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人心 精進实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二日】我于九八年二月得法,二零零一年底在邪恶的一次大搜捕中和妻子同时流离失所至今。

“七二零”以后一年多的时间才从个人修炼中走过来,期间同修找我切磋,认为应该走出来,发传单,做资料,讲清真相,但我那时对正法修炼的概念是非常模糊的。后来通过学习新经文和师尊的慈悲点化,才慢慢理解了什么是正法修炼、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不应该承受邪恶对大法弟子的无理迫害及所谓考验。

九九年“七二零”前几天,我们当地数名大法弟子進京上访,被本地市委派人带回来,当时前面是军分区的车,后面是我们乘坐的市委派去的车,当免费通过收费站后,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市委派去的一个人突然站起来,回过身来竖起大拇指对我们说:“你们(法轮功)真了不起,你们是历史上的巨人。”

二零零零年与同修约定進京上访的当天晚上,天空一片漆黑,我独自一人去约定地点的路上,思想中还在翻腾:这次去可能会失去常人中的一切(因为知道恶党的邪恶,当时就是这种想法),不去?我是大法弟子,我有责任证实大法,为大法讨回公道,不能任由邪恶迫害大法。当时头脑中明确出现一个问题要我回答:要人还是要法?当我确定“要法”后,身体顿时感觉“空”了,我几乎落泪。在被当地恶警和官员强行带回的路上吃午饭时(恶警不让我们吃饭),遇见一位开车路过也在此吃饭的人,他见我们的手被铐在一起,问我们为什么,当得知是因为炼法轮功上访而被迫害时,他气愤的问刚吃完饭走出饭店的恶警们:他们炼法轮功犯什么法了?我就是北京人,我知道法轮功好,全中国的人都炼法轮功才好呢。你们不要为难他们。并转身对我们说:“不要怕,回去就放了你们。”众恶警和官员对此正义之言,目瞪口呆,无言以对。大法在人们心中的地位,由此可见。

零四年一段时间,我和资料点同修失去了联系,资料来源中断。在此之前我基本上和资料点同修在一起,其间同修多次建议我学习电脑技术,可我一想键盘上的字母和那些复杂的用法就脑袋大,太麻烦了,并且我的拼音基础特别差。我对同修说:“我是扶犁把的,你让我开飞机我办不了。”和同修失去联系后,得不到大法的资讯,我想:同样是大法弟子,我为什么就不行呢?为什么非要局限在资料的散发上呢?不就是自己这颗畏难、懒惰的心导致的吗?而且已经错过了最合适的学习机会,不能再这样下去了。我找到外地同修,同修给了我一台笔记本电脑和打印机(感谢同修的无私援助),回来后买了一张幼儿识字挂图,对照挂图开始了资料点的运作(和资料点同修在一起的时候也多少知道点技术),我发现当你真正用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那件事情并不难,而是认为难的观念在阻挡着。因为毕竟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因素在起作用。后来和原资料点同修联系正常了,我迅速熟悉了上网、刻录、装机等技术,并帮助周边县的同修建立了一部份资料点。

在做资料的这几年中,也经常出现心性上的摩擦,心里的不平衡,也有过不去的地方,但我想:既然走進了修炼,知道了这个理,那就要以法为大,做的不好的地方尽快做好,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对自己负责。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