劝善之心化飞鸿——讲真相信件汇编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

  • 就多名教师被迫害写给庆安县同胞

  • 写给山东平度市赵洪武等人的信

  • 一封写给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的信

  • 就多名教师被迫害写给庆安县同胞

    黑龙江省庆安县发生了几起学生及家长举报讲法轮功真相的老师,导致多名老师遭迫害的恶性事件。

    2007年7月,同乐中学教师于丽明、田春梅被国保大队崔海龙等4名警察绑架,二人被敲诈共计3万元;11月,二中宋老师,四校姜老师向学生讲真相,被举报,校领导在“610”、教委的施压下,逼迫二位老师离开讲台;还有三中李长青老师被警察酷刑折磨,牙被打掉;一校刘忠琴老师多次遭迫害,被逼流离失所已四年多,亲人望眼欲穿。

    一校思品老师刘忠琴,修大法后,她以高尚的道德修养影响着孩子们,学生愿意听她讲课。她曾代表一校参加讲课大赛、公开课教学,多次获一等奖。纯朴善良的刘老师爱孩子,爱亲人,善待身边的人,包括陌生人。几年前,一个不相识的农村老太太,突然脑出血,她儿子跑遍亲戚家,没人敢借给他钱(他家太穷,没偿还能力),如不马上住院,就有生命危险。刘老师碰到了,拿出3000元救助老人,不长时间老人康复了。

    刘老师这样,其他老师也是按“真善忍”要求自己,为他人着想,与人为善,宽容忍让、祥和可亲,工作努力。

    这是一些善良、道德高尚的老师,但她们却一次又一次的被迫害。可她们仍不顾人们的不解、讥讽、辱骂,冒着风险继续讲清真相。因为她们通过修炼知道:天要灭中共,人类不久将发生一场大劫难,无论贫富都在当中。保命的唯一途径就是:知道法轮大法好,善待法轮大法,并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

    中共建政以来,各种血腥政治运动,镇反、三反、五反、反右、大跃进及相继而来的三年大饥荒、文革、“六四”镇压学生、迫害法轮功等等,虐杀8000万同胞。

    邪党不仅杀害人的生命,更邪恶的是:毁灭人类的道德,摧毁人类的正信。以“无神论”破坏人对神的信仰,不相信善恶有报,使道德急剧下滑。当人类道德全面崩溃时,人类就将面临一场劫难。此时法轮大法(佛法)洪传,用“真善忍”挽救人类道德,引领人类走出劫难,大法救人。

    邪恶中共容不下“真善忍”的存在,利用电视等诽谤佛法;制造谎言,煽动仇恨,阻碍同胞正确认识大法,将可贵的同胞置于危险当中。动用全部国家机器进行空前绝后的迫害:绑架、判刑、酷刑、暗杀、活埋……还设立多所秘密集中营,动用军队、公安、医院等机构,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的器官,牟取暴利,然后焚尸灭迹。

    当活摘器官这一人神共愤的兽行曝光于世的时候,这个邪恶的党就走到了它末路的尽头。天一定灭中共。亿年“藏字石”,就是神给中共下达的死亡判决书。

    从古至今,人类历史上,无论多么强大的暴政,如果它残害百姓、迫害正法和人的正信,都将被上天销毁。昔日最强盛的罗马帝国,因为迫害残杀正信的基督教徒,最终被四次大瘟疫淘汰。这就是神给今天的人留下的历史见证。“人不治天治”,更可怕的瘟疫在等着恶贯满苍宇的中共邪党。跟随它的党员、团员、队员,就如同邪党躯体上的一个个细胞,如不声明退出,就将与这个躯体一起被销毁。

    善良的老师面对一个老人能救,那么多天真可爱的孩子,生命已经处于危险的边缘。为此,她们前仆后继,不畏生死,用有力的臂膀,将陷入深渊中的孩子奋力托起。

    大法弟子以坚不可摧的圣者风貌,从八年的巨难中走了过来。没有谁相信,她们能够在中共的高压下挺起,在腥风血雨中复活。靠的是什么?靠的是慈悲,修炼者的慈悲。她们脱俗的品格如莲花一样圣洁。

