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夏银川女子监狱的邪恶与伪善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八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先后有近百名宁夏及外地法轮功学员被关押在银川女子监狱。监狱恶警经常以“我又没有打你”自诩,但使用的办法比打人还要卑劣。

监狱对待关押人员表面一套,背后一套。该监狱从监狱长到普通狱警时时处处讲所谓的“文明执法、以人为本”,但是在这个口号掩盖下,恶警用不让见家人、不让送东西、不让家人押钱的所谓“文明执法”的伎俩,用邪恶伪善的手段阴毒的迫害法轮功学员:从精神上折磨、从肉体上摧残、从意志上毁灭。

八年多里,在此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一人被迫害的精神失常、多名法轮功学员精神几近崩溃,许多法轮功学员出来后都非常消沉。目前被关押的十三名法轮功学员还遭受着非人的折磨。

驼美玲:四十几岁,以前是灵武药材公司药店职工。性格开朗、正直、聪慧。家庭和睦,对丈夫体贴、对孩子关爱,勤俭持家、精明能干。修大法后更成了单位、家人公认的好人。2003年买了一套新楼房,在家具店挑选家具时,被强行抓走,并被开除公职、判刑三年半,关押在银川监狱。

银川监狱恶警强行“转化”时,她不穿囚服、不背监规,被恶警长时间关禁闭、戴手铐、不让任何人和她说话,在极度的精神压力和肉体摧残下,她时而清醒、时而糊涂。监狱不顾她已不符合监禁条件,不让她出狱,反而借机每天给她服用破坏精神的药物,导致她精神错乱。

二零零六年五月十六日刑满出狱,她丈夫和家人去接她,家人不了解她被监狱迫害的真相,她丈夫还威胁她,要再炼法轮功就要与她离婚。当天驼美玲弟弟无奈将她接回陕北娘家。二零零六年六月九日她丈夫和她父亲把她送到宁夏宁安医院,即宁夏精神病院,也就是二零零零年宁夏法轮功学员陆红枫被迫害致死的那家医院。住院期间,她每天被注射大量的药物,几乎整天睡觉,比刚从监狱出来时的精神更差,人瘦的风都能吹倒。

近日,她丈夫已与她离婚,孩子归丈夫。离婚时丈夫只给了她几千元钱。她现在回了陕北娘家,没有收入、没有劳动能力,靠父母养活。她父母是靠种田为生的农民,体弱多病,而且都七十多岁了。

潘艺圆:因为指出报纸攻击法轮功的文章是造谣诬蔑,便被施以“坐凳子” 的刑罚,每天从早六点到夜里十二点坐在一块不足巴掌大的木块上不准动,长达十四天,精神受到极大摧残。

谭秀霞:在一次讨论会上,恶警让大家唱歌颂邪党的歌曲,她说了一句揭露邪党本质的话。结果恶警频繁的找她谈话,并拍桌子大声辱骂、罚她“坐凳子”、反省。指使“包夹”犯人对她寸步不离的监视。打饭、上厕所、干活时严加看管、反复逼迫她写对共产邪党的认识。不让见家人、她的精神几乎崩溃。

莫惠萍:为了逼迫她“转化”,长时间关禁闭、不准亲人探视,使她长期没有生活必需品,非常窘迫。

陈淑娴:在监狱每天超强度干缝纫的奴工,得了眼病,泪管堵塞、毛囊发炎、右脸部萎缩。恶警见她痛苦不堪就欺骗她:只要转化,就给她治疗、上报减刑、让她回家。陈淑娴动摇后监狱给她做了草草治疗,什么效果也没有。后来她看清了恶警伪善的一面,表示自己要坚持信仰,结果监狱取消了她的上报减刑,变本加厉的折磨她。在她身体状况越来越差的情况下,强迫她继续干缝纫活。在她被非法关押的三年中,恶警一次都没让她见探望她的亲人。二零零六年刑满该出狱了,她哥哥来给她送衣服、看她、准备接她回家。监狱不仅没让她见哥哥、不让往里送衣服,反而给她家所在地甘肃“六一零”打电话,让“六一零”恶警把她接走了。她以后遭受的迫害不得而知。

席华:非法关押的几年,家人送的衣服一件也没收到,出狱时穿的是其他犯人送的衣服。

监狱恶警弄虚作假

被关押人员每天都干十几个小时的奴工,每天晚上十点以后才收工,没有休息日。一旦有参观团只干八小时,做样子骗人;有人参观,恶警把黑板上的菜谱改的荤素搭配、花样繁多,实际上菜很少、很差,就算吃肉,有的一份菜里找不到一块肉。

春秋冬只有土豆和咸菜,夏天偶尔能吃上监狱犯人自己种的茄子;有人参观,餐桌上摆上辣椒油、盐、醋,参观完就收掉了;监狱从上到下的恶警张口闭口讲的是“文明执法、以人为本”,实际上恶警随意采取戴手铐、脚镣、“坐凳子”、电棍电击、长时间关禁闭(期间只给一点吃的不至于饿死)、弓腰(强迫腰弯成90度,一站就是几个小时)、吊刑(吊在门框上好几个小时)的刑罚;对法轮功学员没有减刑一说,欺骗时却说可减刑。

逼迫被关押人员做奴工

一种是剥豆子:每天用刀子剥水泡的豆子,必须完成定量。长期剥豆子双手被水泡的溃烂疼痛、变形肿胀、出血、痛苦不堪;一种是加工服装,采用计件制。每人每天分的定量很大,忙的头都抬不起来、腰酸腿疼。不管哪一种,每天都要干十几个小时,晚上十点以后才能收工。没有休息、没有节假日。来人参观时干八小时。经常欺骗让加班,以后补休,从来也没有补休过。有病、不舒服照常干活。定量完不成就在现场开批斗会,进行“弓腰”处罚、辱骂,第二天还要补上。

监狱黑商店

不让家人送东西,只能买监狱商店卖的东西。商店卖的方便面、火腿肠、水果、小食品、生活用品价格贵的吓人;外人参观时,要求站队列、统一着装。恶警便逼迫关押人员买监狱商店卖的黑布鞋。外面几块钱,监狱商店卖十几块钱,穿几次鞋底子就折了,下次站队列再买。

二零零六年以前有的法轮功学员还可以接见家人,但接见时间短、次数少、不按规定,而且恶警坐在旁边监视。二零零六以后就取消接见了,不让见、不让送东西、不让押钱。有的法轮功学员在关押的几年中都没有见过家人,恶警企图以此手段摧毁法轮功学员意志。

监狱长杜秀岚,经常见不到人,偶尔开会,在会上诽谤法轮功学员是“特殊犯人”。指使狱警软硬兼施,用阴毒的办法摧残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家人为探访的事找她,办公室根本找不上。副监狱长周银生,经常在所谓的“揭批大法”的大会上,污蔑诽谤大法和大法师父;用减刑诱惑法轮功学员“转化”。汤杰、丁蕾、阮××都很邪恶且伪善,被关押人员有一点小错:如检查卫生时发现地上有一根头发丝、一个线头,也用脏话长时间激烈辱骂或采取扣减刑分、关禁闭、九十度弯腰、电棍电击的办法处罚打扫卫生的人。

监狱人员电话:区号0951-
杜秀岚 监狱长 4098025
阮×× 政委 4098107
周银生 副监狱长
汤杰 狱政科长 4098021
徐连山 副科长
丁蕾 教育科长 4098284
徐丽华
楚楠
陆春
罗巧云
范红
方梅
张胜华 一中队 13007975659、4098154
监狱负责人 4086032、4086033、4086613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07/9/28/163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