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劳教所被迫害的日子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五日】从劳教所出来的那天,邪党不法人员叫我到办公室,拿出一张纸,说签个名就可以走了。我一看是张所谓的“担保书”,内容大概是当事人已转化,回到当地要去公安局报到,定期汇报思想等,我当时就拒签,不法人员威胁说不签走不了,又逼迫站到院子里。我想这只不过是一个“假相”,心里很坦然,邪恶只能起干扰作用,不是它说了算。我被迫在外面站了四十分钟,他们才叫人跟到大门口放我。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一晚上,我散发、张贴大法资料,被绑架到广东三水劳教所迫害。开始四个月自己坚持不写“四书”,但不是因为自己在法上认识到了不应该配合邪恶,而是自己的常人心,认为不能懦弱,随便就屈服,因此没有坚持很久,在邪恶的电棍和一天到晚的强迫蹲下看诽谤大法影碟等威迫下,而写了“四书”,从此我变的非常消沉,心里感到非常烦乱,不知如何过日。正当我感到迷茫的时候,一位心性比较高的同修,来到关我的监号。我们面对邪恶的猖狂迫害,互相鼓励、抓紧学法,严格要求自己,走好走正今后修炼的路。同时也找到了自己怕迫害、怕吃苦、求安逸等等的人心执著。为了克服这些执著排除它,我们坚持中午不睡觉,利用管教人员和“包夹”休息、不在场的情况下认真学法,晚上也一直坚持十二点发完正念才休息。

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我逐渐不感到烦闷了,从此精神起来,学法、背法、炼功,坚持发正念。认真修好自己,我深知这一切都是师父的看护和导航得到的。

通过学法,我早就考虑要写一份声明,宣布以前所写的“四书”作废。但在零六年十月一日前夕,邪恶突然搜仓,结果搜到九份宣布“四书”作废的声明,令邪恶十分震惊。后来连房间里的纸笔都搜走了,怕同修用来写声明。十月长假以后,邪恶集中力量对写声明的同修進行迫害,这样又使我怕心起来不敢写了。后来通过反复的学法,特别是学了师父讲的,大法弟子“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对我的触动很大,终于下决心写了一个严正声明交给了劳教所。

他们收到我的声明后,对我又是哄又是吓,一看没用,就用暴力手段拿手铐铐住我,然后打我,过了几天用手铐铐我的手锁在床上面,把电视机开到最大音量一天到晚看诽谤大法的碟。

一开始,我怕心重,不知道邪恶会不会加重迫害,消极承受了几天,后来我在学法中想起师父的话: “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 (《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想要反迫害,于是用绝食的方式抗议迫害。

绝食了三天,恶警带我到医院插管灌食,第二天我知道是灌食就不理他们。结果恶警叫几个夹控抬我去医院灌食,接着又带我检查身体,确定我一切正常以后,回劳教所马上拿几支电棍电我,强迫我收回声明,重新写“四书”,被我拒绝了。整个过程持续了四十分钟,参与迫害的恶警有大队长丘剑文,成员陈兆、杨天乐、苏家视。下午大队长找我说我能吃苦,意志力很坚强,态度也不象以前那样,很尊重我。他还叫我吃饭,并保证不会迫害我了。经过这一次,我明白了只要有正念,邪恶就怕你,环境也改变了很多。

由于我不配合邪恶,恶警叫我做的事我都全部否定它,他们把我调到离办公室最远的一个房间不理我了,环境宽松了,就这样慢慢的放松了心性的提高,以为自己走正了,也承受过了,等出去了。结果又被邪恶钻了空子,一天六个恶警和三个夹控冲進来说要给我和另外一个同修穿的衣服打字,因为我们不穿劳教服,他们就想出这一招,在我们穿自己的衣服上打上“劳教”和大队的编号。当时我的人心一下子出来了:怕心、怕麻烦的心、放松的心,用人的一面去想问题,认为这种事反抗也没用、他们来硬的你也没办法,所以表现的很麻木,除了自己穿在身上的一套衣服,还留了一套衣服,说是走的时候穿,要放在保管室外,其他衣服全部被他们用油漆喷上“劳教”等糟蹋了。第二天他们想收我身上穿的衣服,我不配合邪恶、没换。就这样坚持了两天,他们把我送到禁闭室去骗我换了里面穿的一次性衣服(纸做的),在里面关了一个星期。由于天气有点冷,晚上蚊子多,天天咬牙顶着,一天睡觉二小时左右。

