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义县镇东派出所零一年绑架民妇的行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我原是一个病魔缠身、性格暴躁的人,曾经患有胸膜炎、神经衰弱、产后风等多种疾病,全身没有好地方 ,每天吃药,有时整宿睡不好觉,尤其手根本不能碰凉水,痛苦极了,三十多岁就觉得活够了。自从九六年十一月二十三日学了法轮大法后,我身心受益,就象两个人一样,满身的病一片药也没吃从此告别了!身体好了,心情也好了,我们夫妻也从此和睦了。

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团开始镇压法轮功,我非常不理解,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就不让炼呢?按“真善、忍”做个好人,修心向善,为什么就不让呢?二零零零年冬季的一天,丁广有等六、七个警察来到我家,我非常客气把他们让到屋里,给他们倒上热水叫他们暖和暖和。这时,丁广有看到李老师的照片和大法书籍等就非常生气,“都什么时候还有这些东西?”说着就把这些东西收到一起想拿走,我就给他们讲大法如何好,是教人做好人的和我自身的变化。当时我都落泪了,我不让他们拿大法的每一样东西,我又对他们说:“我很理解你们,我们没仇没恨,你们是工作,是上指下派没办法,可我真是炼功后身心受益了,我有病时生不如死,现在不能不学不炼,这些东西是我的命,哪一样你们也不能拿走。”可能他们还有善良的一面吧,没有拿走大法书籍等,可是他们还怕我进京上访有责任,就叫我给他们写了一张不进京上访的保证书,他们才离开。

二零零一年八月下旬的一个晚上,这些警察们再一次到我家,这次不由分说进屋就翻,把家里翻的乱七八糟的,还把我绑架到镇东派出所,连夜非法审讯。还有一个一脸横肉的警察拧我的胳膊,强迫我给他们跪下。我当然不从。他们也没问出什么,当晚用两个男警察看我,和他们同住一间,他们也知道这样住不符合法律,他们还拿来手铐和脚镣要给我戴刑具,我对他们说:“你对一个手无寸铁的女人用得着这样吗?”他们最后没用刑具,一个用床顶住门睡,一个在里面睡,我坐在沙发上。后来我才知道他们从我家抢劫走许多大法书籍、录音带、飞利浦录音机670元、录放机一台450元、随身听150元、兜子一个30元、手电一个10元等,还有不知道的。

第二天,他们把我送进看守所刑事拘留。我绝食抗议要求回家。第五天,他们以为我要死了就把我送镇医院抢救,第六天放回家。回来时他们从我丈夫手里勒索医药费三百多元,伙食费三百多元(我一口饭也没吃他们)。

回家的第七天晚上,他们又一次到我家把我绑架到看守所,第二天早上,只是给我们读了所谓的“决定书”,以扰乱社会秩序罪劳动教养两年。我不知道我在家里睡觉会扰乱社会秩序?他们连家属都没通知一声就把我送进沈阳马三家劳教所进行迫害

我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做一个好人,修心向善,周围的人也都说我是个好人,可这些警察们竟然绑架、迫害好人。我在马三家也受到非人的折磨,二零零三年八月底才被放回家。

我只想告诉善良的人们,不要被谎言蒙蔽,明白真相、选择正义,选择美好的未来。我还劝告还有良知的警察不要再继续做恶,迫害好人,为自己留条后路,选择正义,选择美好的未来。善恶有报,时间不会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