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常人之心 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一日】儿子几次对我说:要领对象回家。我手上拿着他的一张同学照。和他并排坐着一个端庄、大方、漂亮的姑娘;儿子脚旁蹲着一个蜷缩着身躯、又丑、又小衣着不合适的姑娘,和上面那个姑娘在气质和长相反差很大。我看缩在他旁边的姑娘,想着她长的怎么这样,并开玩笑的说:“你可千万别把这丑丫头领回来呀!”儿子说:“怎么会呢?也不一定。”他神情忧愁。

怕啥来啥。大年儿子真把她领回了家。全家都不高兴。原来儿子参赛落了选,这姑娘对他热情、经济赞助。刚巧小子失恋,振作不起来,经济拮据,无力还债。随着社会道德下滑,他不负责任的与她同居了。

我是个修炼人,知道凡事要为别人着想。同居了的姑娘不好再嫁人,她当时条件也不好,年龄大,长得也不俊,又没有工作,我也得替她想。另外儿子也不能造业,不能给今后得法设障碍。认了吧!当儿媳高兴的戴上我给的结婚戒指,乐的满地跑时,我想:没有一点体统。想到:等了他十几年的校花不选;同学中电影演员、模特包围了他,他也没在意?不知错了哪根筋,寻了这个丑丫头。没出息!

每天我早早关门睡觉省得瞧着心烦;修炼的丈夫紧缩眉头,闭着眼;儿子约同学玩,怕同学笑自己早早溜走。全家对她很冷落。

我年轻时喜欢美、漂亮,有个好工作,又有好嗓子。经常跟有模有样的人在一起演戏、谈笑,瞧不起人。我在婚姻上挑花了眼,命运安排嫁给一个没文化的老实工人。同事说他太丑。妈妈说:“世上没人了。”我自认倒霉,心里不装他,造了很多思想业。于是我把这个遗憾都寄托在儿子身上,希望他能替母亲填补心理空白。省吃俭用供他上两次大学。儿子长的帅气,是设计师,又是有名画家,念了中央电影学院,会演戏。绘画设计曾获亚洲金奖。我希望他在婚姻上一定要郎才女貌。谁知这样,差点也行,可不该这样……,伤心、失望、怨恨,想从今起没人娇惯你了,打工苦,给钱留着点别饿死就行了。对别人我更不愿提起。

婚姻是缘份,这我懂,可我心里总是堵的慌,心性提不上来,也做不出善事来。儿子也闹着要离婚,我怕他造业,就劝说:忍着点吧,你修炼把情放下。儿子说,我和她没情。我说,给她慈悲。儿子说,没啥慈悲。我狠心的说,今后我也放下,你就狠一下心把你这辈子搭给她一次吧。我以为我宽容,做到了善。从此表面对她客气,心里烦。对儿媳发出的“场”不好,她心里当然能感受到。

矛盾在心里,谁也不说破。夏季去北京到了她家,她也没有一点掩饰,不客气说:屋小天热,住别处吧!要不是外甥女留住,我真住马路了。

这事给我打击太大,娶个儿媳,舍个儿子,丑不说,还不孝顺,思想还变异。回家叨咕半个月,这时我的心性完全掉下来,不如常人。

于是找做买卖的常人朋友诉苦:小孩子离开托儿所都知道说声再见,她眼里没老人,连个电话问候都没有。朋友说,她象邓某某那样有钱就要她。总得图一面吧!我狠心的说:“她哪方面都没有。”

在儿媳身上修的好艰难。从此小事发火,大事大叫,有事无事流泪,委屈怨恨一起涌上。出现了不好的状态,脸、腿、脚浮肿。修炼的丈夫也想不通,提起儿媳就骂没出息,并劝说:看不上,别见面,省心烦。当没养他,别指望。

直到身体不适才引起我重视。我反复学法。硬往下放,不管怎样他俩是来得法的。必须慈悲对待,给他们洪法。儿子走上了修炼的路;儿媳喊法轮大法好。

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震动了我,于是我向内找;同修家庭过关启发了我,深感修炼的差距。十几年狂风巨难都走过来了,为啥家庭小沟翻了船?我真得好好挖根了。

1,对待儿子婚事上,是用常人的理和思维、旧传统观念去对待,象常人对待常人的事;

2,几十年爱美、爱漂亮、爱虚荣,这名利心形成了物质,象山一样阻挡我的修炼。这是我的根本执著;怕我造业,怕儿子造业,是旧势力为私为我的表现;追求儿子幸福,追求家庭完美,用外貌取人,不用心性衡量人。和宇宙真理背道而驰。所以我魔性大发,常常给别人发难。

我立刻把不符合法的观念清除。这些都是从情中派生出的,立即铲除。挖了根,我恶梦初醒,状态好转,没了怨恨,没了计较,对人有了慈悲和包容。心想做人都不容易,儿媳也苦。你相信大法就是最可贵的生命。我拿起了长途电话向远方的儿媳主动问候:“你要过年回家,要钱就吱声。”那边传来了从心底呼叫:“妈!”这声音叫我欣慰、舒畅。心连在一起消除了间隔。

几十年变异的观念修去,转变看法,归正了思维,心里一座冰山解体,冰块消溶。丑儿媳真正的能回了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