二零零七年六月份,恶警说是执行上边文件,对大法弟子实行“严格管理”,以前不用干活,现在白天要干活,晚上進行洗脑,精神折磨。白天有时还要军训式的操练,给人的感觉象是中共邪教的一场运动一样。刚开始是针对所谓“转化”的人,七月中旬邪恶找我们三个未转化的大法弟子,声称:上面有文件,你们这些严管对象一样要遵守纪律,现在不是要改变你的思想,放弃你的信仰,你们可以保留自己的立场,但是要遵守这里的纪律,穿劳教服和参加劳动。邪恶的无理要求被我们严正拒绝了。结果过了几天,恶警将我和同修乙调到一起住。我们也知道邪恶准备搞事了。

到了晚上,当班值班恶警郑国权故意刁难我,要求我换一个床位,被我拒绝了。他找借口说我不服从管教,利用凌晨夜深人静的机会,叫几个夹控用手铐把我铐起来,抬到一楼办公室把我绑在一张椅子上,背部对着空调拿三支电棍轮流电我。

我当时大声喊“法轮大法好”,他们就拿毛巾塞住我的嘴。恶警刚开始用两支电棍电我的头两侧和耳朵的耳垂,后来又电我的手脚。见我要晕过去了,支撑不住了,就用空调水由头顶上淋下来。

整个过程大概一个半小时左右。还不时问我穿不穿劳教服,参不参加劳动,一概被我拒绝了,恶警一看没办法,最后叫人把我抬回宿舍。

过了一个星期,恶警叫同修乙出去,回来后我看见衣服上被邪恶打上了“劳教”两个字,还闻的到油漆味。同修乙说去办公室,到办公室就被邪恶手铐起来,还拿两枝电棍电,接着把他按住、在衣服上用油漆喷字。

当天晚上,我们三个一起切磋怎样反迫害。当时我认识到针对一个同修,就是针对我们其他两个,因为大家一起住,又是邪恶最害怕的严管对象,所以第二天我们决定一起绝食抗议,并声明一天不停止迫害就绝食一天。恶警再一次把我们分开,一个人住一个房间,想用这种方式间隔我们,削弱我们整体的力量。

接下来,恶警每天对我们野蛮灌食,用手铐将手脚铐在床的四条柱上,拿毛巾捂住鼻子,搞到我们喘不过气,用不锈钢条硬撬开嘴和牙齿,然后用吸了辣椒、盐、生抽、酒等兑在一起的液体注射到嘴里面。后来甚至注射到鼻孔里面,确实很难受。同时还不准我们上厕所和冲凉,大小便就在房间里解决。我被这样迫害了达一个月之久。恶警还叫夹控强行剥掉我们的衣服,连我的内裤都不放过,并强行给我们换上劳教服。过几天见我们不屈服,就对我和同修乙用电棍充电,上午充了,下午继续充。我们一直用正念对待,一天下来我和同修乙上半身到处是伤疤和损烂的皮肤。主要恶警有苏家视、郭保思、书记童朝银与大队长雷惠清。

我在想怎会遇到那么大的魔难,自己感觉已经到了承受的极限了,是不是我们有什么执著没找到才招来这么严重的迫害?通过学法,在难中还有放不下的执著,在痛苦的过关中不能用正念对待等等,都是被邪恶加重迫害的主要原因。肯定是有执著心没去,才被邪恶加重迫害,但是找不到。晚上我梦见自己爬山从高处掉下来,后来又抓到一根绳子,差一点就掉到万丈深渊下面了。

