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九月九日】

  • 给鸡西同胞的信

  • 再致河南省周口市六一零的公开信

  • 给鸡西同胞的信

    鸡西同胞:你们好!

    中国人都信缘份,我们能够相聚在鸡西这片土地上,也是一种缘份。愿这份缘把我们的心拉的更近,也愿我的这封信能够引你深思。

    中国拥有五千年悠久而又灿烂的文明,在华夏历史长河中,出现过诸多鼎盛时期,如汉武,大唐,康乾等等,那无不是君明天意,兴佛重道,才使国泰民安。因为人们信神,也出现过许多神迹,所以我华夏大地又称为“神州”。太极、河图、洛书、周易、八卦,深不可测。其实人是自天而来,中国文化根本上是属于“神传文化”。上下五千年独中共这个从俄国传来的邪灵不信神,“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还“其乐无穷”。可是别忘了有这样的一句话“冥冥之中有定数,世道兴衰不自由”。说到神传文化,如果你是无神论者,其实很多有成就的科学家包括爱因斯坦都信仰宗教。因为实证科学只是认识世界的一种方法,而越深入研究就越发现原来宗教讲的都是真的。而很多在科学方面一知半解的人才会对信仰神佛嗤之以鼻。

    有机会静心读了很多中国的古典著作,才非常吃惊地发现,原来我们眼中的中国文化并不是真正的中国文化,而是在1949年后被歪曲了的中国文化。由于受共产党的无神论和达尔文所谓的进化论的毒害,对中国文化的歪曲造成了中国宝贵传统的消失,也导致了大多数中国人对中国文化的不了解从而在行为上对宝贵道德传统的背离,导致了今日中国社会道德的大滑坡,以及整个社会的腐败和堕落。

    可以说当年法轮功的传出是在被中共摧毁了的道德废墟上重建道德体系。“真、善、忍”似上天普降人间的甘露,使中华民族起死回生,一亿人已经享用了上天的这个恩赐,领略了健康,幸福,道德升华后的美妙,一亿的修炼人给中国社会带来了一股祥和之气,社会治安稳定,人们道德提升。

    然而,中共恶首江泽民动用了国家宣传及专政机器,在全国以至全世界铺天盖地的散播诬蔑诋毁法轮功的谎言,编导“自焚”等等伪案构陷法轮功,煽动不明真相的民众仇恨法轮功,挑动群众斗群众,数百万法轮功学员被拘留;数十万人被劳动教养、判刑;三千多人被迫害致死;上万人失踪,其中相当人数被活体摘除人体器官高额牟利后火化。伤害了多少善良的法轮功学员和他们无辜的家属?让多少温馨和睦的家庭妻离子散?中共对法轮功的这场毫无理智的迫害,不但耗费了大量的国家财力,使百姓生活更加困顿,还将中国人仅有的良知彻底抛弃。

    每个有理性的中国人只要不带个人观念地静心思考,都会清醒。它虽然靠暴政一时稳定了政权,但却吸食了中华民族的道德资源和生态资源,人与人之间失去了关爱与和谐,社会世风日下,生态失衡,贫富悬殊,各种犯罪成灾。想当初我们在入队、入团、入党时都曾举过右手,对着血旗发过毒誓,说要把我们的一生献给它,随时准备为它牺牲一切。天上把人的起誓发愿、赌咒等行为看得极为重要,宣誓就是和某种东西签约了,一定得兑现的。我们一宣誓,就和中共签约了,这个中共邪兽就在人的身上打下了它的兽记。中共对中华民族犯下的滔天罪行,恶贯满苍穹,千年易过,中共政权的罪孽难消,天理不容,一个极其邪恶并且天将诛之的邪兽,我们怎能成为它的陪葬品?在正与邪中摆放自己的位置,其实就是选择自己的未来。

    鸡西的朋友们啊,你可曾知道,就在我们所生活的城市,就在我们的周围发生怎样残酷的暴行,鸡西地区的大法弟子受到怎样的迫害,八年来,非法劳教判刑的百余人,仅密山市被劳教的就有77人,其中刑期最长的达14年。在监狱劳教所迫害致死或离世的至少29人,其中3人被用各种刑具迫害致疯后而死。

    八年过去了,事实告诉人们,法轮功不但没有垮,反而在世界范围传播的更加广阔。目前,法轮功洪传世界八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大法的书籍已有三十多个语种在世界流传,而八十多个国家中,镇压法轮功的国家――中共仍是世界的唯一。法轮功学员在残酷的现实中展现出了真诚、善良、坚忍的精神,对真理的不懈追求,这场对法轮功的迫害越来越不得人心,就连中共内部的各层官员一旦明白过来都想方设法脱离中共,不愿与江氏集团为伍,不愿替江贼背黑锅、当替罪羊。这些官员中有司法局长、驻外领馆政治秘书、“610”官员等等。

