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身边的同修突然故去时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一日】我们身边的同修老陈故去了,事情很突然,早起时嘴角冒沫,送到了附近的医院,上午就去世了。

这使我心里震动很大,陈同修炼功很勤奋,在炼功点上给大家感觉她性格内向,很少言语,一直认为她修的不错。直到她故去之后有的同修才说:“老陈别看表面话少,可是她心眼太小,放不下的东西太多了,还常和丈夫吵架……”

老陈在几年的晨炼中,她总是早早的起来,有时把地上的纸片拣干净,总是默默的做一些小事。她的故去,使我感到修炼的严肃性,每当音乐起时,我便站在她昔日站过的位置,默默的鼓励自己,一定好好修,别半途而废。尽管从表面上我看不到老陈有哪些致命的执著没去而走了,但我知道一定有她本质上的没有放下的东西和太多人的绳锁还没有解开,修炼是不等人的,内心里只有自己知道。

然而,人总是人,人间的假相由于太“真实”了,从而使有些学法不精進的同修常常迷在其中而将自己毁掉。这些年,我亲眼看到和听到身边的几个同修相继去世,每当听到一个消息,都是一次心灵的震撼,有时真的不敢相信,他(她)们就这样的走了?正法还没到人间,为什么他们就不能和大家一起跟师父回家呢?当这种念头出来时,马上我便否定了:法对众生是有标准的,修炼是严肃的而不是大帮哄。

王姐是我很熟悉的人,“七·二零”前是一个地区的辅导员,十几年的风风雨雨我感到她有许多很了不起的过去。在多次交流中,我感到她最大的问题是学法少,儿女情太重。她跟我说:“你给我想个法儿,我这儿女情怎样才能放下呢?”我说:“王姐,你还是多看书吧!师父不是说过吗,谁是你的儿女,谁是你的亲人,两眼一闭谁也不认识谁,你欠下的业下世照样还。再说了,父母兄弟妻子儿女的命这里你能管的了吗?”还没等我把话说完,她便一脸愁容的说:“知道知道!可我就是放不下我那外孙女,那孩子横看竖看就是个喜欢,有时女儿抱着,我赶紧抢过来抱,半夜里看了孩子不在身边也要上女儿屋里抱过来,这孩子这不是来魔我来了吗?有时我看着这孩子就想:我要放下,放下,可是孩子一哭时,我这心里又受不了。为这事,师父可没少点化我,说我走路抱着孩子,过河也抱着孩子,上山还抱着孩子……。”

王姐也想精進,可是一看书时孩子就闹,她的情况和师父讲的修道人和小鹿很相似,一切都在不知不觉中,结果法学不好,正念发不了,讲真相不主动,真是一手抓住佛,一手抓着人。她没有意识到,旧势力已经抓住她这个巨大的执著对她迫害的危险正一步步向她走来。二零零八年一月初,一天晚上王姐在上厕所时突然跌倒,开始感到气喘,继而鼻子流血,当救护车赶来时,人早已不行了,前后不过二十分钟。

王姐走了,当她元神离开人身的那一瞬间,我想她什么都明白了,她会看到层层下走来到人间的没有完成史前大愿而憾然而归;她会看到对她寄托无限希望的宇宙众生因自己的原因而失去了被救度的机会而悔恨不已;她会看到仍然在世间助师正法的昔日同修那颗精進的心给宇宙众神留下多少惊叹!更重要的是她会看到师父一次次告诉我们的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是真的啊!

可是,还有机会吗?还有机会吗?同修啊,我们每天都在忙忙碌碌,是否细心的想过修炼是何等的严肃?

修好自己,才是师父和众生所望。我就想,一定好好修,要把对我寄托无限希望的众生全救了,要放下人世间缚着我的一切执著和观念,精進再精進,迈好最后的一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