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持集体学法 共同精進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七日】我们地区的学法炼功点建立于一九九六年二月,至九九年“七·二零”之前已有八十多人,分立了五个学法小组。每天早晨四点半,到炼功点上集体洪法、炼功,晚上七至九点钟大家又在学法点上集体学法、互相切磋、交流学法心得体会。就这样,我们修炼不到半年的时间,大家的身心健康都发生了巨大变化,明白了在修炼的道路上,如何以法为师,事事向内找,不能向外求;如何同化法,溶于法。有人多年的矽肺病、灰指甲病或心脏病或腰腿痛病或头痛等病都好了。那时,老学员对集体学法、炼功更加勇猛精進,新学员也不断的日益增多。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恶党残暴镇压法轮功开始后,“六一零”、国安、公安、警察、特务遍地横行,警车昼夜不停的穿梭于大街小巷,逮捕大法弟子,捣毁了大法资料点,收缴、销毁了大法书籍与大法资料。大法弟子的住宅、电话、手机及行动被非法监控。大法弟子随时都有被绑架、拘留、毒打、酷刑、洗脑、判刑、劳教、直至被迫害身亡的可能。在那时,还能自觉坚持学法、炼功的人实在太少了,我们地区也只有十几个老学员了,还分散在不同的地方,相见都很难。原辅导员晚上十一点钟没关灯,派出所都打电话问她:“怎么十一点还打灯呢?”从那以后,每天晚上她都不敢打灯学法、炼功了。同修见面,都不能多说一会话。因为所有的公共场所,都被邪党组织中的恶人严密的监视着。

没过多久,经过独立思考后,大法弟子又以学法、炼功、传法、证实法、组建资料点、印发大法资料等不同方式,陆续从邪恶的恐怖中走了出来。

1、恢复、重组学法小组

要想打开修炼法轮大法的局面,就先将学法小组组建起来;其关键是由谁来担任组长,即协调员和如何开展工作等问题。经认真协商后,确定由学法认真、精進并具有一定组织能力的明宇、金善、庆玉(化名)三人担任协调员。由他们从不同方面先将老同修组织起来。在当时的环境下,动员同修集体学法很不容易。例如:明宇在做老同修工作时,首先遇到的难题是其家属不同意他再去集体学法。有的同修的家属打电话恐吓明宇说:“是你找我爱人修炼法轮功吧?家家都有老有小的,出事你负责呀?……”;有人见到明宇就说:“你别再找孩子他妈了,我儿子要去你家找麻烦,被我给压住了”;有一次,明宇打电话找老同修谈关于学法炼功之事,她妹妹在旁边听见了就先跑出来对他说:“我姐不炼了,你就别再找她了。谁知道共产党下一步又出什么损招,邪恶着呢”!也有不少老同修对大法理解不深,竟被邪恶的这种表面现象所迷惑,吓的不敢再修炼大法了。尽管如此,还有几位老同修,从邪恶的恐怖中走了出来,重新组建了法轮大法修炼小组,并由“不定期,不定人,谁来谁学”逐渐发展到“至少每周一次,3~5人一起学法、互相切磋、交流,共同精進”的修炼方式。有时,大家还不约而同的在一起学法、炼功,发正念、除邪恶。

2、组建资料点

学法小组成立后,最主要问题是:如何解决大法资料的来源。要想解决资料的来源,首先要解决如何与辅导站取得联系,求得他们的帮助。几经周折,最后在一位同修的积极努力下才与市辅导站的两位负责人取得了联系,我们才见到师尊的经文和部份大法资料。

没过多少日子,二零零零年底,那两位负责人,也遭到邪恶的绑架与非法判刑;一位被判了一年半,另一位被判了两年。我们再次失去了大法资料的来源!从那时起,我们决心筹建自己的资料点。筹建资料点面临的两大难题:一是没有资金来源;二是没有微机应用技术支持。当时,我们学法小组中的几位同修,是由普通员工所组成。不是退休的,就是下岗或在岗人员,都是没钱人,月收入都勉强维持家庭生活。那时,真的没有别的办法,只有大家凑钱了,自愿吧,谁能出多少就出多少吧。当时,多亏有一位退休的女同修,将自己多年来好不容易积攒的全家唯一的一点积蓄,五千元全部拿了出来。在她的带动下,我们才勉强凑了一万元钱。买了一台电脑和一台打印机等必备物品;又动员了在岗工作的年轻同修全面负责大法资料的制作;其余人员,负责资料发放工作。就这样,我们的大法资料点,在邪恶的严格监控下建立起来。从那以后,我们的大法资料就大量的源源不断的传送给了有缘人,救度着更多的众生。

