营救王博、刘淑琴母女

给鹿泉父老乡亲的信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四日】

鹿泉父老乡亲:

当您知道了真相,请您伸出援手,营救咱鹿泉的好女儿,王博母女,他们本是咱鹿泉的骄傲。如今却被非法关押在鹿泉的人间魔窟--河北女子监狱遭受着非人的磨难。

学大法 破家又重圆

王博的外婆韩岭荣是地道的鹿泉人,祖籍鹿泉市铜冶镇韩家园,这里人杰地灵,风景秀丽。王博的外婆待人和善,几个女儿也很懂事。刘淑琴是她最小的女儿,更是疼爱有加。

小外甥女王博更是全家的骄傲。文静平和。小王博八岁时曾获河北省钢琴演奏优秀奖,十三岁就通过了全国业余钢琴最高十级。十八岁风华正茂、亭亭玉立的王博,九九年以优异成绩考上中央音乐学院。在中央音乐学院“天才音乐技能”一项测试中大部份学生被淘汰,而小王博却独获奖金一千元,测试的教师们都感到她是一个天赋极好的学生,如此出类拔萃、才华横溢令人惊羡。天津音乐学院、中央音乐学院、河北师大艺术系都给她发了录取通知书。

取得这好成绩,王博非常感恩法轮功,因为是法轮功教人“真、善、忍”的修炼原则。以前妈妈刘淑琴个性强,爸爸王新中经常无故发烧住院治疗,夫妻之间常闹矛盾将要协议离婚,小王博体弱经常没缘由的晕倒,性格极其倔强,是一个从小身体就较差又极令父母头疼的“主儿”。修炼后一家人都坚持用真善忍原则严格自律,遇到矛盾先找自己,家庭和睦了、身体健康了,王博也变成了健康、体谅父母的乖孩子,高考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法轮功使一个濒临解散的家庭重现生机。

黑云压城 善良女受骗

九九年七月后,面对铺天盖地的抹黑法轮功的各种诽谤和诬陷,才入大学不久的王博觉的自己的良心再也不能沉默了,在北京向世人为法轮功说了句公道话,就被中共非法劳教三年,那一年她才十九岁。是劳教所最小的“犯人”。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央电视台在中国农历大年三十、万家团圆的这一天,在“焦点访谈”节目中播出了所谓“法轮功天安门自焚”惨剧,报道说有一个自焚者叫陈果,是中央音乐学院的学生,陈果和王博正好认识,是同学。中共看好了王博的优秀,也看好了王博和陈果的同学关系,所以用来大做文章。于是,在搞完“天安门自焚”闹剧抹黑法轮功、煽动全国民众的情绪后,又把黑手伸向了王博。

劳教所采用精神折磨,强制王博反复听看诋毁、诬蔑法轮功及创始人的文章和录象;采用肉体摧毁,六天六夜强制王博不许睡觉,打骂、体罚,强迫王博放弃信仰真善忍,逼迫写所谓的悔过书、保证书之类的东西。善良纯真的小王博在那种高压氛围中,加上中共六一零人员的威逼恐吓、伪善欺骗,成了中共的所谓“转化典型”,也因此失去了自由,连上大学都有警察的贴身“陪读”,寒暑假也不能回家团聚,而是直接被关到河北省会洗脑中心,逢年过节在警察的贴身“保护”下,才能和亲戚匆匆见上一面。

二零零二年四月七日、八日,王博一家被威逼欺骗上了“焦点访谈”镜头。当节目播出她一家人的情况后,王博发现中央电视台用剪接技术断章取义,歪曲事实,完全不是他们要表达的意思;尤其四月八日《人民日报》社论以王博为第一人称所述内容与事实严重不符,许多文字完全是撰稿人凭空捏造,王博一家被中共利用来抹黑法轮功。此行为给一家人在心理和名誉上造成了很大的侵害,尤其是作为新闻事件的中心人物王博,所受到的伤害更大,王博很长时间被非法软禁、无法澄清事实,一度在痛苦绝望中想到了死。

揭穿骗局 身又陷囹圄

二零零五年七月,在摆脱中共警察二十四小时贴身监控后,王博将自己这几年所受的迫害及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利用她造假欺骗民众的事实口述自拍下来,录制了《焦点访谈背后的残忍和欺骗》,向社会公布心路历程。王博勇于纠正、澄清事实,这种对国家、对社会、对广大新闻听众负责的诚实行为,惹恼了谎言的策划者。中共费尽苦心树立的法轮功“转化典型”,成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又一证据。之后一家人就不断受骚扰、迫害,无奈之下开始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6年7月28日一家人在大连被抓而转回石家庄关押。2006年11月5日,刘淑琴一家被长安区法院一审以“利用×教破坏法律实施罪”判刑,王博刑期五年,刘淑琴和王新中各四年。

