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直截了当劝三退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在明慧周刊上见到一位同修的文章,谈到劝三退要直截了当,可以在打过招呼后直接就问:你听说过“三退保命”吗?我按照这种办法做,也体会到非常有效。

有一次,我坐上一辆出租车后,对司机说:“今天天气有点闷。”他说:“是啊!今年天气不正常”。我说:“是不正常。你听说过‘三退保命’吗?”“听说过。” “从哪儿听说的?” “人民币上。” 知道他接到过同修发的真相人民币,我真高兴。我问:“你贵姓?”“姓李。”“是团员吗?”“早先是。”“给你化个名,叫李有缘,退了吧?”“行!”五分钟不到的路程,我下车了,下车时,他一再道谢,叮嘱我走好。

在电梯里遇到过去的一个同事,他是中共党员,是比较循规蹈矩的,家里比较老式,对老婆不平等。劝三退我一直想把他放在最后,怕他上去汇报。最近我读老师一九九九年后的新经文,体会最深的是抓紧时间救人,现在的人,不是单纯的一个人,他还有他连带的一个体系。我觉的不能以自己的想法看待众生,应该抓紧。所以我主动问他:“你老伴还好吧?”“挺好,我不管她的事,她看她的书(他老伴就念过几天私塾,但在九九年七二零前炼过几天功)。”“你老伴是有福气的人。”“她看不懂的字我告诉她。”“那真好!你知道‘三退保命’吗?”他点点头。“给你化个名叫安平,退了吧?”“这么大年纪了,还扯这个事?”“退了吧,给自己留一个后路。”他对我点点头。这时也到站了。

有一次在火车上,四个座,就我一人。一会儿对面来了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我不想和她早搭讪,我正在看老师的书。半个小时后,到了一个大站,她移到对面那个六人座的靠窗口的位置去了。我有点后悔了,她是个有缘人,才坐到我这儿,我却没有及时和她讲真相,怕是失去机会了。说也怪,没过两分钟,她又回来了,嘴里念叨着:还是这儿凉快。实际上我这面是阳面,太阳都照到桌上了。我马上意识到是老师在帮我。“你到哪站下?”我问她。随后没两句话就问她知不知道“三退保命”,接着给她看了“中国共产党亡”的门票图片。过去她入过团,很快就同意退了,分手时非常客气。

还有一次旅途中与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坐在一起,聊起来,她说她与丈夫两地分居,女儿考学考到了丈夫工作所在的学校,她才得以迁过来一家三口生活在一起。我夸了她的女儿,她很为女儿自豪。我马上就问她:你知道“三退保命”吗?接着我谈到现在××党的腐败等,问她:“你入过团吧?”“入过。”“贵姓?”“何”。“化个名何友好,退了吧? ”“好!” 一路上,她说她丈夫也经常骂江××如何坏。我送她一份真相资料,她很珍惜的收起来了。临分手,一再说我们相遇有缘份。

我体会劝三退直截了当就是要抓紧时间,开门见山,三句话就要讲到三退。世人通过种种途径对邪党都有一定的认识,只要他们知道邪党恶,退党保命就行。

当思想上不抓紧时就会做不好。有一次乘大巴车,旁边坐着一个朝鲜族妇女,她讲她去过韩国、西班牙、俄罗斯等国家。当车行驶到高速公路上时,司机大声嚷嚷:“把身份证都拿出来,检查!没身份证,不让上!”我俩都没带,她就讲,中国(政府)现在最坏,哪个国家都比中国好。我觉的给她讲真相,会比较容易。但这时不知怎么的我忽然困的睁不开眼睛,心想时间还多,睡一会儿,再给她讲。谁知待我迷糊一会儿后,一直没有搭话的机会,直到快到站时才说上话,这时大家都着急拿行李,人声嘈杂,她已不能静心听我讲了,就这样直到分手。“三退”的话也没来得及谈。我平时并不爱困,这次就是邪恶利用了我的大意、懈怠,钻了空子。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