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彭州市濛阳镇郑贵华等恶徒的犯罪事实(图)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彭州市位于天府之国四川省成都平原上,濛阳镇(注:明慧网上的消息以前多处写成“濛阳镇”)隶属彭州市。地方志载,濛阳镇古代编制为濛阳县。相传明朝洪武年间,一个太守到濛阳县巡查,当时在街上碰到祖孙俩,婆婆逗孙儿玩,孙儿不知从哪里学来的一些话,边打婆婆边骂“打死你打死你”,太守一看,这还了得,真乃大逆不道也,当即命当差将孙儿拿下,婆婆求情也没用。后上报朝廷,皇帝大怒,下旨将彭州降为彭县,濛阳县降为濛阳镇。由此可见,古人是多么重视人的道德规范啊。


一岁多的杨新宇也遭迫害,被关在濛阳镇政府黑牢达三个多月。

九十年代,彭县升格为彭州市。这时法轮大法洪传,彭州市已有近万人修炼法轮功,他们遵循“真、善、忍”大法修炼,人心归正,身体健康,对社会道德的回升起到很大的促进作用。

二零零四年,濛阳镇辖区范围扩大,原隶属彭州市的三邑、竹瓦二镇并入濛阳镇。然而在这里,好人正遭受惨无人道的迫害,人们的道德良知正面临考验!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江泽民出于对“真、善、忍”的恐惧,公然发动了对法轮功的迫害。濛阳镇的邪党书记郑贵华紧随江氏流氓集团,对法轮功学员执行邪恶的“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灭绝政策,私设黑牢、滥用酷刑,敲诈勒索、搜刮民财,造谣诽谤、迫害善良。他利用手中的权力,胁持整个镇政府大大小小所有官员和工作人员,干着土匪的勾当,把整个濛阳镇政府变成了一个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窝,把濛阳镇带入罪恶的深渊!

一、私设黑牢,绑架迫害

大法遭受迫害后,法轮功学员开始进京上访,向当权者和世人讲述法轮功的真相,陈述被非法迫害的实情。这本是宪法赋予公民的正当权利,是完全合理合法的。江氏集团对此怕得要命,恨得要死,急令各地绝对禁止法轮功学员上访。


濛阳镇政府关押法轮功学员的一处黑牢
加装了铁门 旁边是厕所

濛阳镇邪党书记郑贵华(注:明慧以前有的写成“郑国华”、“那贵华”)拍着胸脯向上头打保票,保证濛阳镇没有一个进京。他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呢?他一方面弄虚作假,从驻京办购买进京名额,让上报的进京人数为零。另一方面就是在镇政府大院内私设黑牢,将进京和可能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投入黑牢,非法长期关押、迫害。

所谓黑牢,就是见不得人的秘密牢房。濛阳镇的黑牢有几处,其中一处设在镇政府后院,有两间,外面加装了铁门,门上有送饭的小窗。吃喝拉撒都在里面,睡的是潮湿阴暗的地铺。牢房紧邻厕所,臭气熏天,蛆虫爬满床铺,苍蝇蚊子满屋飞。

这个黑牢在二零零一年到二零零三年间关押过几十位法轮功学员,有的在里面被非法关押长达九个月,连中国人最看重的新年佳节,里面仍有十几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不能和家人团聚。

二零零二年元月,在镇恶党书记郑贵华带领下,濛阳派出所、610陆续绑架了200多位法轮功学员,谩骂毒打,不准他们修炼“真、善、忍”大法,逼迫他们骂师父,要求人人过关。最后,十几位不肯骂人,坚持正信的法轮功学员被关进黑牢,一直关到二零零二年七月,又把他们送入彭州市看守所洗脑班继续迫害。

老会计徐国儒二零零一年十一月到一位法轮功学员开的种子门市部买“韩国萝卜”的种子,也被野蛮绑架,惨遭毒打,关入黑牢达半年之久。

与正规监狱不同,关在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伙食费都要自己出。白天干苦力,晚上还要受酷刑折磨。

需要说明的是,类似的黑牢不仅在濛阳镇有,在彭州市其它乡镇也有,具有一定普遍性。这是完全违反法律的,是无法无天的罪恶行为。

二、棍棒交加,酷刑折磨

濛阳镇几乎所有不愿放弃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都被关过黑牢。被关在黑牢里的法轮功学员,每天都要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零年初,法轮功学员文昌平等进京上访,被绑架回濛阳镇政府。邪恶之徒强迫法轮功学员跪在地上,不跪的马上就是拳脚交加。然后是打耳光,每个法轮功学员都被几十个恶徒轮流打耳光。打完耳光,被拉入房间,扒去衣服。邪恶之徒手里拿着二指粗的竹竿,宽皮带,农用车皮带轮上的三角带,一阵猛抽猛打。竹竿打烂了,皮带抽断了,法轮功学员被打得遍体鳞伤。文昌平被打得昏死过去。醒来发现臀部被打得象烂豆腐一样,完全失去知觉。背上多处被打烂,右小腿也被打成骨折,露出一截骨头。