    莲花属阔叶植物,不可能在北方恶劣环境下生存。可奇怪的是,今年夏天,我县勤劳镇勤富村一个污水泡子里,却突然长出一片莲花,清幽典雅,此落彼开,远望如仙界圣洁的莲台,形成一大奇观(庆安电视台2007年7月播出)。

    这片莲花是否带有重大使命,一直在此忍辱负重,专等天时一到,向世人展示天机呢?莲花能在我县展现芳姿,这是我县的祥瑞之兆。同胞们,珍惜大法洪传,救度众生的万古机缘吧。珍惜大法弟子所做的,为自己的生命负责。明真相,快三退,听懂警报快逃生。

    同胞们,当您与您的亲友能在大灾难中脱险,幸存下来的时候,你们就会理解她们今天巨大的付出。

    善待、保护这些走在神路上的修炼人吧,她们是我县同胞生命得救的希望,救人的好人不应该被迫害。让宋老师、姜老师重返讲台,让背井离乡的刘老师重返故乡。

    庆安县全体大法弟子
    2007年12月


    写给山东平度市赵洪武等人的信

    平度市“610”、国保、公安局、政法及各级政府部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员: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来,平度市恶党的相关机构参与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致使58人次被非法劳教,9人被迫害致死;被送精神病院11人次;勒索法轮功学员家人巨额钱财高达120多万元;造成有的学员失去工作,有的被迫流离失所;直到今天仍有至少十五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劳教所和监狱里,受着非人的折磨。

    2007年11月25日凌晨4点,你们手持1米长的警棍翻墙非法闯入店子镇东南随村王云冲家,张义等恶警对着还没穿衣服的王云冲用警棍狠敲,有的对他拳打脚踢,将他绑架拉到店子派出所,铐在铁椅上。平度恶警刘杰狠命的左右扇他脸。当天王云冲被带到平度拘留所非法关押。在这期间王云冲不配合恶警正念走脱,现下落不明。王云冲家中只有妻子和小女儿相依为命。

    二零零五年秋,门村派出所一恶警夺走正在赶集的冯玉平的方便袋,以翻出两本《明慧周刊》为借口,把冯玉平送往平度“六一零”进行洗脑迫害。天气一天天转冷,大冬天里,“610”的人穿着棉衣都嫌冷,却只让冯玉平穿一身单衣。冯玉平在无任何犯罪证据的情况下,就被你们送往淄博劳教所非法劳教一年半。她被迫害的在非法劳教期满回家时都不认得自己的家了。至今,冯玉平仍然神智不清。

    最近, 你们又绑架了盛淑丽、隋友军,并非法抄了隋友军的家, 抢走的财物及现金多少没有记录。参与绑架他们的是平度市国保大队二个副队长及刑警大队。现在他们在看守所遭受酷刑迫害,并不断骚扰他们的家属。对他们的亲朋好友也都不放过,多次非法盘查。12月21日你们驾驶5辆车又到隋友军家非法骚扰,并到他儿子的房间搜查,家人及孩子受到惊吓,终日不得安宁。你们对他的家庭造成巨大伤害。

    我们同为炎黄子孙,每个人都应该有一颗善良的心。也许参与迫害法轮功并不是出于你们的本意。但是你们要明白,这场迫害本身就是非法的,只是中共胁持国家机器,以共产党和江泽民的名迫害法轮功。然而,任何人都无权剥夺公民信仰自由的合法权利。中国没有一条法律规定说法轮功是违法的。你们对法轮功学员进行骚扰、私闯民宅、非法搜查、绑架、劳教、判刑,严重干扰了法轮功学员的正常工作和生活,你们的行为才是在犯法。触犯了我国《宪法》、《刑法》、《刑事诉讼法》等法律的有关规定。

    法轮功是以“真、善、忍”为原则教人做好人的。大法的师父教我们做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好人。有多少老弱病残由于修炼法轮功而使身体康复,感受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好。甚至很多被医院判了死刑的人,大法师父都把他们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更有多少法轮功学员自从修炼后家庭和睦,邻里融洽,工作兢兢业业,认真负责,在各行各业按照师父的教导努力做着好人。你们迫害法轮功却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只是口说是什么上头的指示,请你们认真想一想,如果真相大白的那一天,谁会为你们所犯下的一系列罪行买单?谁会出面来保你们?你们对法轮功学员所犯下的一切罪行一桩桩一件件却已经被记载无遗,并会成为将来审判你们的证据。

