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一路“大法好”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车已驶进了山区,在蜿蜒的山路上爬着,用不上一小时就要到目地地了。陆璐倦意全无,趴在车窗上向外望去,郁郁葱葱的树木错落的立在山上,不时会看见叫不出名字的野花。陆璐有一种解脱的感觉,她把车窗推开,风呼呼的灌入,头发飘扬起来,她轻轻的闭上眼睛,有一股清心的空气从鼻腔进入体内。最妙的是山上林立的石头,千姿百态,“难怪妈妈说这儿是写生的好地方!”陆璐寻思着,突然眼前一惊,有一巨石上写着红色的四四方方的大字——“法轮大法好!”“不会吧?!”陆璐心里嘀咕,睁大眼再看看,还是这几个字。

如果说大一时陆璐还是个天真的孩子,大三的她就显的老于世故了。她早已没有了当初入校时那种兴奋,取而代之的是累。和老师搞好关系,得到大大小小的官职,为将来找工作做准备,累;调理好和同学的关系,既不伤害到自己,又让人满意,累;明年要实习、要毕业、要找工作,累……。陆璐觉的要平衡好这一切太难了,她感到一种无形的物质压在胸口上,有时候喘气都费力。暑假过去多一半了,她最喜爱做的事情就是让自己睡着,什么都可以不必想,什么都可以不必做。

妈妈早已发现她有些不对劲,一时没有好的办法开解。巧的是姥姥庆大寿,来了许多久不走动的亲戚,因为姥姥家住不下,有几个人就住到了陆璐家,其中有一个挺热情的表姨,陆璐还是第二次见到,据说她出生不久见过一次。表姨说她们那里现在快成旅游区了,每年都有许多城里人来玩,雨水多的时候,有个山崖上会飞下来瀑布,可美啦!陆璐很向往,表姨就说:“璐璐去玩玩吧?”妈妈想换个环境心情会不一样,就顺着说:“小璐,那儿我去过,是写生的好地方,你和你表姨去走走吧,在家也没事干。”

公路更窄了,两边都是山,略平坦的地方都用各色漆喷写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三退保平安!”……这让陆璐想起杨思思。

杨思思常扎着吊辫,属于那种娇小玲珑型的女孩子。只要上公开课就可以见到她,之所以印象深刻,是因为她常常在同学们面前大声的讲法轮功,说什么天安门自焚是骗局,让大家要多角度思维。无法忘记,那天在校领导的陪同下,四五个男子“请”走了杨思思。璐璐那天刚好在窗口,看见他们出了教室,有两个男人立刻扭过杨思思的胳膊,扣上手铐,她刚要喊,一个男子把一团什么东西塞进了她的嘴里,她不走,一个男人从后面猛踢她的腿,她跪倒在地上,两个男人拉着她的胳膊向楼下拖。这时,听到老师猛敲桌子声,接着听到他大喊:“同学们!听课,不要向窗外看!”从此再没有见过杨思思,有同学说她被劳教了,也有的说她死了。从那时起,璐璐认识到法轮功是一个要回避的问题。

公共汽车刚开进村口,表姨就喊“停车”,然后就招呼璐璐下车。表姨指着红砖砌的门垛说:“那就是咱家!”陆璐跟着她进了大门,发现院子很宽敞,中间是砖砌的过道,两边种着蔬菜和果木,大大的梨子压弯了枝,李子树上更是热闹非凡。表姨把陈璐带到西屋,说:“你表弟们都在外地打工,家里就我和你姨夫俩人。你自己住这屋吧!”停了一下,接着又说:“小璐,你靠被垛上歇歇,愿意睡就睡会儿,明个我再带你到山上玩,玩几天,再画画,要不你可安不下来心。坐车可累人啦!我也得睡一觉去。”表姨出去后,陆璐把身体放到硬硬的炕上,才感觉真的累了,可是又睡不着,炕头放着一个纸盒,里面放着一些小册子,陆璐随手拿出一本,《天赐洪福》,翻开竟全是介绍信法轮功后发生的神奇事,陆璐忙放回去,又拿出一本,《天下》,写了许多关于法轮功在海外多国洪传的情况。

