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喜鹊被消灭想到了救人的紧迫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四日】为了更多的救度有缘人,去年秋天我回到了故乡。

过去,这里曾是山清水秀的好地方,人也比较朴实善良。可这些年来,家乡已大变样。从自然状况看,山因为过度采石,已大大失去原来模样;河水断流,由于挖沙卖钱,河床坑坑洼洼堆积着乱石、垃圾、杂草;因过多施用化肥等,原来肥沃的土地已出现盐碱化;空气中不时飘来刺鼻的农药味,已失去原野的清香……,处处使人感到荒凉。

从社会道德讲,“仁、义、礼、智、信、忠、孝、廉、耻、和为贵”等传统的道德被破坏后,物欲横流,一切向钱看,人与人之间变成了赤裸裸的金钱关系,明争暗斗,尔虞我诈。

孝敬老人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现在许多人却把父母当成累赘,虐待老人反而成了“正常”现象。

经过了几十年邪恶社会主义大集体,靠节衣缩食、过穷日子走过来的人们,觉的今天能吃饱、穿暖就不错了。恶党一次次整人的运动使许多人吓破了胆,养成了当“随风草”的习惯,随波逐流;在无所不在的党文化的浸泡中,听广播、看电视,深受谎言毒害而不自知。

尤其令我吃惊的是这么一件事。今年农历四月的一天,我从村里的广播听到,说才来了一批灭喜鹊的毒饵,如何好,叫大家赶快去买。听到此事,我很惊讶。“喜鹊叫喳喳,喜事到我家”,这是千百年来流传的这么一句话。喜鹊报喜,且主要以害虫为食,飞来飞去“喳喳叫”,给人们的生活增添了不少欢乐,被视为吉祥、人们的好朋友。现在的人怎么了?!竟然把喜鹊也当成了敌人,要用毒饵毒杀它。

我一问才知道,我们这里是有名的西瓜产区,一到春天满坡都是连片的西瓜。现在农民种地,一般以化肥为主,播种前先打灭草剂,然后覆盖地膜、种子拌上农药,出苗后每过十天半月就打一遍药。据说现在每户农药的平均施用量,不少于五、六十年代的一个村的用量!许多农户都备有两个喷雾器(打农药用具),成箱成箱的买药。可人们奇怪,用了这么多药,作物的病虫害不但没少,反而一年比一年多!(其实是因为人类社会的业力越来越大,灾害必然多)同时,农药却使坡里的一些小生物灭绝或濒临灭绝。这样一来,断了喜鹊等一些鸟类的食物来源。为了生存,它们寻找新的食物——西瓜等,它们吃瓜还有个特点,这个瓜啄几口,那个瓜啄几口,一个瓜被啄上一两口,这个瓜就完了。为此,人们伤透了脑筋,用了多种办法:在瓜地里扎上草人弄上飘带,或放鞭炮什么的,一开始还行,不久就失去了作用。开始所用的办法只是把它们赶走,而现在使用毒饵就是要其性命!

在末法时期,道德败坏了人类,为了眼前一点利益,破坏了神给人创造的良好生态环境,造成了大气污染、土地污染、水污染等,使资源破坏、气候失调、环境恶化,许许多多生物灭绝,喜鹊都成了害鸟,人要灭绝它。人人为近敌,害人不眨眼,……人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救人何等迫切啊?!

师父以洪大的慈悲历尽千辛万苦拯救大穹,普度众生,挽救人类。在《美国首都讲法》中师父告诉我们:“别看现在人类的现实状况怎么样,也别看邪恶怎么猖獗,来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等着你们救的!”

前几年,流离失所的我对正法结束的时间比较执著。前段时间,有时因为自己发了多少真相资料,劝退了多少人,或做了些什么事而沾沾自喜,有可以松一口气的想法。现在面对师父的教导,看看已走到了尽头的人类,看看处于灭顶之灾边缘、待救的众生,我觉的脸发红,心发烧!

同修们,山河在呻吟,万物在悲鸣,世人在急盼。从不同空间、不同层次下来想要得法但现在又迷在常人中的生命,其每个背后都有着无量无计的众生,只有这个生命得救,才能保住他们所代表的众生。既然我们能在这个极特殊的历史时期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肩负着救度众生的重大使命,那么就不要辜负这个神圣的称号,让我们共同发出强大的正念,“彻底解体、清除一切破坏大法的邪恶生命与因素,立即终止这场迫害”,并切切实实落实在自己行动上,为了世人,为了众生,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式,抓紧救度!

以上所悟,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慈悲指正。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