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劝三退,正念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八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从得法那天起,奇迹就在我身上显现,吐出象带着麻纤维状的血块,身上的对称性神经性皮炎出了一茬又一茬、一茬比一茬轻,我坚信师父坚定大法,什么过关、消业,你来吧!我承受,所以折磨我多年的心脏病、风湿、气管炎、胃病、对称性神经性皮炎消失了,心性也在大法的熔炼中得到提高。

九九年“七·二零”时,中共邪党铺天盖地的诬陷大法,我感到天都要塌了,空气中都充满了邪恶,当时悟性很差,在家人和单位的“保护”下没能走出来,心情非常沉重。九九年冬的一天,我在公交车站坐车,有个乘客听信了中共的谎言,在重复着电视里的鬼话,我心里正憋着难受,脱口就说:电视上说的都是假的,法轮功是祛病健身的正法等。那时不知什么叫护法,就是个气呀,心里想这人怎么就不明白哪?在那样的大气候下说和政府相悖的话,车上的人都低下了头,沉默不语。说完我顿感师父为我灌顶,暖流从头顶通遍全身。很久没有这样了,当时不知道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只是说出来心里亮堂点了。

随着正法的深入,我从发资料、挂条幅开始,到面对面的讲真相,熟悉的、陌生的,只要能搭上话我就讲大法真相、迫害的邪恶。一天公交车发车前一个卖报的人举着报喊着诬陷大法的谎言。我腾的火了说:闭嘴,不许给法轮功造谣!车上有四、五个乘客同时说:你们还给法轮功造谣?卖报人边后退边夹着报纸冲下车跑掉了。真是可悲呀!无知造业的世人可知罪业之大?

师父《向世间转轮》发表后,我开始传《九评》、劝三退,先从亲朋好友开始做,在以前讲真相的基础上,我回到老家,走亲访友,坐在亲属家的炕头上、围坐在同学聚会的酒桌上,告诉人们共产党在世间为害八十多年,害死国人八千万,比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还多;共产党不信神、不敬天、祸国殃民,天灭中共在即,退党退团退队抹兽迹保平安。大家是一家家退,退的还挺顺利,到现在我是生人、熟人只要见面都是有缘人。也不知退了多少,只要有机会就不停的劝三退,下面说一下在劝三退过程中的体会。

一、同修配合 相互补充

三十年前,我住集体宿舍时的几个好朋友,有一名是大法弟子,到同寝室的几个好朋友家去劝三退,去了几次都没退,就对我说:他们都不退,你去一趟吧。第二天我买点东西去了,因分开三十多年了,他们很热情的给我做饭,饭前我对朋友的丈夫讲了共产邪党怎样腐败和末法时期人类道德的败坏,天怒人怨。还没等我说完,她丈夫就说:你有事就直说吧!我就把退党团队保平安的事一说,他们都笑了:原来是这么回事啊,说退、全退!

由此我感到共产邪灵附体的严重性,不是同修说不明白,是她每次讲都清除很多邪恶因素,就剩最后一点,我一讲就清除了。所以同修劝三退不要觉的有些人说了也没用,障碍自己,不能尽全力救度,你所做的一切在另外空间都是一场正邪大战,即使当时没有结果基础也打下了,如果他有缘还会遇到其他同修,还有被救度的机会。

二、要讲究方式方法,让人能够认同

给单位一退休职工讲三退时,她说她大儿子可孝顺了,三十多岁让车给撞死了,这不是好人不得好报吗?我给她讲了功德桥的故事,石匠建桥功德无量,遭雷劈后转生皇子的故事,告诉她凡事都有因缘,人看不明白,不要过度悲伤。她很欣慰把死去的儿子和他的兽迹都抹掉了。

三、对待世人象亲人一样

一次等末班车遇一女孩儿,我主动打招呼,问冷不冷?在哪儿念书?老家在哪儿?寒暄几句,接下来话题一转问:你们学校考试有没有攻击法轮功的题?她说有过。我给她讲了大法真相和共产党的邪恶本性,给她抹去了兽迹,她很感激。

在大法遭到迫害的前两年里,我单位有三名女职工看不上我,在日常工作中对我指责、白眼、谩骂,电视上一造谣她们就更凶,伤害了我一年,我不计不报,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救她们,现在三人中除一人找不到已退了二人。师父说:“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我心无杂念,珍惜一切有缘人,他们大部份都是高层次上来的生命,是可贵的中国人。

四、众生渴望救度

一天接一个电话,是二十多年前丈夫单位的同事,他说他儿子结婚,请我们去喝喜酒。丈夫说:你去,连带说法轮功的事。他平时最怕我讲法轮功真相和三退,我看了一眼他的表情,很平和。当时不管是他讲还是师父借他嘴讲,我是去定了。在吃饭时,邻桌一男子和我打招呼,我不认识他就友好的应和着,等吃完饭就主动和他搭话,他说你不是谁谁的爱人吗,我是关二。我说对不起,三十来年了没认出来,请原谅,紧接着就给他讲了真相,顺利三退;等车时他身边有一人说认识我,关二说是他们大队长,我一讲三退,他也退了,上车时还回头道谢呢!这一机缘我退了十多人。

五、救人刻不容缓

我大姐家孩子多,最后一个是男孩儿,今年三十出头,我们给她家谁三退,我姐夫都不阻拦,就是不让给他儿子退,警告我们离他儿子远点,儿子有发展,刚提拔而且还能升官,当时我想外甥已经知道大法好,等下次回老家再找机会说吧!

今年年初老家来长途电话说:外甥有病住院了。当时我没在意,想她家从小就惯这儿子,大惊小怪的。没想到晚上十点来电话说要死了,这下可急坏我们了,全家赶火车回老家,途中来电话说死了。因为外甥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感情太深了,回来后我好几天心痛到后半夜,我后悔为什么没给他及时抹去兽迹。后来才知道,他的工作岗位涉及到迫害大法,这是变相犯罪啊。通过这件事我看到了我虽修了十多年,亲情还很重,劝三退还有人心障碍,必须突破,时间不等人啊!

我上班时每天从营业大厅走个来回,就能遇到我要给三退的人,现在我把原来的熟人名单滤一遍,有好几个都是分开了十几年、几十年的怎么找呢?可是就在几天之内都遇到了,都三退了;特别是一个朋友退休回外省几年了,在公交车上碰到了,我俩非常高兴,都说不知今生还能见面。

写到这儿我再一次的感受到: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控之中,一切成就来自大法,没有大法就没有一切。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