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洪传花卉王国:荷兰(图/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六日】提起荷兰,人们自然就会想到风车。它百分之六十的国土海拔不到一米,百分之二十五的土地低于海平面,其中最低点低于海平面六点七米,是名副其实的低洼之国。但同时也正是因为荷兰地势平坦,风力强盛,风车不停的吸水、排水,不仅让荷兰免于被淹,而且还沧海变为桑田。

除了风车,郁金香也是荷兰的标志之一,每年的四月底是郁金香盛开的季节。而荷兰的库肯豪夫(Keukenhof)的郁金香花展和丽丝的花车游行,堪称世界上规模最大,最漂亮的。在今年的第六十届花车游行中,走在最前面的是由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以及舞蹈队和腰鼓队。路人对法轮功学员出色的演出赞叹不已,主办人表示,很高兴能有法轮功学员参加演出,从未见过这样的队伍,欢迎法轮功学员明年再度参加。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以“欢庆”为主题的荷兰第六十届花车游行盛大举行,由欧洲法轮功学员组成的天国乐团走在游行队伍的最前面。

对很多荷兰人而言,法轮功并不陌生。在首都阿姆斯特丹的著名景点、在海牙女王办公室旁,在不起眼的老年公寓里都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炼功、发送真相材料。在电视、报纸上也经常会看到关于法轮功学员遭受中共迫害的报导。从自焚伪案的真相,到加拿大独立调查员关于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听证会,荷兰电视台都作了报导。


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日下午,荷兰法轮功学员在阿姆斯特丹的水坝广场(Dam Square)举办反酷刑展,揭露在中国江氏集团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

法轮功是如何开始在荷兰洪传的呢?

在荷兰最早开始修炼法轮功的乌兰女士和朱太太都是从中国大陆的亲戚朋友那儿得知法轮功。在开始修炼法轮功前,朱太太被乳腺癌折磨的丧失了生活的勇气。「当时我就觉的要死了,可是就在一九九四年末,我的朋友邮来了法轮大法书。我看到这书非常感动。后来呢,《转法轮》就出版了,这个《转法轮》我拿在手里,我在一周以内我觉的一切都变好起来了。那么我的家人看到我这样,都觉的是从来没遇到过的神奇事。就这样我们全家都走入了修炼。」(录音1

荷兰小伙子伊斯在网上看到了荷兰法轮功学员的联系方式,非常高兴。在一九九七年的时候,他就在网上找到了法轮功,想修炼,但苦于没有找到荷兰的法轮功学员。在得知法轮功前,他突然开始了关于人生意义的找寻。他回忆起当时的情景说:

「那是我人生中非常艰难的时期。我突然开始思考人生,整天都是工作,工作,学习,学习,我突然不知道我的人生究竟是为了什么。我突然开始非常害怕死亡,确实非常奇怪。我该如何生活,我工作又是为了如何,我总是要死的呀。于是我开始四处寻找。我来到了法轮功的网页,看到了「真、善、忍」三个字,这三个字的影响非常大,我感到热流充满了全身。我开始寻找法轮功学员,但在网页上没有荷兰的联系人。因为担心炼功的动作不正确,所以在没有联系到荷兰的法轮功学员前,我没有炼功也没有看法轮功书。一年后,我突然又想到了法轮功的奇妙美好,我又来到了法轮功的网页,突然我看到有两个中国人是荷兰法轮功的联系人。我立即给他们打电话,问他们是否有法轮功的书,能否教我炼功。他们说当然可以。从那时起我开始炼功学法。」(录音4

一些荷兰人也和伊斯一样开始修炼法轮功。他们设计了荷兰语的法轮大法网页,登出了一些荷兰人的联系方法。后来他们决定要把英语版的法轮大法书籍翻成荷兰语,方便荷兰人阅读。

但是不久后,在一九九九年的七月,中共开始血腥的镇压迫害法轮功学员。一开始的时候,伊斯觉的迫害在中国,他有些无能为力。但是他继续和其他学员一起翻译荷兰语版的《转法轮》。二零零零年五月,荷兰语版的《转法轮》正式出版了。「我们坚持学法炼功。我们认识到,对这场迫害说不,也就是停止这场迫害很重要。于是我们开始创建讲真相的专门网站,我们给政府写信,与媒体及非政府组织等联系。」(录音5

