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学会应邀在马丁•路德•金纪念集会上演讲(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二日】2008年1月21日,是马丁•路德•金的纪念日。近一千位来自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各界代表来到亚特兰大参加一年一度的纪念集会。集会在亚特兰大依波尼泽教堂大礼拜堂举行。美中法轮大法学会负责人、毕业于乔治亚理工学院的杨森博士应邀做了“我也有一个梦想”的演讲。这是法轮功第四次应邀参加集会并发表演讲。

参加集会的除了马丁•路德•金的亲属之外,还包括前总统克林顿,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前阿肯色州州长哈克比,乔治亚州联邦参议员以塞克斯,亚特兰大市长弗兰克林等多位美国政要,及各地的宗教领袖等。


法轮大法学会杨森博士致词纪念金博士


集会全场


马丁•路德•金博士的女儿在接受采访

马丁•路德•金博士曾经说过:“在一个地方出现不公正,就是对所有地方的公正的威胁。”作为人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耗尽一生,奔走四方,以和平的非暴力的方式,为争取自由坐过监狱,最后被谋杀。他最著名的演说是“我有一个梦想”。

法轮功学员的和平抗争,与当年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抗争有许多相似之处。杨森在演讲中说:“我在中国住了31年,在美国住了15年。我热爱中国,热爱中国的人民。我想要他们受到尊敬,并真正地象正常人一样生活。我要他们能够享受上帝给予所有他的子民的天赋人权,不仅是美国人,而是世界各地所有的人。

“我梦想着,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有思想的自由,他们不必因为他们的理想和思维而忍受迫害(包括酷刑、非法拘捕和审讯)。

”我梦想着,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他们不必由于他们相信什么而被非法判刑或夺去生命。

“我梦想着,法轮功学员在某一天能够走到公园开始晨炼而不被警察殴打。”

法轮大法学会会长的演讲结束时,全场起立长时间鼓掌。会后,许多在场的听众,包括政要们前来与法轮功学员握手、拥抱。有的人说,听到你们的故事,我流泪了,我为你们祈祷。有的说,你们一定要坚持啊,我的心和你们在一起!还有人说,谢谢你提出了法轮功的话题。金博士的小女儿伯妮斯•金对杨博士说:“谢谢你来到这里,很欣赏你的演讲。你的演讲得到了大家的认同。我们会祈祷中国有一天能享受自由。坚定你的信仰,为自由站起来。大家会和你携手,这一天会到来。”

在机场,还有外地来的与会者认出法轮功的发言人,说很荣幸听到你们的故事,谢谢。

亚特兰大的福克斯电视5台(Fox 5)做了现场直播。



杨森博士演讲 “我也有一个梦想”


杨森博士演讲“我也有一个梦想” 全场起立鼓掌



杨森博士的发言如下:

我也有一个梦想

美中法轮大法学会会长杨森
在纪念马丁•路德•金博士生日集会上的讲话
2008年1月21日于亚特兰大

克林顿总统,哈克比州长,以塞克斯参议员,市长及各位来宾:你们好!

1992年,我来到了乔治亚理工学院读研究生。来到了亚特兰大,这个以马丁•路德•金博士的家乡而驰名遐迩的伟大城市。我把亚特兰大当成自己第二个家乡,以纪念已故的马丁•路德•金博士。就像那脍炙人口的歌词一样:“乔治亚在我的心中”。

一开始,我对纪念马丁•路德•金博士知之甚少。我当时非常想回到中国去,因为这里的一切对我来说是那么的陌生。但另一方面我观察到了一些我从来没有经历到的事情。

我观察到,在这个国家人们可以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而没有被警察拘捕的危险。我观察到,在星期天,人们都可以去教堂,并且自由地信仰他们的宗教。我从未看见人们因为读《圣经》或想当好人而被拘捕。

只有一个词汇能描述我的感觉:自由。

起初,我以为这些自由在美国是轻而易举地达到的。但在我了解了美国历史,我了解了马丁•路德•金,美国民权运动的主要领袖之一。我读了金博士的《我有一个梦想》。我开始有了我自己的梦想。

一个在中国的朋友问我什么是美国最好的东西,我说我最喜欢这里的“自由”。他说:“你们富而我们穷,等我们有钱以后再追求自由吧。”我告诉了我的朋友:“你不用等到富有后才开始争取自由的权利。”我告诉他金博士为自由而奋斗,不是因为他是富有,而是因为他有那颗心。

我在中国住了31年,在美国住了15年。我热爱中国,热爱中国的人民,我想要他们受到尊敬,并真正地象正常人一样生活,我想要他们能够享受上帝给予所有他的子民的天赋人权。不仅是美国人,而是世界各地所有的人。

《我有一个梦想》激励了我,谢谢金博士为美国所有人的自由做出的牺牲和承受。他的一生对我们每一个有自由梦想的人是最好的榜样,包括我,一位谦卑的但自由地居住在这个国度的物理学者。

我也有一个梦想。

我梦想着,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有思想的自由,他们不必因为他们的理想和思维而忍受迫害(包括酷刑、非法拘捕和审讯)。

我梦想着,所有的中国人都可以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他们不必由于他们相信什么而被非法判刑或夺去生命。

我梦想着,有一天法轮功学员能够走到公园晨炼而不再被警察殴打。

我梦想着,我的女儿能回到中国,人们不再针对她对法轮功的信仰,而是针对她的品性来评价她。就象马丁•路德•金所说的:

“当这一切发生时,当我们让自由之钟敲响,我们让它敲响在每个大小村庄,从每个州到每个城市,我们会快步迈向那一天,所有上帝的孩子,黑人和白人,犹太人和非犹太人,天主教徒和非天主教徒,能手挽手唱着古老黑人的歌,‘终于自由了!终于自由了!感谢全能的上帝啊,我们终于自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