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真相中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二日】我们在按着师父要求的“做好三件事”的修炼过程中,体会到:学好法炼好功、发好正念、讲真相促“三退”是圆容的,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没有侧重。每一件事都要做好,才是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我在与同修的接触中,有的同修在讲真相促“三退”中做的少,觉得不知怎么讲,怕讲不好,错过了很多救度世人的机缘。我也有过这样的经历,下面就谈一谈自己的体会。

一、选择好讲真相的切入点

通常情况下,我都是先记姓名。例如:看到放牧的,我会说:“这都是你自家的羊(牛、鹅)吗?”搭上话后,先问他的年龄确定称谓、再问姓名、电话或手机号码、家住在哪个屯子等,把这些都输入手机里。有时对方认为是陌生人,不愿意告诉,还会反问:“你问这干啥?”我就说:“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我常在这路过,万一有啥事能求到你,好求你帮忙呀!”这样他会很高兴的告诉你问的一切内容。这样有两个好处:一是同意“三退”后,不用再问姓名了;二是为以后促“三退”留下了联系渠道。

有了前面良好的开头,下面要讲什么就主动了。可根据对方的年龄、职业、性别、性格、信仰等特点,选择一个对方能接受话题,作为讲真相的切入点,促“三退”。例如:有一次在施工现场,来了一个60多岁的老农民。搭上话,客套几句后,我说:“丁叔叔:象你这个年龄正好赶上“文革”和“生产队”了吧?”-----“入过团吗?”他说:“在学校入的团,生产队那会(意思是:那时候)入的党。咋了?”我就从“文革”、社会(恶党)的腐败讲起,使他明白了真相,高高兴兴的“三退”了。

再例如:有一次在一块玉米地边上干活儿,正是秋收季节。有一女村民在收玉米。我走过去,说:“你多带刀了吗?”她问:“你用呀?”我说:“我不用。是想帮你一起割。”------“你把刀给我,咱们一边唠嗑,一边干活儿。说话别耽误活儿。”说话中我了解到她信西方宗教。我就从圣经《启事录》讲起,讲神回来的时候、大法在世界的洪传、最后的大审判、信神的要接受无神论的恶党领导等等。她听的很认真,有问有答,听明白了真相,同意“三退”。我也告诉她为亲朋好友、全村人“三退”的方法,她很高兴的答应了。

二、利用好讲真相的法器

在日常生活中,我身上经常带着小册子、光盘、《明慧周报》等真相资料。如遇到有缘人而没有时间细讲或环境不太适合时,我就送上一份资料。有影碟机的给光盘;有文化的给小册子。这些法器在讲清真相、救众生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一次,我和新雇佣的司机一起干活儿时,我给他看小册子,里面有恶党宣传中可笑的“做好事不留名,却留照片”的内容。看后他说:“是啊!那做好事都不留名,还能留照片?这书(指小册子)说的有道理。”我就给他讲:“做好人好事、助人为乐,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古时我们这里被喻为“神州”、“礼仪之邦”,雷锋做好事是对我们民族传统文化的继承。是共产(恶)党为自己脸上贴金,搞出了这样的“党文化”。目地是说它教育的结果,它领导的好等等,来掩盖它“假、恶、斗”的本性。他明白了真相,退了团队。

我还根据自身的工作特点,经常把资料送到边远的农村。在没有面对面讲真相的机缘时,用这样的方式,把大法的福音送到有缘人的门前。有一个镇的副镇长,几次接触给他讲真相,他都不接受。于是,我给他家送去了光盘。几天后一起吃饭时,他说:“也不知是谁,给我家门上贴了一张光盘。”我说:“那你就看呗!”再例如:有一次要协调施工场地,我去找附近的一个屯的屯长。说明来意后,我问:“你在忙啥呀!满屯子都找不到你?”他答:“在看光碟,是法轮功的。”我又问:“哪来的?”他说:“是昨天晚上发的。家家都有,现在都在看呢!”这个屯子的资料这次不是我送的,但我感谢师父给我安排的这次信息反馈,这是对我的鼓励。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我要更精進,利用好法器,助师救度更多的众生。

三、注意讲真相时的语气,时时修自己

在做好“三件事”的过程中,我体会到:我们面对大陆这样的一个社会环境,讲真相会有难度。恶党文化毒害那么深,不是遇到的每一个人都能一讲就明白、一讲就退的。这里也有我们自身修炼提高的因素。那么,怎样才能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呢?那就是学好法、向内找修自己,一定事半功倍!

我在野外工作的时间比较多。只要出工,就要走出去很远,很少能接触到同修。因此,一般的时候只要一收工,除给有缘人送资料外,我就听师父讲法;发正念。不看电视、不逛街,不附和常人的爱好。早上起来炼功时,同屋住的人有时都不知道。与我接触的人都说我很平和,心地善良;也愿意与我同一个班干活儿。因此,营造了比较宽松的讲真相的环境。有时在旅店、饭店,我们就谈论“党文化”给社会、世人的心灵造成的毒害。有一次在旅店住宿,与老板上高中的女儿搭上话后,我就讲真相。她提问,我解答。她家的墙不隔音,我们的声音大,讲的时间又长,在她家住宿的都能听到讲的内容。有一住宿的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我们是在唠嗑,对我说:“我以为你在给孩子上课呢!”

有时也遇到受“党文化”毒害太深的人。你给他讲真相,他态度非常不好,指责、甚至谩骂。有时我的争斗心也往上返;有时还控制不住,讲出的话也不善了。有一次与一个年轻人讲真相,在道理和事实面前,他就是不接受大法的真相。还嚷:“你们不对!你们错了!”等等,结果不欢而散。在后来的学法中,我向内找:自己有争斗心、争辩心、表现自己的心,没有达到大法徒应有的大善大忍的胸怀。

最近看了数遍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录像,对照自己的修炼过程,有了更深的体悟:我做的好的时候,都是符合师父讲的法理;做的差的时候,就是没达到师父要求的、不符合修炼人心性的时候。特别是师父把有缘人领到我面前时,也可能我们只有这一面之缘。由于自己的执着,错过了向他讲真相、使他得救度的机缘。这不仅仅是枉费了师尊的精心安排,很可能违背了我的史前大愿,那不仅仅是一个痛心呀!所以,我一定要牢记师父的教诲,修自己;向内找自己,做好“三件事”!

另外,我在体会中没有引用师父讲法的原话,我体会:师父传给我们的是造就无量大穹的法,其内涵无限高深。自己体悟到的只是那一句、那一段无边法理中的一点点。在引用时,自己悟到的内涵太小、太少。同样的行为表现,别人在实修中从师父另一句话、另一段法中也能悟到指导自己修炼提高的内涵。不能框自己,也不能框别人。个人体悟,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