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通化市长流看守所奴工生产肮脏牙签 出口牟取暴利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吉林省通化市长流看守所长期以来一直奴役被关押者包装牙签,为他们牟利。 


长流看守所生产牙签模拟图

长流看守所每个监舍住三十多人,拥挤在二十八平方米的房间里。厕所占有两平方多米,剩下的地方就是人们吃饭,睡觉,工作的地方(人多时四十多人)。睡觉只能一颠一倒侧身睡,拥挤的不能翻身,管教指定牢头(大多是社会痞子,长的五大三粗),由牢头安排睡觉的位置。牢头把长得粗壮的,很能打人的人安排在前排身边的位置,比较宽松,维护着牢头帮着牢头维持秩序,他们成为狱霸,他们可以任意毒打人,敲诈勒索人。牢头,狱霸有人专职伺候,早起打好洗脸水,牙膏挤在牙刷上,吃饭给摆好,睡觉给铺好被褥,衣裤脏都给洗,他们是那里的土皇帝。剩下的人早起排队洗漱时间短,由于人多,大多数洗漱不上,到吃饭时间,经常不洗漱就吃饭。吃饭时排两排对面坐着,饭后地板上有饭渣,用抹布擦净,然后排坐好“反省”,两手放在腿上坐直不许说话。上午一次厕所小茅(小便),下午一次小茅,晚上睡觉后下半夜放大茅(大便),这还是指没有活干的时候。

长流看守所为了谋取牟利包装牙签赚外汇,就在狭窄的二十八平方米的房间里挤着三十多人,吃饭睡觉大小便的地方制作着应最讲究卫生的产品。夏日房间酷热人们光着上身穿着短裤,汗流浃背坐在地板上缠着牙签,房间里充满汗味,脚臭味,出口牙签就在这样条件的工作场所生产出来了。

二零零一年八月下旬,监舍曾出现过食用水与污水混合。由于长时间水管破漏,使两百多人同时不同程度的患上拉肚子,痢疾,发烧症状,大约二十多天才调整好。

看守所给每个牢房下达数量指标,完不成任务不让睡觉,牢头狱霸任意毒打折磨完不成任务的人。人们一天只给两个窝头两碗菜汤(菜汤没有油),天亮就起来干,一直到下半夜才能休息,由于天长日久的奴役劳作,人们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开始劳作时还能完成指标,慢慢的年岁大的身体差的渐渐就完不成任务,牢头狱霸就毒打折磨,强迫劳作不让休息,还完不成任务管教赤膊上阵,把人衣服扒光,用腊木条(木条大手指粗,一尺半长)抽打,天天都折磨,目地是杀鸡儆猴,以防后来者,为了不受毒打折磨,有的放弃休息时间,有的放弃洗漱时间,由于不讲卫生,奴工监舍里有虱子,有的人生疥疱,这就是生产最需要讲卫生的产品牙签的场地的环境和劳作者。

从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团镇压迫害法轮功以来,通化市绑架、非法判刑、非法劳教、刑拘大法弟子被长流看守所这样奴役过,最近大法弟子隋彦章被长流看守所管教,被牢头狱霸折磨的只剩皮包骨。现今这样的奴役劳作在中国大陆各地的看守所都存在着,正在发生着。

看守所生产的牙签销到哪去了?它们随着国家贸易漂洋过海到世界各个国家,有人说外国是文明社会,能进口不讲卫生的产品欺骗本国民众吗?这个问题提的好,别忘了共产邪党是靠骗起家的,它的骗术是超世界水准,外国人再长一百个心眼也会受共产邪党欺骗的。

当外国的订购商来时,共产邪党会找个生产基地叫你看,什么都能达标;当你要检查质量时,共产邪党会把合格产品拿来让你检查,你自然就会订货。当你检查出质量问题时,共产邪党会腐败你,它的腐败能力更是堪称一绝。

长流看守所在二零零一上半年,管教为了多分奖金,唆使狱霸丁岩(通化市石湖人)毒打嫌疑人并致死,被害者在通化市卫校解剖过,死者姓名不详。

长流看守所看管人员名单:
副所长:卢殿喜 狱医:姜忠杰 
监控主任:许全峰
管教:姜宏(曾殴打大法弟子赵淑梅)、李欣春、郭管教、邵管教、于管教、王跃武、宫管教、杜×生、李向新、王军、蔡仪萍、郑大队、同大队、徐德明(已调到政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