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关注了吗?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七日】这是个很忙碌的日子。大大小小的官员们在“收获”着,“收获”着人民币美金欧元,“收获”着洋酒名烟鲍鱼,“收获”着人间的尊贵欢笑与欲望。开发商们在想方设法的送去这些,同时试图回收更新的项目更高的回报。当然小富即安的人们也在欢庆着又一个平安的中秋夜。可是人们呀,你们可曾记起另一类人以及他们的父母、子女?

中国自由文化运动组织发起了关注法轮功苦难周活动,他们在公开信中列举了大量的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事实,呼吁参加亚太经合高峰会的二十一国领导人为了挽救人类的荣誉,制止对法轮功精神修炼者的政治大迫害。之所以会有这么让中共“丢面子”的事,笔者想这完全是因为对法轮功的惨无人道的迫害还在进行着。那个参加APEC峰会的叫胡锦涛的人所治下的中国还丝毫没有放弃镇压法轮功的意思。

善良的人们呀,你们了解法轮功受迫害的事吗?你们的身边有没有法轮功修炼者?那有名有姓的三千零九十三名被中共活活折磨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其中有普通民众,也有政府官员,有知识份子,还有科学家。三千零九十三名受难者,不是分布在三千零九十三个地方吗?还有那些流离失所的人们又有多少人,又处在何方呢?

今夜月圆!可是有多少本该团圆的家庭却残缺了!明月下,多少老人凄惨地回忆着被迫害致死的子女,多少小孩在等待着还在牢里的父母?人们呀,你们关注过他们吗?关注过那些遇难的有家不能回的法轮功修炼者的年幼的孩子吗?一如文化大革命一样,有几个人会去关心被打死被关在大牢里的受难者的子女呢?

笔者想起了融融,一个天真可爱的小女孩,父亲邹松涛被害死了,母亲张云鹤失踪了,连相依为命的外婆都悲痛得离世了。数年内失去了三位亲人的她,至今还是个小孩子呀!

还有那一个本来天真可爱的小女孩,就是因为修炼法轮功,家人全不见了,才五岁的她被收入哈尔滨儿童福利院。年后,母亲于跃进从劳教所出来了,当她兴冲冲去赶到福利院时,原本聪明的女儿再也认不出母亲了,五岁的她已经被这个反动的政权折磨得有些痴呆了。你可以想象,那年轻的母亲抱起认不出自己的女儿时,该是什么样的悲痛欲绝!

还记得李清清吗?九岁时已是没有父母的孤儿了。母亲是重庆市江津双福镇响堂中学老师,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二被重庆市江津市东门洗脑班迫害致死。十四岁时,面对残酷的环境,面对老师同学的冷酷无情,她受不了了,绝望的喝下一百毫升农药,可是没有人敢去抢救她?似乎去抢救了,自己就会被跟法轮功挂上钩,就会被打倒一般。因是假药,她才没死。可如今,她在何方?她还上学吗?她交得起学费吗?

我们从高智晟律师的字里行间还了解到,许多失学的法轮功小弟子还冒险去看他的女儿格格。在首都北京,都有不让上学的法轮功学员的子女,那么在其它地方呢?

也许你们认为自己对一个残暴的政权是没办法的,但是,你们能不能对那些失学的儿童说一声,小孩子,坚持住,你的爸爸妈妈没有错。你们能不能关心一下,那些被关在牢里的大法弟子的子女们,有没有学费,生活上能过得去吗?你们能不能伸出温暖的手,扶一把那些无助的小孩?

无云,天上有很圆的月亮,我不忍心欣赏,回到电脑前,便有了这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