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三个亲人的不同结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三日】我们全家四口人及大侄子都修大法,都是九七、九八年得法的,经常给家人讲真相,其中有信的,也有不信的。下面我就把发生在零六年七月份至零七年七月份的三件事写下来与同修交流。

我的老父亲曾是一位小学校长,由于受邪党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加之无神论的毒害,抱着所学的文化知识,怎么也听不進大法真相,劝他退党也不退。零六年七月二十日得病,全身瘫痪、不会说话,住進了市医院,大侄子用MP3放师尊讲法给他听,他比划着让拔下来,几次都这样。住院两三天后,在外打工的我赶到医院护理。当天晚上,我看见(开着天目)两个鬼差拿着锁链子就套在了父亲的脖子上,我一时情急动了一念,“你们不能带走,我还有事没有做完呢。”两个鬼差说:“走,咱们找上边去。”就走了。第二天妻子从百里外也赶来了,我就把看到的说了一遍,她说:“我现在也不知这事你做的对不对,好象是错了。”忙又问:“爹退党了没有?不能让他带着兽印走啊。”我说爹还没退,妻子忙说:你快在纸上写上“把党退了,对你有好处”,于是我写上让父亲看,然后指着“退了”二字,父亲点了一下头,我用真名在网上给父亲发表了退党声明。到了晚上鬼差又来了,我没有理它们,在病房里转了一圈又走了。早晨哥哥来护理,我就回家了。

父亲在医院治疗一个多月也不见好转,就出院了。回到家父亲就在纸上给妹妹写上“别相信你四哥(我)和爱民(侄儿)的话”,一句话又把自己摆在了原来的位置上。二个月后去世,临终时双目圆睁着,张着嘴。办丧事也不顺利。

在父亲住院的当天,最小的弟弟也住進了市中心医院,过程是弟弟参加完同学孩子上大学的宴席后骑着摩托车赶去护理父亲,因为是傍晚又是酒后驾车,撞上了同方向骑着倒骑驴的老头,把老人撞進了路边的沟里,弟弟从摩托车上摔下趴在了血泊里,两只脚上的鞋都撞没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有位好心的过路人打了“110”电话,“110”赶到后,以为人死了,也没往医院送,从弟弟的兜里找到电话,于是拨通了家里电话,当家人赶到时,“110”的人告诉弟媳人够呛了,随即查看现场。弟媳的娘家侄儿不死心,走到他姨夫身边,用手试鼻息,发现人还有气,赶紧打“120”救护车,送到了县医院抢救,医生说他们医院治不了,又连夜用“120”救护车送到了市中心医院和父亲住進了同一家医院。第二天侄儿急忙用MP3放师父讲法给他叔叔听,并趴在耳边喊“法轮大法好”,弟弟昏迷了三天三夜,但是听法时耳机线松动了,他自己把耳机往耳朵里放,有时换另一只耳朵听,弟媳不解的说:他都这样了,什么都不知道,他还往耳朵里放耳机,侄儿说:“我老叔有救了”。(出事前弟弟一家三口人全都三退了)

我们夫妻二人去看弟弟,一進病房,看见侄儿给弟弟听法,心里顿时有了底,我们告诉弟媳,你也配合心里诚念“法轮大法好”。弟媳也配合着,药水滴一滴,她心里就念一句“法轮大法好”,一直不停的念。过了两天,弟弟半昏半醒时,身边的人都不认识,连自己的女儿都不认识,弟媳告诉他,四哥来看你了,弟弟连忙问:“四哥我咋整啊。”我说你求李老师救你吧,念“法轮大法好”。弟弟照着做了,三天三夜后,弟弟醒过来了,讲述说:“他被铁链子捆绑了好几道,我们家里人谁都解不开,有一个男人给他解开了,这个男人他不认识,又说自己去了‘乾清宫’。”

命是保住了,但是弟弟却失忆了,以前的记忆没有了。因弟弟出事时是脸朝地摔下来的,所以面部伤很重,四肢完好,整个脸肿的吓人,牙掉了好几颗,我一边给弟弟清口腔里的脓(弟媳都不敢清洗),一边说“没事的,牙慢慢会长起来的不用拔”。第二天家人把弟弟抬到口腔科,大夫说弟弟现在躺着做不了CT,口腔里又有炎症暂时拔不了牙只能打消炎针。又住了几天院,因为别的地方都没什么了,记忆得一点点的恢复,炎症得一点点的消,只需打消炎针了。回家恢复了一段时间,倒了的牙真的自己又长起来了,吃东西一点事没有,记忆也恢复了,现在已上班一学期了(弟弟是小学教师)。

弟弟从鬼门关转了一圈,是师尊把他救回来了,也是他全家明真相,三退后得了福报。

再说我八十二岁的老母亲,相信大法真相,也戴上了护身符并经常念“法轮大法好”。身体很好,以前得的“脑出血”再也没犯过,父亲住院时,母亲在家都端坐单盘腿,手结印念法轮大法好,每天晚上都念几遍。儿女们问她管不管用,她说咋不管用,以前你爹住院我随后就住院,你看我现在一点事没有,等你爹出院,我马上让他把党退了,儿女们说那你就念吧。父亲出院回家,母亲让父亲也天天念‘法轮大法好’,病好了就不用儿女们伺候了。父亲摇头还是不相信,母亲生气的说,我也不管你了。父亲去世,母亲一直很好,就是好哭,也忘记念‘法轮大法好’了,有时一见到我就说又忘念了,母亲得了“心梗” ,于零七年七月十八日离世。在离世前四、五天晚上护理时,我看见二鬼差来了,没拿锁链子空着手在病房里转一圈走了,七月十八日四点多正打着氧气突然不出氧气了,怎么拧也没有,咽气穿衣服时躺着已穿不上了,于是大姐把母亲扶坐起来,看母亲双手自然扣在了小腹上,脑袋挺直,象等着穿衣服,等我和妻子赶到火葬停尸间时,已经是上午九点了(穿衣服的事是听大姐说的)。当我進停尸间棺材旁边一半时,脑袋里听到:“你咋才来呢,我到哪去呀?”因为有了父亲去世时的教训,我没吱声,转身走出来和妻子说了这个事,我不知道是真听到了母亲说话声,还是魔骗我的。妻子说:“不管真假再听到问,你就告诉她一路念法轮大法好。”我二次走進停尸间,母亲又问:“我上哪儿去呀?”我用意念说:“你一路念法轮大法好,该去哪去哪吧!”这时我看到她下半身的影子在我眼前一闪,象小孩般高兴的蹦蹦跳跳的走了,以后再也没看到。

母亲火化后骨灰白刷刷的,只有两块骨头发黑,引来旁边一户人家围观说:“我们家人的骨头发黑,你们家人的骨灰怎么这么白呢?”有的人说炉子不一样,你母亲用的是新炉,我家人用的是旧炉子。其实我心里明白,母亲因常念法轮大法好并戴大法护身符,她和不明真相的人就是不一样,师尊管她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