廖常琼进京上访被绑架回镇政府后,惨遭毒打。郑贵华从社会上拉了一些地痞流氓充当打手。有个叫江发全的,人称江老二(注:明慧以前消息有作“江三棒”),是这些地痞中打人特别凶狠的。他穿着皮鞋踢遍廖常琼的全身,又在她的身上乱踩,把她踩得晕死过去好几次。家人将她用三轮车拉回家后,发现人已被折磨得不成人样:全身几乎没有一块好肉,腹腔积水,肚子胀得很大,直肠被踩出体外三寸多长(二十多天才收回去)!半年后方可勉强下床行走。至今臀部还缺一块肉。

北街小学的庄老师因为一张真相传单,被打成重伤,视网膜被打落。

三、政府官员,竟成打手

让每个政府官员都来充当打手,这可能在古今中外都是罕见的。濛阳镇恶党书记郑贵华为了给自己壮胆,也为了将来遭天谴时给自己拉垫背陪葬者,胁迫镇政府大大小小所有官员一起参与绑架、殴打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零年元月七日晚上,郑贵华以有法轮功学员去北京上访为由,带领镇政府的所有官员及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共五、六十人把郑维刚(注:明慧以前多处写成“那维刚”)家的院子团团围住,连路上都站满了人。几个人把门敲开,谎称政府里有亲戚找他们,把郑维刚、唐发芬夫妻俩骗到镇政府。把政府大门一关,邪党书记、首恶郑贵华,镇长谭延柏,610负责人白美春,问他们还炼不炼法轮功,得到的回答是“要炼”。于是,就带头猛抽郑维刚的脸,接着,其他所有官员轮流上去打耳光,把郑维刚的脸打的完全变形。但郑贵华还觉得打的不够,就命人把郑维刚拖进楼上房间,突然把灯一关。黑暗中这些政府官员,象土匪一样,对郑维刚一阵疯狂的拳打脚踢,打得他站不起来,呼吸困难。首恶郑贵华仍不罢休,命人把郑维刚的衣服脱了,只剩一件背心,恶党书记亲自带头用皮带狠毒的抽打,皮带打断了数根。接着其他恶党官员轮流上阵,用皮带抽打郑维刚。他们把郑维刚按跪在地上,从晚上十点一直打到凌晨一点。

这时,一楼也传出唐发芬的阵阵惨叫,罗世芬、张治香等一伙恶徒对她拳打脚踢,扯头发,往身上泼冷水,在寒风中罚跪。打完了,恶徒又把他们绑在树上挨冻。

二零零二年六月四日下午,镇派出所所长滕家华带领一伙人,到濛阳化机厂职工罗大宗家抄家,一无所获,仍野蛮的把她绑架到镇派出所。到了晚上,这伙恶徒一个个喝的酩酊大醉的,开始毒打她,逼她骂法轮功师父。并邪恶的威胁说如果不骂,就要把她衣服裤子扒光,把她头发剪烂,倒上汽油把她烧了,烧死当自焚。罗大宗没有被吓倒,没有屈服,并耐心慈悲的给他们讲法轮功的真相,天安门自焚的真相。不可救药的恶徒滕家华竟又用指甲掐挖她的口腔,把肉掐烂了,鲜血直流。恶徒们从晚上九点一直打到十一点半。

二零零二年十月二日,蒋群华被绑架到镇派出所,恶警曾军用电棍电她,黄光耀用几股铁丝毒打她,滕家华用开水烫她。曾军还恶毒的用打火机烧她的头发,邪恶的叫嚣:“把你烧死了算自焚!”“把你打死了扔到濛阳河!”