次日,早晨。表姨带陈璐去看瀑布。先是要横穿半个村子,许多在街上坐着的乡亲们见表姨就说:“哪来个这么漂亮的姑娘呀?!”表姨笑着说是城里表姐家的,要去看瀑布。“农村可真好,大家都认识,出了门和谁都可以说说话,不象是城市,谁也不认识谁。”陆璐边感叹边四处张望,她再次震惊了,墙上、电线杆上随处可见红色的喷漆大字“法轮大法好!”

出了村子,大约走了二里的山路,爬一座小山就可以听见水声,再走过许多被水磨洗的干净、没有棱角的大石头组成的“路”,远远的就可以看见瀑布,象哈达从黑黑的山上泻下,瀑布底下是一个很深的潭,从山脚慢慢爬可以接近瀑布,水雾落在身上,凉凉的。

璐璐玩累了,和表姨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歇脚,石头的下面清水缓缓流动着,周围长着各种绿色植物,璐璐有种溶于自然的感觉,舒畅极了!她躺下来,石头被太阳晒的很热,穿着略湿的衣服躺在上面很舒服。她和表姨闲扯。

“这地方幸亏没开发,真成旅游区了还不到处是饮料瓶和食品袋呀!”

表姨呵呵直乐。

“这里是山美、水美、石美……”陆璐突然想起了路上看到的字,接着说:“你们这儿还有最特别的。”

“啥?”

“就是那些石头上的字。表姨,你们这儿不抓法轮功?那法轮功不是……”

“以前呀我觉的城里人好,见识多,可这回给你姥祝寿后,我就不这样想了,还是咱农村人好,思想简单,好就说好,坏就说坏。我和你舅舅和姨们说起法轮功的神奇,他们都吓的不让我说,我说我可是亲身见证呀,他们说那也不能随便说,不能说。”

璐璐把身子扭过来,吃惊的说:“表姨你炼法轮功?”

“对呀!说起我为啥炼法轮功,话可就长啦!前年冬天我和你姨夫打架,动手了,因为在气头上,什么也不顾,你姨夫打我没打着,一棒子打在暖瓶上,‘嘭’的一声,开水全撒出来了,我躲不及,右脚被烫了,当时就起了好几个大泡,疼的我妈呀妈呀大叫,你姨夫也吓的扔了棒子,找大夫去了,大夫没啥好办法,就让光着脚晾着。那可真疼呀,我整天大喊,夜里也不停,吵的你姨夫整夜睡不好。村里的法轮功知道了,来看我,让我念法轮大法好,说是只要诚心敬念就能减轻疼痛,我什么都没想就念,也就是念了三四遍吧,就不那么疼了,我又接着念,没多长时间就不疼了,安稳睡了一夜,第二天泡都瘪回去了,除了皮肤有点皱,跟没事人一样!你说神奇不神奇!发生这事后,我就再不信什么法轮功自焚了,你看那电视上,烧成那样子了,还包的严严的,你说这要是拆开纱布,还不得把肉都带下来,那得多疼!”

陆璐隐约想起当年焦点谎谈的镜头里烧伤者都是缠满纱布,一个小女孩还自如的接受采访。

“咱这一带最兴法轮功!法轮大法太神了!不炼功的人,要想平安、得福只要请个大法护身符、诚信就可以实现。咱农村的房子不干净的多,常有犯异病的事发生,只要在那宅子上写上‘法轮大法好’,准没事。”

陆璐没少看鬼片,对于灵异的事情多少有所耳闻,可是这写‘大法好’镇邪灭乱的办法还是第一次听到,似信非信的看看表姨。

“表姨说的可都是真事,我前年炼法轮功后身子一直特好,一片药都不需要吃。你说就是炼炼功,就收到这样的效果,这功法能是一般的吗?不神吗?再有就是原来心里一直不痛快,爱算计,怕吃亏,跟谁也不敢说实话,怕被别人害了,现在我按‘真善忍’做好人,发生啥事就看自己的毛病,对别人照样好,心胸可开阔了!你说说如果人人都炼法轮功社会会啥样?”

