忍”的要求做好人,主动戒掉十几年的赌瘾,同时悔恨自己这十几年浑浑噩噩度日,没尽到人子人父人夫的责任。是法轮大法改变了他。我是多么感谢大法呀!大法给了我一个我多年渴望的家。

自从修炼法轮大法后,爸爸无论在单位还是在家,都按“真善忍”指导自己的行为,积极帮助妈妈分担家务,对我倍加关爱,我好幸福哟!爸爸为了让叔叔、大伯安心工作,自己抽时间多去照顾年迈的爷爷奶奶,把爷爷奶奶照顾的无微不至,爸爸的言传身教也深深的感染着我。从此以后,我们的家充满了欢声笑语,父母也相敬如宾,给我创造了很好的学习环境。

我现在已经读高二了,学习成绩也越来越好,经常得到多位老师的好评,连续两年获得了三好学生奖学金。这一切都源自于爸爸修炼了法轮大法的改变,使我的心情不再低落、不再烦恼,有信心更加努力,迎接二零零九的高考。

可是现在,爸爸因为信仰“真善忍”却被非法关押在河西看守所,而且已经十几天没吃东西了,生命垂危。就在爸爸生命危在旦夕的时刻,科区公安和河西看守所的恶警却不通知家属,而且还强行的野蛮灌食。爸爸修炼前患有严重的乙型肝炎,甚至肝昏迷经常摔倒,医生告诉他最不宜身体器官划破出血,会造成反复感染,因为他们逼爸爸放弃信仰,不许他炼功,我很担心爸爸的身体。

更令人不解的是,妈妈去科区公安局要人,国保大队副队长关振刚等人,根本不在意爸爸的安危,关振刚还蛮横无理的把瘦小的妈妈推出办公室门外、推下楼梯,因为妈妈没有防备,人几乎从楼梯上滑下去,双手及时触到墙上才没有撞在暖气片上。法律何在、公道何在啊!我紧急呼吁社会、政府各界的善良人士,救救我的爸爸,不要再让好人蒙冤,还我一个幸福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