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蛟河恶党人员对赵凤智一家三教师的迫害 【明慧网】

吉林蛟河恶党人员对赵凤智一家三教师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六日】在法轮功被迫害的八年里,吉林省蛟河大法弟子赵凤智一家因坚信“真善忍”、依法上访、讲明法轮功真相,却遭到中共残酷迫害,一人在迫害中去世,其他二人共计被非法劳教四次,被洗脑班迫害多次,遭勒索、非法罚款、扣工资、剥夺工作权利,经济损失共达十万多元。

一家三口进京上访讲真相

赵凤智、崔玉臣夫妇及儿子崔松,一家三口均为教师。自法轮大法传入蛟河后,这一家人相继走入大法修炼中。通过炼功后,赵凤智及老伴崔玉臣身体有了显著的改善,困扰多年的周期性麻痹、心脏间歇性偷停、萎缩性胃炎等症状均得到康复。他们在大法高标准心性要求下,努力以真、善、忍为指导,在生活中处处严格要求自己,善待生活中的一切,身心受益。

自邪党迫害大法后,崔玉臣一家人坚持向亲朋好友讲法轮功真相,让他们远离邪党谎言,免受毒害。2000年2月17日,本着法律赋予的权力,赵凤智及儿子崔松进京上访讲明法轮功真相,被非法拘留、遣返,兜里的1600元钱被北京警察搜走,还不给收据。回蛟河后,又遭到片警李国梁殴打、审问,后被关入洗脑班一个月,每人被勒索三千元。蛟河市进修学校校长孙继海、书记潘守侠将崔松的工作按落聘处理。

2000年9月4日晚,恶警李国梁和居委会主任破门闯入赵凤智的家,以搜到大法书籍为由,将一家三口绑架到长安街派出所。恶警戴振华酒后殴打赵凤智,所长高某殴打崔玉臣,崔松被刑讯逼供。派出所恶警企图给三人同时非法拘留十五天,这时赵凤智正念拒绝,要求给公安局长王景全写信,最后恶警改为只拘留赵凤智15天。

2000年10月4日,长安街街道书记李晓飞以预防上访为由,在林业招待所非法办洗脑班,绑架了赵凤智一家三口和其他大法学员共二十多人,当时崔松正筹备婚礼,被强行勒索2000元作为所谓“担保金”。

赵凤智被非法劳教

2000年11月24日,赵凤智再次为大法进京上访,在天津汽车站被截,警察让其辱骂大法师父,赵凤智严词拒绝,被关押进天津看守所,27日被遣返,被蛟河实验小学校长丁昌祥、书记李桂芹和民主街警察以各种名义勒索去1100元。28日,赵凤智被恶警非法劳教二年。

赵凤智在被长春黑嘴子女子劳教所非法关押期间,由于被剥夺了炼功权利,并受到极大的精神摧残,每天还要干17个小时的劳役,导致心脏病发作,于2001年12月11日保外就医回家。在劳教的二年中,不法人员只给赵凤智80%的退休金,其间的长工资和福利待遇等全被邪党扣除。

崔松被剥夺工作权利

在赵凤智被非法劳教期间,2001年5月份,崔松去长春探视母亲的途中,因在火车上看法轮功书籍,被乘警非法拘留15天。在同年7月份第二次聘任时,遭学校以上述原因为由再次落聘,仅发生活费120元。

2002年2月19日,蛟河市进修学校以崔松曾被非法拘留为由把崔松第三次将他落聘。此时他已成家生子,妻子又下岗,为养家糊口,不得已回家自谋生路,却被潘守侠校长以“不服从学校管理”为由报告市610。2002年4月25日,610派恶警李国梁、孙建国非法搜查崔松家,以搜到的法轮功书籍和电脑定罪。在搜查结束时恶警孙建国把随身听占为己有,声称没收,但出示的收据却没有。

610和派出所将崔松非法劳教一年。在非法劳教期间,崔松遭受九台饮马河劳教所强制奴役、长期坐板、蹲小号、戴手铐、体罚等刑罚,劳教期满后又非法加期5个月,这17个月间老人六次去九台劳教所探视,只让见了一次,其余均不准亲人探视,以迫害其家属,并散布法轮功学员不顾家等谣传毒害世人。

母子再遭非法劳教

2004年1月19日(腊月二十八),在人们合家团聚准备过年时,长安街派出所恶警李国梁带7个警察,骗开了赵凤智的家门,非法搜查,并把赵凤智绑架在看守所。其老伴崔玉臣经多次到政府部门投诉未果,找到610主任张玉河家理论,却遭40多岁的张玉河辱骂、殴打达20多分钟,事后张却散布他被崔玉臣打的谣言。

在根本无法律保障与上告无门的情况下,崔松及其妻子把恶警李国梁非法抓捕其母、610主任张玉河殴打其父的事情真相公布于世,寻求舆论的支持,却被跟踪的警察诱捕,并把崔松殴打之后非法劳教二年。父母遭迫害,子女为父母申冤却被劳教,是中共践踏宪法掩盖其罪行的又一铁证。

在崔松两次被非法劳教期间,九台劳教所以父母也信仰法轮功为由,无理剥夺其父母对儿子的探视权。

崔玉臣在迫害中悲愤去世

崔玉臣被恶警殴打之后,身心受到严重伤害,又担心劳教中的儿子,八年来精神压力巨大,积郁成疾,于2004年7月出现脑血栓症状。通过一个月学法基本痊愈。此后的一年半时间里,崔玉臣因为在迫害的氛围中缺乏正常的学法炼功环境,还时常受到恶警等不法之徒的骚扰迫害,同时惦念遭受迫害中的儿子,并担心自己和老伴儿随时可能被非法抓捕在这巨大的压力和精神折磨下,身体每况愈下,于2005年12月脑血栓再度复发,于12月29日悲愤去世。

家人希望九台饮马河劳教所让儿子见父亲遗体最后一面,但劳教所百般刁难,最后也未成功。作为儿子因受非法迫害没能给老人送终,这是中共恶党迫害人权、践踏信仰自由、无视生命尊严所造成的又一人间悲剧。

这仅是冰山一角

在法轮功被迫害的八年的时间里,赵凤智一家人,一人在迫害中去世,二人共计被非法劳教四次,被洗脑班迫害多次,并遭勒索高额宿费和伙食费,每次拘留和劳教610都要从本人工资中扣出1000元,这些罚款共计二万三千元,结合崔松被劳教期间和解教后相关单位拒绝为其恢复工作,一家经济损失共达10万多元之巨。甚至在赵凤智在上访后身份证被扣于民主街派出所,其身份证竟被恶警用来办理个人手机业务而欠费2000多元。

崔松06年解教回家后,当回市进修学校依法提出上班申请时,却遭到校长张东禄的无理拒绝,后在崔松不断要求下,不得已交到市教育局解决,教育局长孙平声称这是按610文件办事。

赵凤智一家人的被迫害经历只是众多修炼人被迫害的冰山一角,更多鲜为人知的迫害事实和被肆意歪曲的真相被曝光后,都将揭露出中共暴政,利用独裁强权迫害民众正当信仰,剥夺合法人权,践踏宪法法律所用伎俩的邪恶与狠毒。

望所有善良人明真相知迫害后,能共同谴责、抑制中共的暴行,远离邪恶,退出中共,给自己和亲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