    朋友啊,当你走在行色匆匆的人群中,当你每天奔波在上班下班的路上,忙忙碌碌中悄悄流走了时间;身体和心理的疲惫下让我们渐渐的淡于思考;物欲横流、道德下滑的社会麻木了我们的思想。让我们淡忘了感动,缺少了悲悯同情的心,缺少了对别人关爱的心,缺少了精神上高尚的追求,慢慢的金钱、欲望、冷漠使我们变得越来越自私,为了给麻木寻求一些刺激而越来越放纵自己。可是总有一份最单纯善良的美好藏在我们内心的最深处,那是我们的本性,只是有些人丢失了好久却依然找不到。

    当人们能找回内心的美好和纯净时,也找到了追求了好久却得不到的真正的幸福!

    我想用新唐人新年晚会中一首歌的歌词《找真相》作为此信的结尾:

    天地两茫茫,世人向何方,
    迷中不知路,指南有真相。
    贫富都一样,大难无处藏,
    网开有一面,快快找真相。

    鸡西市法轮功学员


    再致河南省周口市六一零的公开信

    周口市六一零主任于义云并各位成员:

    寻道等法,众生芸芸。物换星移,岁月悠悠。咱们同生于素有礼仪之邦美誉的宛城古郡,同处于转轮圣王下世救度末劫众生的特殊时刻。不同的是,我们选择了做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大法、走返本归真之路的大法弟子,而你们中的一些人,却甘于被恶党当枪使,成了中共血腥镇压大法和大法弟子的马前卒和替罪羊。

    鉴于近期周口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加剧,我们再次致信各位,意在传达真实的信息,唤醒尘封的良知,便于你们明时局,辨正邪,晓利弊,不再做敌视神佛、危害桑梓、自堵生路的坏事傻事,为自己留福,为家人积德。

    回首当年,魔头江泽民曾恶毒扬言要“三个月内铲除法轮功”。江氏与中共流氓集团相互勾结,利用其掌控的整部国家机器开足马力打压大法,也曾拿出占国民经济全年总收入四分之一的资金,竭尽积累几十年的迫害人民的邪恶手段,对修心向善、手无寸铁的大法弟子实行“群体灭绝”,十几万大法弟子被非法劳教判刑,三千多名大法弟子被迫害致死,更有甚者,活摘大法弟子的人体器官出售以牟取暴利,其毒辣残忍远远超过法西斯魔王希特勒。结果如何呢?八年过去了,大法不但没有被灭绝,反而迅速洪传到世界八十二个国家,获得三千余项褒奖,大法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二十多种文字在全球众多国家传播。八年来,大法弟子和平反迫害,智慧讲真相,慈悲救众生,使中共铺天盖地的欺世谎言不攻自破,使狡诈暴虐的恶党黔驴技穷,使人类大淘汰之前的大量有缘之士得到救度。

    而江罗集团及其帮凶因残酷镇压和虐杀善良民众业已以“群体灭绝罪”、“反人类罪”、“酷刑罪”等数项大罪,在世界二十七个国家被控告,有的已经被定罪;江氏的汉奸出身、肮脏历史被揭的老底朝天,臭不可闻;其出卖数十万平方公里国土的大罪国人尽知,千夫所指。人类最后的大审判就要来临,江丑早已是怕的要命,惶惶不可终日。

    中共邪党窃国五十八年来,战天斗地,虐杀了八千万中华同胞,亵渎神佛,摧毁了五千年神传文化,破坏了和谐的社会和自然环境。历史上曾经万民康宁、天下熙盛的神州大地,如今道德沦丧,资源枯竭;赃官满朝,娼妓招摇;警匪一家,官商勾结;贫富悬殊,是非颠倒;假货泛滥,邪恶猖獗;八月红梅放,六月雪花飘;或洪水泛滥,或江河流断;瘟疫肆虐,赌毒蔓延;污染惊人,生灵涂炭。迫害法轮功使中共邪灵元气尽泄,民心背离,军心晃动,党心崩溃,败相尽显。海内外退党大潮汹涌澎湃,被其蹂躏蒙骗已久的炎黄子孙,终于看清了流氓恶党的真实本质,看清了与红魔共舞的可耻与可怕,纷纷声明退党,脱离政治,寻求幸福平安。中共面对撼世奇书《九评共产党》噤若寒蝉,面对汹涌澎湃的退党大潮心惊肉跳,面对国际社会的严厉谴责缩头掩耳,面对由各界正义之士组成的亚、欧、澳、北美四大洲“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全球传递的人权圣火一筹莫展。如今的中共表面冠冕堂皇,衣饰华丽,实则已是四面楚歌,奄奄待毙。

