状告无果 长沙大法弟子陈建中被劳教迫害离世(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2007年2月13日,亲人们把奄奄一息体重仅有70多斤的陈建中从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接回家。此时,离新年还有4天。陈建中身体一直处于虚弱状态,8月初,他的身体进一步恶化,四肢无力,食水不进,于9月14日含冤去世,年仅36岁。

陈建中生前照片

亲人们把奄奄一息体重仅有70多斤的陈建中从湖南省新开铺劳教所接回家

得知噩耗的亲属们从家乡、外地赶到长沙,决定向迫害死亲人的新开铺劳教所讨个公道,9月17日,陈的亲属8人来到新开铺劳教所找有关责任人,主管迫害大法学员的管理科科长蒋某某(警号为:4328230)。在陈的亲属的质问下,蒋百般抵赖,不承认陈的死与劳教所迫害有关,最后恼羞成怒,恶狠狠的威胁说:这是你们的事,我们没有任何责任,你们再来闹事,就要抓你们!另一个警号为4328131的恶警说:我们只按上面的政策办,这里是文明执法,从来没有迫害过法轮功,你们有什么证据?陈的家属在悲愤和失望中离去。

当天下午,陈建中的遗体被火化后由亲人们送回老家安葬。而他八十岁的母亲到现在还不知道自己的儿子已经离开人世。当亲属回到家乡后,却接到村干部的警告,说:长沙市政府打电话到县里、乡里说看你们回来没有,害怕你们到外面去宣传,让派人把你们接回来!这充份暴露了邪党的丧心病狂和末日恐惧。

湖南省长沙市大法学员陈建中坚信法轮大法,讲大法真相,揭露邪恶迫害,两次被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关押迫害。2005年11月,因讲真相第二次被非法劳教两年。陈建中的亲人为了营救,诉清冤情,经过一年多的法律诉讼历程,四处奔波,花费数万元,得到的却是亲人惨死,申冤无门,有理难诉的结局。一年多来,陈建中在劳教所遭到各种摧残,被迫害致生命垂危。

陈建中,男,湖南省株洲茶陵县人,1994年毕业于武汉中南财经大学,本科。毕业后,曾在长沙市中意电冰箱厂、广东深圳市某网络公司工作,后在长沙市君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工作,担任过业务、销售部门主任、经理,主管销售及管理策划,工作积极,成绩突出,受到上下级员工的尊重。1999年4月,他在深圳工作期间,有缘得大法,并找到当地炼功点参加集体炼功学法,弘扬大法。陈建中说:“得法的第一个月里,我如饥似渴的读完了师父的所有国内外讲法,我的身心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明白了生命的意义、人生的真谛和目地,我决心坚修大法,跟师父回家!”他每谈到得法时的感受时,喜悦和幸福之情溢于言表。

然而,仅仅三个月后,江氏流氓集团和邪恶中共发动了史无前例的镇压迫害,电视媒体铺天盖地的造谣诽谤笼罩了中国大陆,在突如其来的巨大压力面前,陈建中给公司领导写了一封信说明原因后,毅然选择了去北京上访,陈述事实真相,维护“真、善、忍”大法。上访后,去天安门时被派出所拘留,后来找机会逃出魔窟,与另一同修回到湖南,继续讲真相,发真相资料。

2001年11月,陈建中与同修在湘潭市散发真相资料时,被恶警跟踪绑架,后送到长沙新开铺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在劳教所中,他抵制迫害,并揭露迫害的无理与非法,给警察及其他劳教人员讲大法真相,震慑了邪恶。他的正念正行使恶警不敢迫害他,和他在一起的许多劳教人员从此明白了真相,有的表示出去要学法轮功。

2002年出劳教所后,在长沙市君信智能科技有限公司工作,他一边工作,一边证实法,利用工作之余,给公司领导、员工和客户讲大法真相,劝“三退”。2005年10月25日,他在长沙市银华大酒店与一客户谈完业务,并讲了大法真相后,离开时在电梯中给一保安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保安举报并协同派出所恶警将他强行拘留。11月1日,长沙市劳教委员会非法对他作出劳教两年的错误决定,送至新开铺劳教所关押迫害。整个过程仅仅一周时间,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和审理程序。

为了营救亲人,制止非法迫害,陈建中的亲属(兄长)与法轮功学员一起,开始了寻求法律途径为亲人伸张正义的艰难历程。下面是近两年来陈建中的亲属不畏强权压力,履行一个公民的合法权,利用法律起诉控告邪恶、反迫害的过程。