3、讲真相、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

有一位名叫徐兰(化名)的同修,丈夫下岗,两个孩子在中学念书,仅靠她每月800元的工资维持全家生活。二零零零年,单位领导逼迫她写“保证书”;否则,送她去市监狱洗脑班。开始,她多次找领导谈话,讲述了自己修炼大法后,道德的回升和身体好转的变化过程,但都无济于事。单位领导说:“这是‘六一零’指示要办的”。这时,有人想让她离开家躲避几天,又怕单位除名后断送了全家的活路。于是,同修们集在一起,向她单位领导发正念:“清除背后控制他的一切邪恶、共产邪灵”。

说话间离新年只有二、三天了,单位领导又来威胁她说:“年底前必须写‘保证书’,否则送走”。就在徐兰急的没有办法时,同修明宇对她说:你拿着这份真相资料(明宇顺手将—份大法资料递给了她),直接找单位领导,讲述你对大法的认识,让他也认真看一看。

第二天早晨一上班,徐兰就跟领导说:“我工作几十年来从未求过你,这是我第一次求你,请你把这份资料看完;这里写的就是我对你要讲的话”。与此同时,同修们继续向徐兰单位的领导发正念:“清除控制他背后的一切邪恶因素”。

次日,这位领导对她的态度发生了很大转变。他对徐兰说:“不送你去市洗脑班了。我这一关你是过去了,但党委办公室主任还会找你,他可不好说话,你得有个思想准备”。

紧接着,我们進一步加大了集体发正念的力度:“全面、彻底的清除徐兰单位控制党委办公室主任背后的邪恶因素、黑手、烂鬼、旧势力和共产邪灵。”后来,这位办公室主任没有再找徐兰的麻烦。事后,这位办公室主任因同情与保护大法弟子而升了官职。

大法弟子金善,于九五年得法后,一直努力实修大法,心性提高的特别快。“七·二零”之后,正念强,首先从邪恶的迫害中走了出来;曾去天安门广场洪过法,经常给公安局、派出所等单位一些不明真相的邪恶分子、帮凶写过劝善信和寄过大法资料等。所以,他也成为当地“六一零”、派出所、街委会的重点监控对象(因为,邪恶们没有掌握任何证据,只是怀疑他的行为)。

我们学法小组还有一对老同修。“七·二零”以后,男同修因怕心放弃了修炼大法。结果,被旧势力趁机钻了空子,出现了严重的病业状态,医院确诊为脑主干堵塞。这种病,凭医生的经验,活不了几天必死无疑,并告诉家人准备后事。他本人处于不能说话、生活不能自理非常痛苦之中。于是,他十分吃力的用手写了三个字:“安乐死”。女同修因长时间护理一个看不见好转和没有任何希望的病人,自己的身体已经疲惫不堪,又影响修炼大法。于是心中就产生一念:“快死得了”。错念一出,后果即成。旧势力又趁机钻了她的空子,对其進行迫害,造成她严重的头痛,两周不能吃饭,只能喝一点水。学法小组得知消息后,派出两人先和女同修交流,让她在法上悟到对其丈夫的那一念是错误的;那一错念,就是造成她突然出现病业状态,和其丈夫病业加大的根本原因。

她接受了同修们真诚的帮助;同时,也认识到:救老伴也不会影响自己修炼的法理。由于,她能在法上认识法并及时修正了自己的错念;顷刻间,她的头不疼了,也能吃饭了;还要送前去看她的那两位同修回去。

与此同时,学法小组还安排了男同修的亲属、大法弟子给他背颂师尊《转法轮》中的《论语》。没过几天,他真是起死回生、逐渐的好了起来。经过半年的努力学法和精心护理,他自己能吃饭了。正当男同修出院、回家休养之时,家中的生活费(两位同修下岗时的买断工龄钱)已经全部用光。全家三口人中,还有一位是上中学的孩子,没有其它任何经济来源,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室外的白雪覆盖着大地,但家里暖气还没供气,因为采暖费还没给供暖单位送去。就在这样极度的困境中,两位同修仍然坚持修炼,不断提高心性,同化宇宙特性。但谁都没有想到的奇迹,竟悄然而至。从原单位传来了关于“买断工龄的退休人员,应该享受市最低生活标准待遇”的消息,其中的五项条件,也只有象他们这样的人才能符合。因此,全家基本生活费有了着落。室内的暖气片虽然是凉的,但室内温度却保持在16℃~18℃之间,这是正常生活的环境温度。

有一次,原单位给他们补发生活费,家人不让他去或用担架抬着他去,男同修执意要自己去取。于是,他活动一下腿脚,在家人搀扶下乘公共汽车取回了生活费。就这样,男同修整整延长了四年寿命,于二零零六年平静去世。

在学法、洪法、证实法的过程中,我们遵照师尊的教导,遇事向内找,向内心去修,不断的提高心性;我们所见所闻的奇人奇事,都充份体现出师尊的伟大与慈悲和法轮大法之神奇!我们将在正法的最后阶段继续努力实修,遇事向内找、向内心去修,同化大法,溶于大法;发挥学法小组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救度更多的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