    中共为镇压法轮功而特设的各级“六一零办公室”,是一个相当于纳粹法西斯时的“盖世太保”、十年浩劫时的“文革小组”的恐怖组织,它凌驾于各级公、检、法、司之上,是迫害大法的黑巢穴和总指挥部。

    有道是“多行不义必自毙”,那些紧跟恶党的六一零成员,自然也难逃善恶必报的宇宙法则,频频出事:首任“六一零”总头目李岚清,其外孙女婿于零一年三月在沈阳机场遭警方殴打致死;继其任的公安部副部长刘京不以前车之覆为鉴,癌症缠身,朝不保夕;零七年六月三日,天津市前“六一零”主任、宋平顺在办公楼内突然身亡;原江苏省“六一零”副主任王荣生,因迫害卖力,升任江苏省司法厅厅长,上任不久即患血癌;湖北黄冈市“六一零”首任主任张石明突发心脏病猝死;继任者王克武就职次年就染肝癌亡命。这样的例子不胜枚举。迫害大法以来,六一零人员、公安恶警大量出事的现象被中共列为机密,刻意隐瞒,以糊弄麻痹其内部人员,让他们继续为镇压卖命。

    在这场迫害中,周口六一零主任于义云等人,跟着邪党行恶,在周口制造了大量人间惨案。数百名大法学员被非法劳教,三十多人被非法判刑(其中被判十年以上的就有十人以上),二十六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迫害致残、致精神失常,更有无数大法学员被非法抄家、绑架、毒打。这一切残害无辜的犯罪行为,都与于义云等人有直接关系。特别是淮阳防疫站女大法学员郭秀梅被公安歹徒当街活活打死,扶沟法轮功修炼者贾俊喜在看守所被警察指使人打死,两桩人命大案,竟然都不予追查,不了了之,使凶手逍遥法外。县、市两级公安竭力隐瞒死亡真相,家属遭恫吓威胁和金钱封口,不敢为屈死的亲人告状伸冤。周口司法界黑暗到如此地步,令人神共愤,令中原大地为之蒙羞!试问:这两起故意置人于死地的人命大案,于义云不知道?河南省六一零督导组不知道?那是不可能的。只是你们表面装聋作哑,其实是上下串通,沆瀣一气,刻意包庇凶犯,使大法弟子冤沉海底。你们可以愚弄家属,欺骗舆论,但是你们欺骗不了神佛。包括那几个深藏于幕后直接插手迫害、呼风唤雨的省政法委督导组的恶徒,秉承河南邪党头目的旨意,每流窜到周口一次,都立即掀起新一轮的迫害,其一次次犯罪行为,都在宇宙中一笔不漏的记录着,都将遭受应有的报应和法律的严惩。

    善恶有报的古训在周口也大量应验,仅副处级以上邪党官员遭报的就有二十余人。如:淮阳县委书记陈新庄,积极配合省六一零督导组迫害大法,在零四年周口一次扩大会议上,各县对法轮功都一字不提,唯有陈新庄叫嚣要与法轮功“斗争到底”,一个多月后,陈就猝死在健身的跑步机上;项城市长孟维忠,梦想借打压大法之机献媚于恶党加官晋爵,零三年中秋节前,孟在京珠高速出车祸丧命;项城宣传部长陈清毅,部署策划配合恶党诬陷诽谤大法,零四年在由北京返回的高速公路上,被隔离带另一侧一辆大货车跑掉的“飞轮”砸死在小车里;因迫害大法,郸城政法委书记于运成在公路上被自己驾驶的小车甩出车门毙命;因迫害大法,零五年五月,周口中心医院副书记郑永军青天白日赤身裸体命断于情妇床头;因迫害大法,零六年五月,刚退休回驻马店的原周口电业局书记张文法,突然检查出晚期肺癌(电业局班子成员每月都要去郑州做一次系统体检,癌瘤初、中期竟瞒过精密仪器),去北京治了一个月,花了二百四十多万,还是走上了不归之路。这些人被中共利用害人,到头来又被中共所害。悲剧的根源固然在于中共邪灵的罪恶决策,而个人贪图名利、泯灭良知的不善之念,也是产生悲剧的土壤和温床。

