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内找,正念除病魔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八日】我九七年喜得大法,在师父的呵护下跌跌撞撞走到今天。深知距师父和大法的要求相差甚远,但在一次病魔的冲击下深受教育,写出来意在向病魔缠身的同修提个醒,共同提高。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十月二十七日,同步晨炼后有点头晕,恶心。让先生去做饭,我又入睡。醒来后病情加重才想起向内找。

原来因为二十六日我带着欢喜心又去看望刚出院又摔伤的同修,我想助他一臂之力,又由于显示心而指责同修不按师父和大法的要求做。“你看我(手也摔伤)!就这样!就这样!(边说边做手势)就好了!”

第二天的早饭正念强能做。我对先生只关心孩子们、不关心我而生气。又暴露出潜在的妒嫉心和安逸心。多大的漏啊!让旧势力钻了空子来迫害我。

我立刻长时间发正念,但因正念不强效果不佳;听师父讲法无法入心;心烦意乱,坐立不安。想去找同修切磋,念一出就挺不住了,开始呕吐,动也吐,咳嗽也吐,睁眼要吐,说话也要吐,似乎胆汁全吐出,胃空了,只恶心吐不出来了,头晕感到天动地转,坐在床上不敢动,家人要找大夫,我坚决不要,把同修请来就行。

同修来后,立刻帮助我发正念,找原因,重点指出我的情太重,并告诉我请师父加持。同修走后我很想喝水,动不了,叫先生又不在,刚要生气立刻想起同修的忠告“情太重”了。又回忆起师父在《转法轮》中有关情的论述,对照自己的言行,特别内疚,愧对师父和大法的慈悲救度,怎么好意思请师父加持?此时,真的苦不堪言,有生以来没有这样痛苦,简直要虚脱,只好“请师父加持弟子,弟子知错了”,真神啊!不一会就感到舒服些,眼睛敢睁了。发正念和听师父讲法明显感到能量场很强,夜间除了动功中的“法轮周天法”没有随同做,其他都照常,比白天好多了。

二十八日,只有点头脑不清醒的感觉。但不恶心了。听说大女儿的公公婆婆要来看我。我想虽然经常给他们(都是中医大夫)讲真相,他们总是似信非信,这次让二位亲眼见证大法超常,我去女儿家。到外面走走真好,几乎痊愈。二位大夫见到我,左看右看,摸摸摔伤的手(他俩看到了肿的似馒头的手背已全消了),又试试体温(听说了呕吐不止),说了一些医学术语,我又進一步讲“法轮大法好”。不难看出,虽然他们嘴未说什么,心中是认可的。

不料,回到家后又出现头晕,恶心的迹象,逐渐加重,我也反复向内找。长时间发正念,听师父讲法。实在难受了又想请师父加持。忽然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可是一旦给他拿掉之后,他那个心病去不了,他老是觉的那个状态还存在,他认为还有,这已经是一种执著心了,叫疑心。”是呀!师父已经将缠我的病魔拿掉了,我躺在床上岂不是又承认它的迫害了吗?起呀!实在不想起。又想“难行能行”。一咬牙!起来了!

不一会,家人叫我吃晚饭,一边说“我不饿!我真的一点都不饿”一边不停的向内找。忽然又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同样人要有人生活的空间和生存的条件,也是要维护的,人还要维持生命和正常生活的。”我的心情豁然开朗。我已经两天多未進食,不饿又是旧势力干扰,它让我不饿,总是昏昏沉沉,不能出去救人。我得吃饭。

我一口饭一口水的往下咽,边咽边想到师父最近《对澳洲学员讲法》时讲的现在的时间非常快,一天就是过去的一分、一秒!转眼百年就过去了,师父在心里替我们着急,苦口婆心要我们“抓紧”。想到师父的话心里非常难过。饭后,找个理由出去发真相。这一夜睡的很香。

第三天,起床后,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愉快,一切不适症状全无,就象什么都未发生似的。我小外孙天真的问:“姥姥你怎么好这么快呀?”不太相信大法威德的全家人和亲家夫妇也被这一切变化所折服,又一次见证大法的神奇威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