寻求正义 律师伸援手

那时王博的外婆年近90,王博一家被判那么多年,有生之年可能很难见面了,整个家族都非常难过。一审结束后,亲戚决定由王博的姨妈刘瑞琴夫妇出面为王博一家请律师。几经周折,委托北京六位律师为她一家三人作无罪辩护,律师们介入后,以事实严重不清、证据不足、适用法律不当及程序违法,向石市中级法院联名上书要求二审公开开庭从新审理王博案。

2007年4月27日王博案在石家庄中级法院公开审理,开庭前贴出公告,说公开开庭王博的亲友都可以带上身份证、户口本办理旁听证。 4月26,王博一家的亲朋好友共二十七人办理了旁听证。但到了当天晚上至二十七日开庭前,几乎是所有办旁听证的人都受到了本人户籍所在地派出所片警和家委会的骚扰、恐吓、监视、跟踪,在中级人民法院大门前,至少有三人被强行带离。法院大门内外,穿警服的和穿便服的各路人马,反反复复的不知查看了多少次旁听证和身份证后,只允许两名亲属去旁听。快开庭时,经过律师提出抗议,法庭才又放进三人。中共当时如临大敌,调集600多警察、特警戒严。法庭内外草木皆兵、如临大敌,审黑社会老大也没有这种警戒规模。

律师们在法庭上按照事实和宪法、法律条款,针对指控王博一家的“罪名”逐条辩驳,作出无罪辩护。并要求无罪释放王博一家。不仅如此,当时王新忠的身体情况非常不好,高血压、心脏病伴有左半边身体麻木。休庭时自己站不起来,是法警把他从椅子上搀起来的,亲属强烈要求为他办理取保候审,多次申请无人理睬。一审开庭时长安区法院的审判长当庭答应归还抄家时拿走的四万多元现金和三箱衣物,到现在也要不回来,还在石家庄市公安局国保大队李兴山处扣留不给。

律师们细致严密的依法辩护,当庭公诉人和法官的指控根本站不住脚,休庭时也是草草结束,亲友们一致以为法庭会主持正义无罪释放王博一家。

亲属多次到市中级法院询问案情,法官一直搪塞推脱。直到5月21日,中级法院说已退回一审的长安区法院了。随后亲属又直奔长安区法院。法院说5月9日已结案,维持原判,裁决书已送达当事人。

后来才知道王博和她母亲刘淑琴早在5月15日已被悄悄送到河北省女子监狱了。4月27日开的庭,期间逢5月1日到7日是法定节日放假,仅仅5个工作日就判完了,还故意瞒着家属的询问,判决结果也不通知律师就把人送监狱了,好好的家庭就这样名存实亡了。

受株连 亲朋遭报复

2007年6月19日家人接到赵县看守所来的电话,说王新忠已送到河北省唐山冀东监狱了。一家人同时进监狱,已使整个家族情感都到了无法承受的极限。谁知这还没算完。律师以“宪法至上、信仰自由”为题的联合辩护意见,无懈可击。此事令反人性、蔑视人权的中共相当恼火,直接以“请律师,把事儿搞大了”为罪名,将王博的姨父盖五反、姨妈刘瑞琴办了劳教,甚至连旁听的人也受到株连。

就这样,6月21日下午5点多突然裕东派出所和金马居委会主任带着搜查证说有人举报老盖传递法轮功资料。但搜查证上写的名字是王博的外婆。

87岁的老人,日常生活起居都靠家人照料,怎么“传递”呀?令人啼笑皆非!警察抄家没有得到所谓的证据,便强行要老盖到裕东派出所问话,做笔录者最关心的却是,谁为王博请的律师,为什么开庭时那么多法轮功学员到场?和谁有联系等等。王博的姨夫理直气壮的反问警察:“请律师犯法吗?”警察也很无奈,说是上面让问的,希望配合他能交差。王博的外婆受到惊吓身体严重不适,在家人的强烈抗议下,王博的姨夫当晚得以脱身回家。警察说还要找王博的姨妈做笔录。