这一说,陆璐又想到了学校,不由的叹了一口气,说:“现在的社会太复杂!”

表姨说:“我师父在《洪吟》中说‘天象大变 世人无善念 人心失控魔性显 天灾人祸忧怨 人人相见如敌 事事都难如意 世人怎知何故 修道者可知迷’。”

璐璐还是第一次听到这样的诗词,想了一会问到:“这么说你知道迷底了?”

表姨说:“造成这一切灾祸的根源是中共邪党,是它破坏了传统的信天敬神的文化,是它让人们为了钱什么都干,它干尽了坏事,和平时期杀了我们八千万同胞,现在又撒弥天大谎栽赃陷害法轮功,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牟取暴利。万物都有灵,这中共邪党也有灵,是一个红色的恶龙,是凡入过党团队、对它宣誓的,是凡相信它、认为它好的,它就可以控制他。它现在是坏事做到头了,老天爷都不干了,采用各种方式灭它,那些追随它的人都会随着它一起灭亡。要想得好,除非退出来。”

“退出来?”

“对呀,你退出了党、团、队,神就会管你。”

“我还没入党呢,只是入过团队。”

“那也得退。海外有个大纪元网站,专门收集三退的人名,现在三退都2500万了,你同意的话我请别的法轮功学员帮你上网退了,可以用小名、化名,安全极了,神看的就是人心,不看人名。”

“好吧,我退。干嘛非用化名呢?我就用陆璐退!谁知道我是谁?全国人那么多,重名的不知有多少个?再说你不是说有神保护吗?那我还怕什么?”

这回换来的是表姨赞许的目光。

“表姨,我现在明白为什么家里写大法好可以驱邪了!”

“说说。”

“法轮功是正的,有神管,你写了关于法轮功的话,正神就管你。因为你对神的信、对正义的支持,神就会给你福报,让你得平安;因为你对神的信、对正义的支持,邪的东西看见了就吓的跑,不跑怕是被消灭掉。就象《封神榜》上的妲己害怕悬在梁上的神剑一样。”

表姨听了呵呵直乐:“对!对!就是这么回事。开始时,乡里也管,前天晚上写了标语,第二天一早就被人涂了,后来才没人涂了。”

“为什么?”

“遭报了呗!那个专门负责涂标语的乡干部,在一次开会时死了,前后也就是几分钟,还在那儿好好说话呢,说不行就不行了。以前也没啥病,你说怪不怪,据在场的人说可怕极了,眼睛睁的大大的……许多人也明白这是他迫害法轮功遭报,就不愿接手他的事,雇了一个小痞子到各村涂标语,还专门为他配了摩托车。小痞子以为得了美差,跟着邪党虚张声势,到各家吓唬法轮功学员,威胁要再炼就抓起来,法轮功学员劝他也不听,哪知道干了没到一个月就骑车往大树上撞,一条腿折了,他也不敢干了,左右村都知道这事,给多少钱也没人干这差事了,这样也就没人涂了。”

“这就是善恶有报吧!”

那段日子,陆璐跟着表姨读了一遍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她有一种醍醐灌顶的感觉,她还跟着表姨去村子里的法轮功学员家炼功,炼功时她觉的很累、出了许多汗,可是一结束之后觉的全身轻松极了,也不热了,真是神奇。

快开学了,陆璐不得不回学校上学去了,她告诉表姨绝对不会放弃看《转法轮》,有空还会来。坐在回家的车上,望着路边石头上一条一条的大法标语,竟有种说不出的别样的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