2005年11月,陈的亲属向长沙市政府法制办申请行政复议,要求撤销长劳教(2005)字3695号错误的劳动教养决定。市政府法制办未经调查了解,继续维持错误的劳教决定。

2006年3月,陈的亲属向天心区法院提起诉讼,并委托长沙市君见律师事务所两位律师代理诉讼。4月19日,天心区法院开庭,却发现未通知原告陈建中到庭,这是明显违反法律程序的行为。在亲属和律师的质问下,审判人员和被告劳教委代表心虚理亏,不敢与亲属对质正视,针对事实避重就轻,以“执行上面的政策”为最后防线,无理狡辩,最后草草宣布休庭,下次开庭再另行通知。

5月16日,天心区法院再次开庭,下午3点开庭,6点结束,而这次却未通知陈的亲属到场听审,直到庭审结束,才由律师通知亲属,告诉开庭情况。亲属质问不通知的原因,律师迫于压力无可奈何的说:“上面”怕来人太多,出乱子,不允许先通知你们,并且出动了近百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到现场警戒。恶党政府不法官员以外表的嚣张强大掩盖内心的胆怯懦弱。在庭审中,陈建中义正辞严,以自身的体会认识讲述大法的正和美好,揭露中共及江氏集团非法迫害的阴谋;律师也据理力争,从事实证据不足、程序违法等方面驳回了无理的指控,最后法官和被告代表在理屈词穷、气急败坏的情况下,宣布休庭。然而,第二天,陈的亲属收到的依然是维持错误决定的不合理判决。

2006年8月16日,陈的亲属再向长沙市中级法院上诉,并委托长沙市天地人律师事务所的律师代理诉讼。8月24日,长沙市中级法院未经调查审理作出终审判决,继续维持原错误的决定。

2006年10月13日,陈的亲属不服中级法院的判决,向省高级法院要求再审,省高院推脱到中级法院,不予受理。

在陈的亲属寻求法律诉讼期间,新开铺劳教所害怕它们的罪恶曝光,对陈建中进行了惨无人道的折磨虐待。除了对坚定的大法学员常用的体罚打骂、长时间不许睡觉、电击、关禁闭外,还对陈建中单独隔离关押迫害达三个多月(6~10月)(因律师为取证去会见他),当时他的身体已经被迫害得非常严重,骨瘦如柴,咳嗽,呼吸行动困难。但是劳教所仍然不放弃迫害,直到年底检查身体时,医生发现他已经快不行了,才向上面汇报。劳教所害怕他死在所里,为摆脱自己的责任,劳教所当天就通知亲属:保外就医。

2007年2月13日,奄奄一息体重仅有70多斤的陈建中被亲人接回家。陈建中在家休养期间,身体一直处于虚弱状态,8月初,他的身体突然进一步恶化,四肢无力,食水不进,经过一个多月痛苦折磨,于9月14日含冤去世。

经过一年多的法律诉讼历程,无数次的四处奔波劳累,花费数万元代价,和大量的时间精力,得到的却是亲人惨死,申冤无门,有理难诉的结局。在此过程中,陈建中的所有亲人及了解此内情的人包括一些有正义感的律师、执法人员都从中彻底认清了邪党残暴无耻的流氓本性,和天灭中共恶党的必然结果,很多人都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从对邪党的恐惧和幻想中清醒过来,并让更多的人明白真相,脱离恶党,选择美好未来。

为了使广大的中国民众赶快觉醒,在揭露这一迫害过程的同时,我们呼吁国际社会及所有正义人士关注支持还在劳教所监狱等魔窟遭受迫害的大法学员及他们的亲人所做的营救行动,共同制止还在持续的迫害,为立即停止和结束迫害尽一分应有的责任。


长沙新开铺劳教所 电话:0731─5260064 (据明慧2005年底公布)
所长室:0731--5260001 ,所长:高利国
办公室:0731--5260033
改造科:0731--5573704
主任办公室:0731--5420512
政委办公室:0731--5260008 ,政委:邓小雄
教育科:0731--5260025,史甍、周刚
罪恶七大队电话:0731─5260064转9272,教导员周石雄、大队长胡齐峰、副教导员苏毅、一分队队长何某、二分队队长杜(豆)湘林、三分队队长刘平亮、肖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