    善恶到头必有报。自古以来欠命还命、欠债还债。即使眼下恶党及江集团的余孽仍在力不从心的对法轮功学员持续地进行着迫害,那些追随恶党邪恶的迫害法轮功的坏人,都早已在不同成度上遭到上天的惩罚。死后被公安部大肆吹捧的任长霞,她就是由于迫害法轮功遭报身亡的。当时她是坐在车上最安全的位置,可车祸中所有的人包括司机都安然无恙,偏偏只有她一人命丧黄泉。这就是天意。湖北襄樊市与黄冈市的两位六一零办公室主任都遭报身亡;四川有的警察年纪轻轻就莫名其妙的倒地身亡。

    平度市国保大队专门迫害大法弟子的副队长赵洪武在祝沟镇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在非法抓捕祝沟镇三名大法弟子后,向你的上司请功,要求加官晋爵,当你坐上国保大队副队长这个死亡位子之后,你的女儿突患心脏病,现已生命垂危,这是老天对你的警示,可你却不识好歹,最近又参与了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隋友军;平度市“610”首恶王欣玉,在其接管“610”并对平度市大法弟子大肆抓捕、迫害后,恶报殃及家人,其弟弟骑摩托车撞上电线杆不治身亡。难道你们非要等到自己和任长霞一样,不见棺材不落泪吗?

    你们可以到明慧网查看一下,那里有大量恶警和恶人因迫害法轮功和法轮功学员而遭报的消息供你们参考。这些消息还是在中共层层保密的情况下从民间得到的一小部份而已。事例还不足以让你们警醒吗?对于以上发生的恶报事例有人会说是“偶然”的,如果偶然的事情老发生在同一群人身上恐怕就不能用偶然来解释了吧?望你们三思,不要误解了神的善意警示。只要你们能够弃恶从善,从新做人,不再犯罪,神会慈悲于你们的。

    中共施暴政于民,在各种运动中害死同胞八千万,超过两次世界大战全球死亡人数的总和。中共对中国人民欠下了累累血债,对神佛犯下了滔天大罪,上天和神佛能不灭它吗?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为什么还这么糊涂呢?

    在此,我们劝告以赵洪武为首的参与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头头们,在中共即将灭亡的今天,你们还在助纣为虐,难道你们就真不怕上天的惩罚吗?

    现在世界上都在谴责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这场持续八年的对本国善良民众的镇压使中共在国际上丢尽了颜面。要求进入中国调查迫害法轮功真相的来自四大洲的四个分团早已成立,抵制迫害的人权圣火正在传遍世界,越来越多的有良知的中国各界人士都站出来谴责这场无理的迫害。安徽省政协常委汪兆钧在给胡、温的公开信中说,这场镇压“不是针对“法轮功”,而是对全国人民的镇压!所以应当立即对“法轮功”停止镇压。对受害人给予国家赔偿。

    历史如转轮,哪一朝也不是铁打的江山,都有一个从兴起到灭亡的过程,共产党也是一样,只是它比中国历史上的任何当朝者更加暴虐千倍万倍,所以它在当政仅仅几十年就该寿终正寝,即上天该灭的时候了,这是谁也挡不住的。各种天象都表明中国共产党已经走到了尽头。你看到过贵州省平塘县出现的两亿多年前就形成的“藏字石”吗?它道出天机,说出了“石(实)话”--“中国共产党亡”!所以现在已经到了每个人都得选择自己的未来的时候。所有参与迫害者,你们今天的所谓 “政绩”,就是明天被审判的罪证。聪明者定会审时度势,做出明智的抉择。我们中华民族的未来一定是美好的。我们真心希望你们能明白真相,赶快退出中共,抹去恶党给你们打上的兽印—即退出你们曾经在血旗下宣誓加入过的共产党、共青团和少先队,为自己和家人的未来,做出正确的选择!