过了几天,恶警又将我拖到医院插管灌食,这一次是新护士,态度很不好而且很不负责任,插的管也不擦润滑油,动作很粗暴,结果插進三分之二顶住了,插不進去,又换了另外一个鼻孔也是这样,管子拔出来有血,鼻腔里很多血,我自己也觉的喉咙很痛,最后她不敢插了,医院的院长叫她给我输液。

当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跟在一个人后面進了一个山洞,忽然眼前一亮,金光闪闪的出现一个女神拿着一束鲜花迎面飞来,给了一枝花给我前面那个人,然后又递一枝给我。我觉的金光闪闪的很好看,也就拿了过来。后来出了山洞,看到茫茫天地,我突然想起法轮大法才是宇宙大法,这些东西怎么能够跟大法比呀!怎么能要人家的东西呢?醒来后我悟到了是师父点化我,这一切都是自己求来的,是自己的心促成的,是疑心在作怪。由于我们進了劳教所,经常习惯用人的经验来跟邪恶较量,旧势力在我们走正的过程中放大了我们的疑心而我们没有意识到,然后就有了这一次的迫害。现在我们反过来要破除在劳教所形成的强大的执著。以前我以为对同修不信任,做事不相信人之类的才算是疑心,没有深挖这个心出来,被邪恶钻了空子。找到执著心以后,我时刻背“视而不见 不迷不惑 听而不闻 难乱其心”(《洪吟》〈道中〉)。迫害马上停止了。虽然以后很多假相,我知道是针对疑心来的,动不了我的,有师在,有法在,这才是师父说的连旧势力存在的本身我们都不承认。师父也用梦点化我迫害不存在了。一天我梦见自己坐在一个空地上,出现十几个管教冲过来要迫害我,我坐在那里闭上眼默念“无理由的迫害是不允许的”,不存在了,是假相,就在这时,负责监视我们的夹控把我叫醒了,原来是我睡觉前叫他二十三点五十分叫醒我发正念。

还有一个问题,旧势力利用我们执著时间的心干扰我们,也做了系统的安排。我在这场魔难中突然想起刚被绑架進来几个月(距离现在十五个月)的一天晚上做梦,梦见我坐在一辆小车奔跑在回家的路上,后来见到我妈,我妈问我怎么提前出来了,我想了一下,自己也觉的奇怪,没有所谓的转化恶警是不会提前放人的,怎么我现在提前两个半月出来了。醒来后,我以为是师父提前告诉我迫害结束的时间,主要是那个梦很清楚,短暂,很象师父的点化。后来我又想师父不可能这样点化吧?因为当时刚進去几个月也没多想这个事。但是后来一楼的夹控调上来值班和我们说一楼的同修叫他转告我们,有同修打电话回去了,家里人(同修)说下个月你们就可以走了,明慧网登了开了天目的同修写的文章,看见下个月会先放一批同修出来。当时我们以为明慧既登了这样的消息肯定是真的,这样使我更加相信那个梦是真的而且时间上也符合,刚好同一个月。在最困难时候经常算日子,因为有执著觉的更加难过,度日如年。又过了一段时间,另外两个一起承受迫害的同修也有很多类似的梦,同修乙有一天做了个梦,梦见他在看“彻底解体邪恶”的经文最后一行字上面只有月日没有年份,醒来后以为师父点化他迫害结束的日子是这篇经文写出来一年以后的日子。后来日子过了,我才完全明白旧势力很细致的针对我们的心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安排一个“梦”来干扰我们。

写这些出来是想和同修们交流一下,相信很多同修在这方面都有深刻的认识。在我离开劳教所的前一个月,同修乙被邪恶宣布加期半个月,后来又说我更严重,要加一、两个月。我根本不承认它,去掉执著时间的心和疑心以后,在我走的前几天,很清楚自己不可能被加期了,但是我的头脑中还不时闪出会加期的想法,恶警给同修乙加了,一定不会放过我的。我一下子明白了这是一种干扰,是旧势力强加给我的思想。找到了原因,我的正念马上更强了,彻底解体它。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劳教所。

经过劳教所的魔难,我认识到了修炼的严肃性,一定要修好自己,信师信法,多学法才能破除一切假相干扰,跟上正法進程,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