四、敲诈勒索,搜刮民财

恶党书记郑贵华积极迫害法轮功学员,一方面是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向其主子邀功,另一方面就是借迫害之机敲诈勒索,搜刮民财。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邪恶之徒向每一位法轮功学员勒索所谓保证金,少则几百,多的要交上千元。交不出钱的强制做苦工,在烈日下修桥铺路挑泥巴。伙食费自己出,另外还要交所谓管理费每人每天50元。对进京上访的大法弟子更是勒索钱财上万元。拿不出钱的就打、折磨、甚至罗织罪名送拘留所。为了钱财,甚至经常当着家人的面毒打、折磨法轮功学员。家人看不下去了,只好东拼西凑地借钱赎人。有的老百姓说,现在的恶警、恶官勒索钱财比以前的土匪还胜一筹。

一九九九年十月,郑维刚、唐发芬夫妻俩因进京上访被非法勒索钱财9800元。当时只搜刮到二千多元,实在搜刮不出来了,就逼迫郑维刚打了一张分期付款的欠条。二零零零年元月,郑维刚、唐发芬夫妇又被邪恶之徒绑架,家里已经无钱可刮了,610恶人白美春就带人到他家把电视机、VCD机、电风扇全抢走了。


这是迫害初期,邪恶之徒开出的勒索法轮功学员钱财的收款收据。后来因害怕留下证据,就只收钱不开收据,完全就是土匪强盗式的抢劫。

园石村的付顺菊,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一日在街上买东西时被濛阳镇610的乔立君、刘正芳、罗大金、缪世昌等恶人挟持到镇政府,派出所的恶警付普超和焦维松拿来手铐把她铐在一棵大树上。恶人乔立君要挟她,叫她儿子拿4-5万元钱。她说没钱,这话就惹怒了乔立君,每晚不让睡觉,白天晚上都锁在大树上。镇政府不法人员叫来全镇二十多个村的民兵连长,一起下手打她。一大把荆竹条全部打断后,马上又砍来四根棕树条,又打断成一节一节的。恶徒们还不罢休,又把她拖进一间房里,衣服扒掉只剩一个背心,把她按在地上,扯开背心毒打,还用皮鞋照她胸肋上踢,全身打得青、黑、紫、肿,遍体鳞伤。她的家人来看她,看她被打成这样,家人又心痛又担心,实在不忍心。直到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九日,在家人说了很多好话,交了一万一千元后,才把她接出魔窟。

踏水村的张志芬,被抄家,抢走了电视机、音箱,还敲诈7000元钱。把家里经营的药店的药全部抢光。

濛阳镇的文昌平、史良平夫妇几年间共被镇政府勒索钱财四万多元。

据不完全统计,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濛阳镇(含三邑、竹瓦)政府共非法勒索法轮功学员及其家属钱财约100万元。

五、挂牌游斗,摧残身心

濛阳镇恶党书记郑贵华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手段不仅限于黑牢拘禁、酷刑折磨、勒索财物,还拿出了文革时迫害人民的一种手段――挂牌游斗,目的是摧毁法轮功学员的意志,同时散播仇恨、毒害百姓。

二零零一年元月,恶党书记带领濛阳镇官员绑架了蒋群华、文昌平、曾毅等十名法轮功学员,毒打一顿,逼迫他们放弃真、善、忍信仰,没有得逞。第二天,在他们每人脖子上挂了块牌子,戴着手铐,在濛阳镇上游街示众。并在镇中心的十字路口临时搭建了一个高台,强迫他们站在高台上,播放诬蔑诽谤法轮功的广播,对他们进行“文革”式的侮辱迫害。这还不够,还用农用车把他们拉到各个村游斗。

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老百姓,看到镇政府的官员用这种手段迫害善良的人们,仿佛回到了十年动乱的年代,感到不寒而栗,忧心忡忡。有的气愤的说:“政府官员正事不做,就拿这些老实巴交的老头老太太整!”

六、老妇幼儿,皆难幸免

濛阳镇恶党书记郑贵华一伙,完全泯灭天良,毫无人性,连一岁多的幼儿和七旬老人都不放过,照样极尽迫害之能事。

杨新宇生于二零零零年五月十三日,父亲杨先均、母亲曾毅和奶奶曾孔芬都是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二月的一天晚上,母亲正在给他喂饭。镇政府白美春、谭延柏一伙闯入家中,无端把他父母和奶奶绑架到镇政府。邪恶之徒为了逼迫他的父母放弃做好人,放弃修炼真、善、忍,竟把才一岁多的小新宇也一起劫持到镇政府,并关入黑牢,威胁说什么时候转化了什么时候放人。在光线昏暗、空气浊臭、蛆虫满地、蚊蝇叮咬的黑牢中,小新宇度过了他的两岁生日。一岁多的小新宇经历了同龄儿童没有经历过的痛苦,见证了恶徒们对善良的叔叔阿姨、爷爷奶奶的残酷迫害。每天他都用小手拍着黑牢的门喊“邪恶开门,放我出去!”。二零零二年六月一日,小新宇被放回家,而父母仍被关在黑牢里。当其他孩子们正跟父母快乐的过六一儿童节的时候,小新宇却经历着与父母分离的痛苦。由于长期吃牢饭,小新宇放回家时,面黄肌瘦。