    善待大法一念,天赐幸福平安!
    此 致
    山东平度法轮功学员


    一封写给受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的信

    湖南郴州桂阳财政局大法弟子谢水花九九年后一直被邪党严重迫害,其中一次被送株洲白马垅劳教一年又三个月;一次被送长沙女子监狱劳改三年半。下面是一位桂阳六合人写给其家属两儿一女的信。

    曾春友先生、曾华春先生、曾平清女士:

    你们好!

    我以六合一个农民的身份给你们写信,我的良心让我不得不写。因为我知道了你们母亲的一些情况。一位慈善的老人,因为信仰真善忍,竟两次被绑架后被劳教判刑。一次送株洲白马垅劳教一年又三个月;一次被送长沙女子监狱劳改三年半。期间所受的酷刑虐待是令人发指的。刑满出狱后,又被她在湖南省国安厅工作的大儿子曾华春送精神病院迫害。在精神病院被强行服用和注射不明药物,被监视控制,甚至上厕所都有人跟随。最后,她被迫害到记忆力严重减退。从精神病院出来两月后,她被赶往偏远的六合老家,而她在桂阳城的住房则被二儿子曾春友占有。

    信仰自由是公民的基本人权,做人的基本权利,这在当今世界是公认的普世价值观,国际法与中共的所谓宪法也是这样规定的。法轮功讲真善忍,都是教人向善做一个好人的理,如果人人都信仰真善忍,那这社会不就好了吗?也用不着反贪反腐了,人人自觉做好,这样对国家,对民族有百利而无一害,不是大好事吗?就是因为触动中共假恶暴的神经,就把别人定为邪教,这合理吗?太霸道了吧!毕竟现在已不是中共说了算的年代了,人们都开始有自己的头脑、会自己思考了。我们也经常会接收到海外的信息。有从香港回来的人讲港人的自由、法轮功的壮大与美好;有从网上知道的法轮功已传遍世界八十多国、受到各国欢迎和褒奖两千多项;有老百姓在谈论的退出中共、解体中共的愿望;更有迫害法轮功的恶徒被起诉、有人要求将他们绳之以法的消息与呼声。例如,江泽民、罗干、李岚清被包括香港在内的十六个国家和地区被起诉,大陆的高智晟、汪兆钧等知名人士也公开发声要求停止镇压法轮功,并法办发起镇压者。这些信息我想你们早就收到了,因为连我都知道了,你们不可能还在鼓里。

    回想一下吧,你们的妈妈犯了什么罪?为什么要受酷刑与虐待?九九年打压法轮功后,你们的妈妈就很少出门,为什么平白无故就被判刑,被劳教呢?这正常吗?这符合法律程序吗?罪证是什么?谁举报的?这些疑问将来都会揭开,有一点可以肯定,这是迫害。

    你们的妈妈被迫害,作为子女的不可能心安理得熟视无睹吧。让我不解的是竟然出现这种情况:当亲娘刑满走出邪恶的黑窝后,还遭受大儿子的“法外之法”——送精神病院摧残和被二儿子的没收住房赶往农村。为什么会这样呢?我猜想是文革的翻版,受邪恶的指使与压力,坏人的怂恿,为自保而为之吧。

    当然,这件事我也了解的不全面,不深入,某些情节可能有出入,但基本情况是存在的。在整个迫害过程中,你们兄妹与邪恶的各级迫害机构人员都是参与者。各自扮演什么角色?如何定位?是旁观还是协从?是合谋还是无奈的默认?那只有你们自己清楚。

    我冒昧写信给你们,不是为了指责,只是劝善,不想让悲剧继续。我们都需反思一下,把丢失的良知找回来。我们还有弥补的机会,对老人好一点,尊重老人的合法权益,尊重别人信仰,改善老人的处境。不然必将受到社会谴责。假如有一天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被清算,人们完全认清迫害的邪恶,作为儿女,作为帮凶,你们有何颜面立于世间?我说的很直接,也是为你们好,请善待老人吧,少帮、不帮中共做坏事吧。最好声明退出中共邪恶组织,人家讲用化名都可以的,并且退党还可以保平安呢。推荐你们看看《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

    祝家庭幸福!
    一个关心你们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