    由于长期受恶党“无神论”熏染,也许有人会把这些人的下场理解为纯粹的“偶然”与“巧合”。那么,为什么这些“巧合”和“偶然”偏偏降临在迫害大法的恶人身上,而且有些“巧合”简直神奇的不可思议。象原周口宣传部长、后升任河南报业集团董事长的杨永德,屡次迫害大法弟子和三普。零七年二月九日,杨在越南芒街附近海面游船船舷边接听手机时,上空飞来一团云雾,顿使能见度变低,造成游船与一运煤船相撞,把他甩进大海。杨永德在冰冷的海水中挣扎求生之际,被轮船停航抛下的铁锚索魂夺命。整个过程如戏剧般传奇。明白人都清楚,凡事有果必有因,“偶然”是不存在的,“巧合”只是人间表象。这些恶人遭到的惩罚,那是天理“善恶有报、善恶必报”的真实展现,那是上苍环环相接、丝丝入扣的威严“天杀”。

    耳闻目睹这一系列真真切切的事实,周口不少六一零成员、警察、党政官员信服了海内外大法弟子的劝善之言,对邪党无理残害好人的恶魔行径深恶痛绝,不愿成为其殉葬品,纷纷退邪党,抹兽印,有的主动了解法轮功,有的为大法说公道话,有的悄悄呵护大法弟子,有的则走上了修炼之路。

    令人遗憾的是,时至今日,六一零于义云和极少数邪党头目、公安恶警,为了眼前私利,还在受邪党驱使,以身试法,迫害善良。

    例如:淮阳大法弟子简永俊、杨得志仍被无限期羁押。杨得志是个走路离不开双拐的残疾人,已被关了十个月,至今仍在牢狱内遭受非人折磨。

    尤其是零七年春末夏初,中共邪党头子曾庆红、罗干亲自窜到河南督促迫害,扬言要在邪共“十七大”和奥运会之前“解决法轮功问题”。六月份河南召开政法委扩大会议,河南邪党头目徐光春主持,政法委书记李新民做报告。会议之后,周口对大法弟子的打压陡然升温。川汇区、淮阳、项城伪法院对胡新政、李杰、刘清臣三名大法学员秘密判刑,强加罪名,不准律师辩护,不通知家人旁听,非法剥夺了当事人的申辩权、上诉权和家人的知情权。同时,对鹿邑、淮阳、周口等地的多名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关押。其中身陷囹圄的,有周口女学员任学英、李春梅。在大法遭打压之前,任学英是周口体校一名优秀的高级教师。李春梅是周口师院的退休员工,修大法前患脑血管畸形,在死亡线上挣扎多年,一年三百多天住院治疗,每年报销几万元药费。修大法以后身体迅速康复,思想境界升华。李春梅、任学英因和平上访,曾遭受残酷迫害。八月二十四日,以沙南公安分局国保头目高峰伙同川汇区六一零、铁路派出所一帮恶徒又将二人非法劫持关押。

    其实,我们无意通过这封信对你们进行谴责,因为处在你们的位置,很多事情也是在被胁迫下进行的。我们写此信,只是希望你们能明白真相,能站在一个正确的立场上,不给自己的未来留下遗憾。你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你们中也不乏心存善良者。在压力下,在“贯彻落实”中,即便受诸多因素的制约而难以秉持正义,但也可以持有不同的心态;而且一样事情有百样做法,人的是非观念、善恶表现就在其中。

    有一篇名为《乱世中自保》的文章,讲了这么两个真实的故事:一个是作者的父亲在“大跃进”时当监工,认真执行命令,举报那些为保命而偷食物的人,导致那些人遭受酷刑折磨乃至丧命,其父后来遭恶报患恶疾,死的很凄惨;另一个是在日本侵华时被迫做了翻译官的爷爷,出于善念,利用工作之便救了一个人的命。后来,当他蒙难之时,很“巧合”的落在被他营救的那个人手里,得以保命。正所谓“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救了爷爷的,是爷爷悲天悯人的善心善举;害了“父亲”的是他对邪恶政策的盲目盲从。

    大法是威严的,如果你们死心塌地听命于邪党,那也一定有相应的命运在等着。不要为浮云般的荣华迷住睿智的双眼。我们真心期盼诸位做出明智的选择,真心期盼诸位能把脚下的路走对走好。如果你们能够尽快做出正义的选择,不再参与这令人神共愤的罪恶的迫害,将功补过,那你们不仅救了自己,更多的是为周口市一千多万父老乡、为周口万名大法弟子实实在在的做了一件好事。

    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殷殷此心,书不尽言。机缘珍贵,唯望深思。

    周口大法弟子
    二零零七年九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