6月22日上午,老盖又被叫到裕华公安分局强制谈话,内容仍然如上,中午才让回家。

当时参加旁听的有一个王博姨夫的同学,两家世交,从小看着王博长大。王博一家人都将被判刑,作为朋友出于关心也办理了旁听证。6月21日晚也被片区河东派出所警察带走作笔录,而且在派出所扣押了一夜,第二天快中午才放回家,并抄了他们家。期间最敏感的还是审问王博案请律师经过和开庭情况,威胁要将他们送洗脑班或劳教关押。

7月4日上午约十点,片警张新征又打电话说找老盖有点事,老盖没有迟疑就去了,没想到这一去是要劳教他。当晚在老盖体检不合格(高血压、心脏病),劳教所拒收的情况下又送回了家。第二天,片警称“上面”还是要劳教老盖,还得到大医院复查。由于这些年内外交迫身心交瘁,医生诊断老盖有高血压170/90、冠状动脉硬化型心脏病。就这样他们仍不肯放过。

7月7日早晨老盖出去买早点,派出所片警早已等候多时,非要带他到派出所办什么“监外执行”的手续。上午10点多有一个姓张的给家里来电话说,老盖已被送到劳教所了,让家里人给他送衣服。当时外婆在床上犯心脏病刚含上救心丸,小外孙女感冒发烧,王博的姨妈面对年老多病的母亲怕她承受不住,强装成没事儿人一样,不敢说出真相。

老盖在岳母眼里是她最满意的女婿,是她晚年的精神支柱。这些街坊邻居都知道,就连社区卫生所都知道。岳母见谁都夸老盖好,和气善良、仁义、体贴周到。就这样的好女婿,请律师也是为老人尽一点孝道,有什么过错呢?! 7月16日亲人们却要回了两份“劳动教养决定书”。

给亲人请律师能进监狱,旁听法轮功学员公开开庭也能被劳教。这怎么能让人信服呢?!老盖的亲人非常担心他的身体出状况,为他多次申请保外就医没有回音,只好请律师直接提起行政诉讼,状告石家庄市劳教委员会。

2007年9月28日上午,代理律师去劳教所要求会见当事人盖五反,被无理刁难没见成;下午去新华区法院递交行政诉讼材料,法院周五不受理案件,但法官还是接待了律师,留下材料,口头答复法轮功劳教行政诉讼不给立案。

2007年9月30日,律师直接将申诉材料邮政快递,分别寄给盖五反居住地裕华区法院和上一级石家庄市中级法院。

2007年10月9日上午,律师前往裕华区法院和石家庄中级法院,要求行政诉讼立案,石市中院说,有明文规定,法轮功劳教行政诉讼已经批复不给立案。

律师下午到新华区法院打算要回申诉材料和律师手续,但法官态度蛮横的说,河北省高级法院有文件规定法轮功劳教行政诉讼不给立案,所以:1、不给立案;2、不给书面裁定;3、不退还申诉材料;还以记下律师执业证号相威胁。

在盖五反的劳动教养决定书((07)冀石劳审字第0118号)最后一段明确写有“如不服本决定,可在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的六十日内,向石家庄市人民政府或河北省人民政府劳动教养管理委员会申请行政复议,或者在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三个月内直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法律是社会公正的最后一道防线,河北省两级三个法院,毫不遮掩的、赤裸裸的公然违法,态度恶劣的不给立案,还威胁代理律师。这就是奥运前,中共政权向国际社会信誓旦旦承诺的改善人权。

善恶有报 莫做殉葬品

王博和她母亲现被非法关押在河北省女子监狱。由于监狱内每次“转化”法轮功学员时,都放以前王博被所谓“转化”录像,现在王博的到来使邪恶的谎言不攻自破。所以,监狱这次对王博母女格外“重视”,目前正在关她们“禁闭”。据悉王博和母亲绝食抗议,多年迫害心力交瘁,身患高血压、心脏病等多种疾病,随时有生命危险,请正义人士帮助营救!

有缘人,看完此文,相信您善恶已明。善良人拒绝暴力和谎言,一本《九评》引发3000万正义之士三退大潮,正义者的选择怎能不引起您的思考?手无寸铁饱受整部国家机器的摧残,却心系他人的安危,成千上万法轮功学员以自己宝贵的生命坚守着民族的良知,诠释着信仰的力量,怎能不使您惊醒?我们只愿您明真相,退出邪恶组织,在天灭中共时,避免给中共做陪葬的厄运!只要您诚记法轮大法好,赞颂真善忍,即可保全自己的性命。善恶一念,您的命运就在自己手中。千万珍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