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小说:顺天意餐厅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三日】吃完晚饭,看了一会儿电视,听会计报完帐,象往常一样,陈启明要到餐馆看一看确定没什么事了才回来安心睡觉。

下楼向南走,过两个十字路口,面东有一家名为“美味”的餐馆,就是陈启明的生意。

餐馆不大,大厅摆六张桌,另有三间包房。陈启明进来的时候,最后一桌客人刚走。服务员正忙着收拾桌子,刷洗打扫。看见陈启明来了,都喊他“陈叔”,热情的打着招呼。这些服务员有的是陈启明原单位下岗职工的子女,有的是陈启明太太农村老家亲戚的孩子,陈启明对他们象对自己的孩子一样,相处极好。

“有啥事儿吗?”陈启明问领班大义。

“没啥事儿,陈叔。上午居委会王主任来收卫生费、拥军优属费,半年一共六十八块。还拿来五包耗子药,十袋蟑螂药,收了十五块钱,说是全市统一卫生运动。”

看着大义那一脸无可奈何的苦像,陈启明叹了口气:“唉!都啥年代了,还运动呢。苛政猛于虎,这老虎也忒多了!派出所杜刚他们没来吧?”

“来了。”

陈启明听了,心里一沉。

“转了一圈又走了。”

陈启明有点儿摸不着头脑。

“中午打电话来订了盒饭。”

“给钱了吗?”陈启明赶忙问。

“给了。他们有一阵子不来白蹭饭了。”

“真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陈启明不大相信那帮没头脑的人会变好。“还有什么事吗?” 睏意袭来,陈启明打了个哈欠。

大义犹豫了一下,好象拿不准这算不算个该说的事儿。

“嗯——今天早上,一开门,看见门上贴着一个信封,大个儿牛皮纸的,上面贴着一个鲜红的大福字儿。我一看挺喜庆,就赶紧拿进来。陈叔你说,这年头,老百姓日子都不好过,谁还想着给咱送福呢?可真不易,连个名也不留,想说声谢谢都没场说去。”大义顿了顿,看陈启明专注的等着听下文,又接着说:“我打开一看——原来是一本书,《九评共产党》,还有一张光盘: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

“书呢?”陈启明一听书名,一下子精神起来了。他听别人议论过《九评共产党》这本书,知道那是一本揭中共老底的禁书,得之不易,想不到今天送上门来了,真是有福啊。

“让我放柜里了。”大义想不到陈启明这么感兴趣,赶紧到柜里拿来了那个带福字的牛皮纸信封,递给陈启明。陈启明得了宝贝似的,小心翼翼的揣进怀里,乐呵呵的回家去了。

“我说,该睡觉了吧,都几点了?明儿再看吧。啥书这么好哇?”陈太太看完电视剧,起来喝口水,看见丈夫还在看书。

“好书,好书啊!真是太好啦!”陈启明顾不得抬头,一个劲儿称好。

陈太太被他逗乐了,也凑过来:“啥书这么好?”

“《九评共产党》。你看看,都是从来没公开过的秘密,触目惊心啊。这下子可没人再听它的了,看它还骗谁去,怪不得它那么害怕这本书呢。奇书,奇书,真神奇!谢谢送书人,真是太好了!”

陈太太说:“原来是《九评共产党》啊,前几天我们办公室小吴给我,我没要。”

“你咋不要哇?送还不要。傻呀?”

“共产党不干好事,有啥好评的?”

“你误会了,不是吹捧中共,是批评的评,评理的评。来来来,你看看这《九评》评的都是什么,你就明白了。九评之一:评共产党是什么,之二:评中共是怎样起家的,之三:评中共的暴政,之四:评共产党是反宇宙的力量,之五:评江泽民与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之六:评中共破坏民族文化,之七:评中共的杀人历史,之八:评中共的邪教本质,之九:评中共的流氓本性。”

“怪不得小吴说这是本解体中共的书呢,看来是我理解错了。”陈太太也不睏了,凑过来和丈夫一起看。

看到最后的“大纪元郑重声明”,陈启明说:“这党该退,必须退,还得尽快退。可咋退呢?”

陈太太当机立断:“我去找小吴,他准知道。他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这书说不定就是他送的呢。”“我看行,明天上午你就去。咱们一家三口先退了,回头我再去劝我弟弟俩口子和你妹妹,让他们也去退了。他们准保同意。”合上书,陈启明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天灭中共我喜欢,我要退党保平安。哈哈,里格里格楞——”他情不自禁的哼起了东北大秧歌。

“好啦,睡觉吧。天快要亮了。”陈太太关切的催促着。

自从得了《九评》,全家三退,陈启明的餐馆是生意兴隆,财源旺盛。

一天晚上,小吴到餐馆来找到陈启明说:

“大哥,看你生意越来越红火,人也越来越年轻,真替你高兴。想跟你商量个事,不知行不行?”

“说吧,客气啥。”陈启明对朋友一向爽快。

“我做了个横幅,想挂在咱这餐馆门前,好让更多人知道顺天意得福报。”小吴说着从包里拿出一个横幅,上面印着“顺天意得福报”六个大字,蓝底儿白字,十分醒目。

“顺天意得福报,好,好!”陈启明念了一遍,不住的点头。“大义,快挂上去。”

横幅挂出去的第三天,早晨刚一开门,派出所杜刚来了,后面还跟着另外两个警察。

“叫你们老板。”杜刚一进门就喊。

头一天晚上陈启明在餐馆值班,没回家,这会儿还没起来呢。听到叫喊,赶紧穿上衣服,拿湿毛巾胡乱抹一把脸就过来了。

“来啦,来啦。几位吃点儿什么?”

“听说你餐厅挂横幅了?”一个警察问。

陈启明一听不是来吃饭的,好象另有来意。揉揉眼睛仔细一看,原来跟前这三个人都穿着警服,其中还有杜刚,他一下子清醒过来。这些人经常来餐馆吃饭喝酒打白条,蛮横不讲理,不知今天又来干什么。

“这是我们所长,问你话呢。”杜刚见陈启明愣着,有点儿不耐烦。

“啊,你问这横幅啊,是啊,你才知道,已经挂两天了。顺天意得福报是古训。”

“这可是敏感词,是‘顺天意灭中共’的天意吧。”

陈启明笑了:“那不更好吗?”

警察所长随口说:“好,是好。”

陈启明马上追问:“你也知道天灭中共的真相?”

“比你知道的还多,不但三退,还得做好人,我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来你这儿白喝酒了吧,我不能把德给你。”说完,俩人大笑起来。另两个警察也跟着笑了。

陈启明见这所长此来没有歹意,就告诉他说:“你说这横幅也真神,昨晚我在这儿值班,就看那上面的字发光,七彩的光,那叫漂亮。”

“知道你喜欢。我是来告诉你,明天上头来检查,先收起来放在我这安全,过后再给你。”

“那我的餐厅干脆就改名“顺天意餐厅”,凡是来我这儿吃饭的人,我都告诉他们顺天意得福报。明天就更名,我请你们喝酒。”到底是生意人脑瓜转的快,陈启明这么一来,谁也没话说了。

从此,人们家人团聚、请客会友多了一个好去处——“顺天意餐厅”。

于是,“顺天意餐厅”的生意越来越兴隆,因为它“顺天意”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