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笔杆子到安装卫星电视接收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日】最近,遇到一位老弟子,谈到收看新唐人电视节目的问题,他说:“我们学法小组的同修都是动手能力比较差的,所以一直没有安装接收新唐人电视的天线,也没有人去学。”

这时我想起了同修的文章《从锄头到鼠标》,因为我当时阅后感触极深。大法弟子是最伟大的法造就的,只要你想为证实法去做、你有这样一个愿望,就一定能做成,而且能做的非常如意,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现将我的一段经历写出来与同修分享,并希望对自认为“动手能力比较差”的同修能有些许启示。

小的时候,父母总是说我在干活上是个“活废物”,所以,我一直觉的自己“太笨太笨”,妻子也认同我的确是个不会干活,比较笨的人。还有,我性格内向,读大学时只对哲学和文学感兴趣,正法修炼阶段也一直喜欢写文章(明慧网也发表了我写的一些修炼体会和本地消息,有时也做些视频方面的工作),同时自己的职业又是动笔杆子的,故而我一直把自己“定位”在写作上。

2005年,我地区开始安装新唐人电视接收器,我很早就参与了,也写了多篇在安装、收视新唐人电视方面如何正念破除变异观念的体会,对一些同修也有所帮助。

但对于安装新唐人接收器,我始终没有“底”,因为我觉的自己太笨,连冲击钻怎么用、膨胀螺栓怎么固定都不懂,即使初步学会了,实践中恐怕也会遇到许多问题,到时候还得另请高明。再加上自己的懒惰,总用别的原因搪塞不愿去做实际安装。

这个期间,我虽然现场观察了同修安装四、五次,但因为自己没有信心,所以,有了活儿,还得找传授我技术的同修,再加上当时又有稿子需要写,所以就更不愿意参与具体的安装项目了。为此,周围几个同修一直在直接或间接的批评我:“学的太慢,不用心。”可是我心里认为:“大家真的是不理解我,你们以前有基础,我连最基本的东西都不会,能和你们一样吗?如果让你写点文章,你可能学的更慢。”

后来,我想改变、调整这种状态,让自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应该行。”但是这个话总觉的不是发自内心的,所以状态依旧。这样维持了一年半左右。最近,几位同修再次对我说:“你应该自己动手安装了。”我想:一定是自己有问题,不然不会都这样反复说啊!

一次静下心来,突然认识到:我认为“自己不行、不是这块料”的观念,是来自于小时候那些“活废物”的评价、指责,不就是旧势力给我安排的吗?让你这样的观念随着岁月积累越来越强,甚至通过一系列的失败让你加强这个观念。正如师父所说:“在有了这些经验的同时,也就形成了人生的观念,经验又在实践中使观念变的顽固。”(《越最后越精進》)我已经认识到“我是大法弟子,我应该行”,对于以前来讲是个進步,但没有达到大法的标准,而且,我体会到我这句话里还是在承认“自己确实不行,但是应该能行”。说白了,还是在承认自己不行。我应该没有行与不行的概念,大法的事情、大法弟子的事情没有不行这一说!

这一念一出,感到自己轻松了许多,觉的自己动手安装是个很简单的事情了。当然,能力要通过实践获得,这时,我要求与同修多出去安装,多积累经验。

随后,组织安装的同修说:有一个同修家的新唐人收不到了,需要维修,我主动“请缨”。当我们把时间定好后,突然有人告诉我:已经有许多安装新唐人的“老手”去过了,都“兵败而归”。我一下有些慌,人家都不行,我能行吗?但我内在的信心没有减,内心有一种力量,觉的自己行。在一次发正念中,我突然意识到可能安装的一个环节大家忽略了(二入二出需要一个高频头垂直,一个水平)。在去同修家修理之前,我再次发正念清除邪恶干扰。到了那里,调了一会儿,没有信号,信心上有点波动,但我觉的这是师父给我的一次建立信心的机会,肯定能成功。我求师父帮助。没过几秒就调出了信号,我内心对师父非常感激。

此次安装之后,信心增加了,我感到这种信心是一种能量的体现,是正念的一部份,所以,再提到安装这个问题,就感到内心很踏实了。最近又意识到:其实我在很多方面的自卑、没有自信,即使自己在某个方面很不错了,也总是极端的认为自己不行,就是因为小时候父母对我的评价留下的阴影始终未去,形成了很多心理障碍。表现在行动上,例如,修炼前,人一多,说话就哆嗦;在超市看到摄像头就怕别人把我当成小偷;修炼后知道学大法是最好的事情,但众人一否定,自己就发虚,觉得理亏等。认识到这些是变异的东西,必须铲除。待把这些变异的想法从思想上铲除后,自己正的能量场又感到了一次充实,自己各方面的能力也随之大为提高。

我的这些变化和提升都是大法给予的,都是师父的慈悲体现。我要告诉大家的是,我们只要有正念,信心十足,去掉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不正确的观念,该我们去做的,就一定能做到,没有不行的问题。

个人认识,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