刘元芝(注:明慧以前有作“刘元芬”),七十多岁,是郑维刚的母亲。二零零二年一月,镇邪党书记郑贵华带领镇政府全体官员绑架郑维刚、唐发芬夫妇时,看到刘元芝在看法轮功书籍,竟也把这位七旬老人挟持到镇政府,关入黑牢。在镇政府里,邪恶之徒除了毒打折磨老人,还要她干苦力。二零零二年五月三十一日,被非法关押在黑牢里的六名法轮功学员逃出黑牢。恶徒们气急败坏,向关在黑牢里的其他法轮功学员报复。他们天天毒打刘元芝,甚至用高压电棍电老人的脸。后来老人又被转到彭州市看守所的洗脑班继续遭受迫害。在看守所,老人全身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疥疮,全身流脓,四肢浮肿,呼吸困难,医生诊断是皮肤癌。恶徒怕担责任,才把老人放回。老人回家后,恶徒们仍然经常到家中骚扰。

七、恶警开枪,要杀善良

警察不去抓坏人,却专门对付法轮功。盗窃抢劫可以不管,哪里出现法轮功标语,警车就会立即出动。对法轮功“可以开枪”,“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

二零零一年九月,一位法轮功学员正准备挂条幅,被蹲坑的濛阳派出所胡进、焦正云等发现。恶警上前一把把他抱住。他劝恶警不要抓法轮功学员,但恶警不听,仍然想把这位学员往警车里塞。这位学员大喊一声:“法轮大法好!一股强大的力量,使他一下冲开了恶警的束缚。他在前面跑,恶警在后面追。很快恶警就气喘吁吁跑不动了。这时恶警竟抽出手枪向他射击。这位法轮功学员听到“啪啪”的枪响,但一点儿也没害怕,安全走脱。

对善良的修炼人开枪,这样的警察会有什么样的未来呢?

八、监控骚扰,红色恐怖

镇恶党书记郑贵华要求每个乡村的干部,对所有法轮功学员实行长期严密监控,强制法轮功学员必须每天到村干部处报到,否则随时可能被绑架和罚款。有的大法弟子的门外长期有恶人蹲坑监视。政府的恶徒们还经常到大法弟子家中骚扰,使大法弟子无法正常生活。

濛阳镇恶党书记郑贵华为满足一己私利,忠实执行江氏流氓集团的邪恶政策,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丧尽天良,为天地所不容。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罪行,罄竹难书,上面所述只是冰山一角。然而善恶必报是天理。郑贵华一伙的所作所为,必然给自己带来可怕的后果,同时也将濛阳的百姓带入痛苦的深渊。希望郑贵华及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政府官员尽早认识到自己的罪过,幡然醒悟,摆脱共产邪灵的控制,将功折罪,为自己争取一个光明的未来。

濛阳镇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直接责任人:

郑贵华:原党委书记,是濛阳镇的邪恶头子。(03年任彭州市农机局局长,07年任彭州市总工会党组书记)手机:13908074910
罗 强:原党委书记 手机:13608227859 宅:(028)89180288
陈杨杰:现党委书记,政府办:028-83829145
谭延柏:原镇长 手机:13808200050 宅:(028)83829303
白美春:副镇长 主管610 手机:13980069619 (028)88970019
乔立君:610办主管(现已调到彭州市610) 手机:13618068043
袁贤松:副书记 宅:(028)83829489
张宗俊:副镇长 手机:13608227391 (028)88979035
唐明良:副镇长 手机:13518125798 宅:(028)89180333 83860000
罗世芬:委员 手机:13908191976 宅:(028)88977285 83829482
周平宽:委员610主管 手机:13086628338 宅:(028)88979020 83820936
黄光耀:委员610主管 手机:13880028966 宅:(028)88979031
刘正芳:610办 手机:13668190808 宅:(028)83829510
黄仁松:企办主任(原610办主任)手机:13096367783 宅:(028)88979105 83829139
陈本林:城建办主任 手机:13688326540 宅:(028)88973593 83822222
肖晓锋:610主管 手机:13056662053 宅:(028)88979023 83821513
缪世昌:手机 13551299806 宅:(028)83829633
曾 霞:手机: 13666150552 宅:(028)83829829
庄丽萍:财政所 手机:13618022871 宅:(028)83821181
王志勇:手机 13880061382 宅:(028)83822376
蔡云龙:610办 手机:13693490811
张治香:手机:13036660955 宅:(028)83820457
王 勇:手机:13072856193 宅:(028)83712668
政府办公室电话:(028)83829145
濛阳派出所电话:(028)83829147
所长:滕家华
恶警:付普超、曾军、付进(已调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