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年轻大法弟子的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七日】我小时候是一个特别善良的孩子,并能看到另外空间,经常看见五颜六色的光,小时候别人经常欺侮我,可我一点也不觉的生气,每次别人骂我或者是打我的时候,我只是从容的对着他们笑。有一次,我在马路上玩,一辆自行车从我的肚子上轧了过去,我当时没有觉的疼,只是觉的不好意思,因为很多人都在看着。我很相信善恶有报,因为只要我一干点坏事,就马上以同样的方式报应回来……这一切的一切,都使我感到了我这个生命的不同寻常,也奠定了以后我得法的路。

一、得法,冥冥中自有安排

听我母亲说,曾经在九四年的时候,就有人给过她《中国法轮功》(修订本),当时我只看到了别人拿来的一本杂志,上面印有师父穿着黄色袈裟的照片,当我看到照片的时候,仿佛被尘封了久远的记忆被打开了,内心顿时萌生了修炼的念头,那年我只有九岁。可是由于修炼机缘的不成熟,当时我并没有得法,可是在我的心里早已经暗暗下定决心,要寻找师父,修炼大法,就连我自己都惊讶于还是一个孩童的时候,内心渴求修炼的那份赤诚。

后来的几年里,我不分昼夜的想着要修炼的事,九八年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去理发,到了理发店后,看见一群面色和善的阿姨在听录音,我好奇的问她们在听什么,她们说在听讲法。我便自言自语道:这些年,我也在寻找我的师父。她们问我要找的师父叫什么,我说出了师父的名字后,她们先是一惊,后来给我理发的阿姨把床上的《转法轮》拿给了我,当我看到师父照片的时候,我内心那种喜悦简直是用语言无法表达的,我说这就是我要找的师父,时间仿佛被定格在了那一刹那,后来,我明白了,是师父在指引着我得法。

二、历劫

当我稳步的修炼了一年多以后,中国大陆开始对大法進行血腥镇压,九九年七月,我抱着向中国高层领导反映情况的态度去北京上访。当时我只有一念,一定要让他们明白大法的真相。早在“四二五”天津学员反映情况的时就听说有人被警察打的很严重,可我当时一点害怕的念头都没有,心想:如果我的一条命能唤醒中国人对大法的误会,那也是值得的。辗转到了北京后,看见有许多同修在北京动物园炼功,于是,我们也一起跟着炼了起来,可没过多长时间,一个警察就把我们都带走了,扣留在了一个地方,那里也关押着许多外地来北京上访的同修。

后来我先是被非法押到了北京的一个体育场,在那里被送回了当地的派出所。到了派出所后我清楚的记得警察问了我几个问题。一,你是跟共产党走还是跟法轮功走?我毫不迟疑的回答说:法轮功。警察惊了说:你小小年纪,竟敢反党反社会主义,那你说说法轮功好在哪里?我说大法教人向善,以真善忍为指导做一个好人,一个更好的人,这哪里有错?于是我乘机问他们:你们说说共产党好在哪里?他们几个迟疑的半天说:共产党是以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为指导。我又说:马克思列宁主义,毛泽东思想是什么?其中有一个警察拍了一下桌子,说:不许再问……。

后来由于我不肯写保证,我被送到了我所在的中学,当时正是初一的暑假,学校的校长,主任,班主任,轮番做我的“思想工作”也没有得逞。后来他们看来软的不行,便开始威胁我,说如果不写保证书就开除我,还说以后没有学历就是废人一个,然后又找来我们学校已经转化了的两个同学给我洗脑,后来我的家长也被找来了,说如果不写保证就不许回家,不让上课……。父亲由于受不了学校给的压力,对我严厉训斥,逼着我按了手印。当天晚上看见法轮从我家转了几圈就飞走了,这件事情对于我来说是极度的痛悔,后来我发了声明。我知道师父给了我从新修炼的机会。

三、讲真相,劝三退,走正师父安排的路

终于结束了初中生涯。在高中,我开始全面对同学们讲清真相,同学们开始对我很不理解,还对我冷嘲热讽,由于我时时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并经常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后的邪恶因素。而且真诚的帮助她们,后来她们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变化。会考的时候,很多人准备用手机作弊,一个同学对我说:我给你借个手机你用不用?还没有等我回答,和我要好的同学说:她肯定不用,她有真实信仰,不能作弊。

当我看到大法的美好深深的植根于她们心中的时候,我的内心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并对她们选择了美好的未来而感到高兴。还有一次,我和另一位同学讲自焚伪案的时候,她说:这件事情,小新已经和我说了,我已经知道了。我一听原来是前几天我和一位同学讲真相,她把真相的内容也告诉了别人。我当时很欣慰。

在高中的时候,我用课余时间和中午的时间去发真相资料,有一位明白真相的老师和我开玩笑说;你可要小心点,要注意安全,不要让我到看守所去看你,那可不是好人呆的地方……。

后来,大纪元发表的《九评》我先是用真名退了团后就开始劝别人三退以及散发《九评》和真相资料,那时,我已经上大学了。

有时候白天去发真相资料,等晚上到家后经常发现自己的脚被磨破了,可是我却真的很坦然。有一次,我去老年公寓看我的奶奶,给一个陪床的阿姨讲了三退的事情和真相,她听的津津有味,最后我说我帮你三退吧,她非常高兴的答应了,我走的时候还把我送了出来,连声向我说谢谢。我知道这是她明白的一面明白了真相后激动的表现。还有一次,我和我的大学同学讲退党,我先是讲了我修炼后的亲身经历,又给她讲了真相,她看我如此的坦诚就对我说,其实在九九年七月以前她和她母亲也炼过几天,可没过多长时间迫害就开始了,所以就放弃了,我给她三退后,她向我要了一本《转法轮》,表示要从新回到大法修炼的路上来,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我只能说在师父的慈悲指引下。我救了很多有缘人。

四、正确面对指责

由于我年龄的关系,有些个别同修对我有些偏见,认为我起的作用不大。有一次,一个同修说:你没有实修过程,我当时虽然保持了沉默,心里却有些忿忿不平。心想,我劝三退,讲真相,或发资料还都告诉你是怎么着,你有什么资格说我。但我当时想起了师父说过的话,要无条件的向内找,我发现有隐藏很深的心,那就是求名和斗。如果我完全没有证实自我的因素,当别人说我的时候我就不会生气。还有就是年轻“气盛”,当时虽然没有反唇相讥,可我意识到体内还有共产邪灵的“斗”的毒素。找到后,这种物质马上就解体了。

写这篇文章的目地是鼓舞所有的年轻同修,不要因为自己的年龄小就放松对自己的要求,我们有着我们年轻人应该完成的历史使命,一定要走正我们要走的路。现在,正法已经接近尾声,我想借明慧告诉大家,一定要珍惜时间,做好我们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不辜负师父已经众生对我们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