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悲正念唤醒世人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九日】在师尊的慈悲加持、呵护下,在同修的带动下,我曾往电线杆上、墙上写过一些“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是正法”、“天灭中共在眼前、退党团队保平安”等救人标语,并经常问同行的世人:“您知道‘三退保平安’吗?”对方一般都说:“知道,墙上不写着呢吗?看来共产党真要完了,明晃晃的写着都没人擦。”这时,劝“三退”没有不同意退的,紧接着给一个大法护身符,就能听到两声“谢谢”。

可是在邪党“十七大”召开前夕,标语被用白灰涂去后,世人的态度就变了,再劝“三退”就需要多说话了,世人说什么:“标语都没了,看来共产党倒不了了。”我说:“别看今天没了,明天还会有,天象谁也涂不掉。天灭中共,人可挡不住。”可明天写上,后天又被涂去了,那就再写,看谁能干过谁!不能影响世人得救。这样“干”了几个回合也不见“胜负”,自己感到这样干下去不妥,得变变招了,差哪儿了呢?原来差在自己有争斗心。

去掉争斗心,改成发正念:“让涂抹标语的人手疼,涂不好。”这样发了几次都没管用,可能是自己正念不强,便找同修配合发正念:“让涂抹大法救度众生标语的常人手疼、疼的连饭都吃不好,不敢再涂标语。”同修说我狠了点,我马上辩解:“不狠其人能当回事吗?能知道是遭报了吗?这样糊涂的常人太可恨了,想陪恶党下地狱。”结果这样发了几次正念不但没管事,还把电线杆上的标语都给涂去了。不知自己还差在哪!

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说现在大法弟子跟常人发生矛盾,百分之百都是大法弟子不对,要我们大法弟子遇到什么问题都要向内找,师父谁都度。

我悟到:差在自己心怀小,没有慈悲心,有怨恨心,差在自己念不正,即使念正,有怨恨心也会影响正念作用的发挥,这时,我感到那个涂抹标语的人也挺可怜的,在迷中为了那点蝇头小利在无知的干坏事,跟邪党往地狱走。这个生命也应该救度,不能让其再为邪党卖命了,应该从地狱往回拉,应该立即解体其人背后的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乱神,唤醒其人的良知,立即终止涂抹大法救人的标语,选择光明未来。从此,救度世人的标语一个多月也没人动。

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说今天讲真相我们等于是在抢人、在救人,所以讲清真相是很重要的。我们都因浩荡师恩难报而感动过,现在师父因咱不抓紧救人而心急如焚,咱要抓紧善用这稍纵即逝的最后时机,高效率、大影响的多多救人,完成史前大愿,圆满随师还,不就是对师恩的最好的报答吗?

如果象以前我几个月才能去一次公安局、法院、政府机关单位讲真相那样,一次劝退一个,这样效率太低了,跟正法進程差的太远了,得加大力度救人了。于是我去了班车站,一次劝退了好几个。回来碰上一个卖苹果的,想救他,就买了四个苹果,二斤,三元钱,递给他五元,这时,有个穿公安服装的人说:“买这几个够谁吃的?”我说:“家里还有,多了就不新鲜了。”我悟到:这是师父把有缘人领来让我救度的。我问他:“还在哪儿上班呢?”他说:“没班了,退休了。”我说:“这么年轻怎么就退休了?”他说:“今年刚退的,才六十岁。”我说:“你都六十岁了,看上去还那么年轻,一定是个善良人,善有善报。告诉你一个天机:天要灭中共,退党团队保命。苏共都解体十多年了,中共是从苏共学来的,天象变化到解体中共这一步了。您连买卖苹果的普通百姓都搭理,一定是个不贪污不腐败的好官,可不能给贪污腐败透顶了的中共当陪葬,我免费帮您用化名在外国大纪元网站上声明‘三退’,安度晚年,党费也不用交了。”他连连点头说“谢谢”,并告诉了姓氏,也同意默念“法轮大法好”。

我每次去邮电局领退休金,都能顺便劝退几个人。有一次我想:离邮局大厅只有一步之远,何不向前迈進一步多救几个人呢?刚劝退了一个卖邮票的,就听见从不远处传来可怜的男声:“谁搭理搭理我啊,谁搭理搭理我啊。”走近一看,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男士拿两张单子,往里递,没人接,当时里面很忙,我说:“我搭理搭理你。”两分钟就用真名实姓退了党团队,原来这人还是邮局的工作人员。

出了门我就发正念:解体我所到之处的一切邪恶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和乱神,让该退出中共恶党组织的世人都退出来,法正乾坤、邪恶全灭;法正天地、现世现报。忽听一声响,下车一看,是一个中年女士自行车上的拖布掉地上了,我急忙帮她捡,往车上绑,我说看她面熟,象在县政府院里上班的那个小李,她说“是”(其实我不认识她,就是想救她,猜对了,那是师父点化的。),我急忙讲真相、劝“三退”,她说她满身是病,不想交党费,在单位要求退党,单位不给退,她气的够呛。我说我免费帮你在国外大纪元网站上退,她高兴的告诉了我姓名,接过了大法护身符。一再道谢。

市场有卖水果的夫妻俩,自从退出团队、戴上大法护身符之后,生意明显兴隆,心情愉快,身体有劲,主动掏钱请了《转法轮》,学会了五套功法,走上了修炼的路,每天五十元钱一瓶的点滴也省了。

师父在《美国首都讲法》中讲到:“你们最主要的、也是现在最大的事情就是救人。如果没有这件事情啊,我跟大家说,你们的修炼早就结束了。”我悟到:应该加大力度劝退、抢救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世人,还间接听到世人说:“真相光盘也看了,《九评》也看了,就等着来办三退,也没人来啊。”我感到不仅师父急、神急,世人也急,众生都在企盼早日被救度啊。大法弟子要能急到这份儿上就好了。

圣诞前夕,我跟同修配合,背了一大包真相光盘、书、年历、护身符等资料,去二十里以远的乡村挨门逐户讲真相,发资料,劝“三退”,除了几个信教的不愿意退,还有一个站在比大门还高的柴垛上大吵大嚷讲邪党假相,我们讲真相半小时才退了之外,其余都没费劲就退了。一共退了五十五人,真相年历非常受欢迎,有的还要给钱。

回来时没遇到末班车,我说走回来,同修说师父会帮咱找车,因为咱做的是神圣的事,一会来了一辆轿车、六元钱,跟班车价一样,司机已经“三退”了,深深感到师父时时在弟子身边。

圣诞节后夜里下了雪,早晨我把街坊大门前的雪都扫了,常人因路好走都主动跟我搭话,有七个人退出了邪党组织。

在此谢谢师父的慈悲加持、呵护,谢谢搞技术的同修的协助,谢谢在我被非法关押和在家被困魔干扰迫害时给我发正念的同修。最后:恭祝师尊新年快乐!各位同修新年好!谢谢支持鼓励我写这篇体会的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