就这样,荷兰的中、西法轮功学员一起向媒体,政府以及荷兰民众、来荷兰的旅游者讲真相。从政府官员到普通民众,从记者到学生,越来越多的荷兰人了解到法轮功的真相,并通过各种方式表示支持法轮功,要求共同制止这场迫害。


二零零七年五月六日,荷兰法轮大法学员在阿姆斯特丹达姆广场举行征签活动,呼吁欧盟以实施公开对话的方式,敦促中共释放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谴责并制止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

二零零一年二月荷兰外长决定取消中国之行,因为中共干涉外长与法轮功学员接触的行程。乌兰女士介绍说:「他当时要到中国去访问,已经定好了启程的日期,在启程前,他又向中国政府提出了一个条件,他希望在香港接触法轮功学员。中共政府就说,不行,一切行程都应该由他们(中共)安排。这个外交部长当时就取消了去中国访问的行程。当时,国会、第二众议院所有的议员都非常高兴,都对他竖大拇指,说太棒了,你做出了一个最勇敢的决定。当天晚上荷兰所有的电视台都播了这条消息,很多荷兰人都非常高兴,说太棒了,这才是我们的外交部长,他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录音6

第二天报纸的头版头条都刊登了外长的这个决定,众多的荷兰民众因此知道了法轮功,有的希望了解更多关于法轮功的讯息。

同时法轮功学员继续通过各种形式帮助制止这场迫害,如在景点炼功、讲真相、给一百多个城市的图书馆发送真相材料、SOS步行、征集签名营救中国大陆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到中共使领馆前抗议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种种迫害行为等。

在二零零二年的二月法轮功再次成为媒体的焦点。荷兰法轮功学员艾雄•科纳本在二零零二年二月十二日和很多来自世界各地的法轮功学员一样来到了中国天安门广场,抗议中共迫害法轮功,同时他们也希望以自己西方人的面孔告诉中国人「法轮大法好」,但却因此遭到中共警察残暴无理的殴打。在科纳本终于回到荷兰后,电视台、电台及报纸都对他进行采访报导,连日的报导揭露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罪行,震惊了全国。

二零零五年三月荷兰国家电视台的时事评论节目中播放法轮功专题节目。节目中,介绍了法轮大法在一九九二年传出后,风靡全中国。但是中共却将众多善良的修炼人视为一大威胁,在一九九九年开始禁止并迫害。节目中还播放了揭露自焚真相的获奖影片《伪火》的重要片段,并配有对法轮功学员的采访,让法轮功学员着重评述自焚过程的伪造场面。让观众清楚的看到中共通过一手编导自焚伪案,栽赃陷害,欺骗世人,煽动人们对法轮功学员的仇恨。


王进东腿中完好的塑料瓶

刘春玲被重物击倒

节目播出后,人们被震惊了。在随后的日子里,很多人在接过真相资料时对法轮功学员说:「我看过电视了,谢谢你们」,在听到有法轮大法信息报时,常有人穿过人群来索取,还有人返回多要几份。还有很多人找到法轮功学员,希望得到更多的法轮功信息,并学炼法轮功。

二零零六年三月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的罪行在国际上被曝光,荷兰国会议员就此事向外长质询。二零零六年七月十四日,荷兰电视二台在晚间黄金时段播放了就中共野蛮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采访报导。标题为「中国的器官交易」。报导指出:一个来自加拿大的报告证实在中国有大量法轮功学员因被强行摘取器官而死亡。同一时期,大约十几家或许更多荷兰媒体相继报导关于中共器官交易的黑幕。其中一家媒体在报导中指出:「中国器官交易来自于因订购而被屠杀的法轮功信仰者」。报导中还谈到荷兰器官移植协会声称,他们不会购买来自中国的器官,并劝告荷兰人不要去中国做器官移植手术。

如今,在荷兰的很多城市都成立了炼功点,有些荷兰学员是在国外得知了法轮功的讯息开始修炼,也有来荷兰的旅游者在景点就开始学炼法轮功。在图书馆里、中国店内都可以看到有关法轮功的真实信息。这也是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的一部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