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一张真相钱币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一日】这个星期六又是个秋高气爽的好天气。明华为了给妈妈买到又鲜又甜的大红枣,老早就来到了这个热热闹闹的农贸市场。走近一看还真有一马车大红枣摆在那里,她赶忙过去。

“大叔,您这大枣多少钱一斤?”她望着那个五十多岁的卖枣人。又抓起一把看成色。

“三块一斤。”卖枣的大叔热情的让她:“姑娘,你先尝一个,不甜就不买。”明华仔细的看了看,就请大叔给称三斤。她付了十元钱,接过找给她的一元钱瞥了一眼,折了起来刚要往钱包里塞,觉得这钱怎么有点特殊,再一看,多了一行打印的字,她不由得念出声来:“天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她一下愣住了,望着那个卖枣的人:“这钱是怎么回事?”

那人一看:“这个呀!姑娘没见过这样的钱?”

明华摇摇头:“没有。”

“你们城里人还不如我们乡下人呢,这样的钱我收到好几回了。”

“谁给的?”

“一天卖一大车枣,哪知道谁给的。开头我也不明白,害怕花不出去。后来一个小伙子也拿这样的钱买枣,我问他怎么回事。那小伙子笑着告诉我,说这钱不但能花,还说我有福份了。”

“有福份了?”

“他说呀,这钱是救命的。共产恶党从开始就杀人,都杀了八千万中国人了。欠了这么多人命债能不还?再看现在,共产党哪个官不贪?到处坑害老百姓。现在到了还债的时候了,也就是老天爷要灭它了,我们好人别跟它搅合在一块,入过党、团、队的赶快退了,天灭它时我们就平安了。说要不退就跟它一块灭了。他还说了好多,我记不住那么多,反正我一听就明白了。小伙子说他是炼法轮功的。我一听是法轮功就更放心了。这法轮功可太厉害了,政府怎么打压,人家就是不怕,就非要做好人,我服气。我从小就信佛,这回可能有真佛来救人来了。”

“大叔,这法轮功可是敌我矛盾呀!我们单位真是这么传达的。”

这时在旁边听了许久的卖梨的壮汉子走过来:“听你这话,看你这样,你也是个穿官衣的吧?”

明华不解的望着他。

卖梨的很气愤:“别听共产党的,它什么时候说过实话?这些年把我们农民可折腾苦了。你说好好的地,硬盖上居民楼,到现在也没卖几间。我们家五口人只给了三分地,就剩喝西北风了。找村委会它往乡里推,乡里又往上面推,我这人三个字不识两个,上哪去找上边呀!这不没法子,倒点梨,凑合活着吧。”他边说边指那钱:“这钱上的字写的好!它早就该亡了,咱都快点离开它。”

正说着,一个四十多岁的妇女从菜摊上跑过来,气呼呼的说:“这世道怎么也是活不成了。祖祖辈辈在城里住的好好的,一个令,立马拆迁,给俩钱儿,往外一轰,没人管了。这叫什么社会?靠我内退的几百块钱,摆个菜摊,哪辈子能给儿子买房结婚啊!”说着还流下了眼泪。

卖枣大叔赶紧说:“大妹子,别伤心了,法轮功的人不是告诉咱们天要灭这恶党吗,退了这恶党,咱们将来就能得救。法轮功小伙子告诉我,他们讲善,为了救人讲真相都被迫害死好几千人了,还有那些黑了心的干什么活摘法轮功人的器官,卖给外国人赚大钱这些事,听得我汗毛都竖起来了。还告诉我他们师父在国外救人,一直惦记着咱们国内的老百姓啊!让徒弟多救人,人家生怕咱们不知道,想着法子往钱上写,大妹子,入过什么退了吧!说都退了三千万了。”

“噢,是这么回事呀!那我把那个团、队都退了,让它快点垮,咱们就有好日子了。”她的心平静了许多,忙问:“大哥,上哪退去呀?”

“省事着那,起个名,往纸上一写,往墙上一贴,就齐了,回头小伙子来,我再跟他说一声。”

大家说的正起劲,人也越聚越多。这时走过来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冲着大叔嚷:“我听说你们说钱上有字,大叔您还有吗?换给我一张。”

“我就还剩一张,写的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女子一听笑的直拍手:“我要的就是这一张。”赶快拿钱换了,如获至宝,揣入内衣口袋里,神秘的说:“我表姨告诉我的,说得到真相钱或护身符都有福份。”一转身冲着大叔说:“谢谢您!”高高兴兴地走了。

明华看着这场景,听着这些话,盯着那一元钱愣在那里了。脑子里翻腾开了:法轮功怎么会是这样子的?跟单位传达的文件一点都不一样。报纸上、电视上不都说了吗?这些人又杀人又自杀。我爸爸在街道办事处好歹是个副主任,怎么也不知道这些呀?他整天说不让我管闲事,只让认真学业务。我参加税务工作一年多了,上班埋在业务堆里,下班守着有病的妈妈……今天遇到这事是好事还是坏事?他们怎么管我叫‘穿官衣’的?我知道谁都恨贪官,可别把我往这堆人里推。她看看这些人还在七嘴八舌的议论着,都是她从来没听说过的,有人再给我说详细点就好了。

卖枣的大叔看她发愣,就关切的问:“姑娘,这是你的枣,怎么不拿还愣着?”

“大叔,法轮功小伙子什么时候来呀?”

卖梨的壮汉猛一回头,质问的口气:“怎么?你这穿官衣的想举报人家呀!”

“没有,没有,我是想多知道点。”

“想多知道?你就不知道有个能人叫大纪元,写了一本《九评共产党》这么一本厚书。”边说边用手比划着有多厚。

“知道有,不敢看。”

卖枣的大叔赶忙说:“我看你这姑娘不象恶人,穿官衣的也不都是坏人。你要想知道得更多,我也说不清楚。都说那个《九评共产党》说的再明白不过了,能人哪!我识字不多,孩子给念,听着那叫痛快,真是那么回事呀!”

明华一听他们没把自己当坏人,高兴了,心想这些人多朴实。他们都在说法轮功好,我今天真没白来,回家赶快告诉爸妈,让他们快看《九评共产党》。对了,想起来了,爸爸可能不是不知道,有一次我晚上下班要进门时,听妈说:“快把这本书收起来,小华刚参加工作,别让她看,千万别跟共产党作对。”爸说:“我也怕呀,我这小芝麻官没了倒不怕,顶多开除公职,不上班,再牵连孩子,那咱家就完了。这个党什么都干得出来呀!”明华想到这全都明白了,不让我看的一定就是《九评共产党》吧。爸妈是怕呀!他们心里明白着那,只是不敢告诉我罢了。赶快回家告诉他们别怕,共产党要完了,赶快三退吧!看人家法轮功把救人的话都写到钱上了。

想到这又看了看这张一元钱,向大叔道了谢,甩了一下她那乌黑的长发骑上车飞快的奔家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