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非法开除学籍的刻骨铭心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有件事在我心中隐藏了很久,现在回忆起来,一切都历历在目。

我出生在湖北麻城市大别山区的一个家庭,从小性格有些内向,不怎么喜欢说话;但是脑袋瓜很聪明,学习成绩一直不错,先是考上了重点大学,后来又考上了华南理工大学的公费研究生。全家人都感到很高兴,我也觉得欣慰,自己20年的努力没有白费。

俗话说:“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我也没有想到这件事会降临在我的头上。2007年6月18日的上午,学院的党委把我叫到办公室,宣读校党委的决定:学校要开除我的学籍,原因是我在学校公共场合贴了几张单子,给学校造成“重大的恶劣影响”,声称我“触犯了国家法律”,要追究我的法律责任。

要讲这件事,还的从高中说起。1998我考上了湖北省麻城市第二中学,那时我学习繁忙,平时很少回家,而学校离我姨妈家很近,所以就一直住在姨妈家,很少时间回家。由于我小时候身体很虚弱,平时学习一熬夜就生病,这些给我的学习带来很多麻烦。时间长了,姨妈也就慢慢察觉出来的,然后她就拿出一本法轮功的资料给我看,还给我讲一些做人的道理。可是我很调皮,喜欢占别人的小便宜,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回避,有些厌烦,可是姨妈还是很关心我。慢慢的我就开始接触了法轮功,晚上回来觉得压抑的时候就看看书,打发时间,后来我觉得书里面的内涵很深,不管自己怎么做,都感觉还有欠缺,好象一个无底洞。渐渐的我就按照修炼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当时我也只是出于好奇心和执著心,所以才走上了修炼这条路。因为我有一个目标:就是考上大学,在不知不觉之中,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开始有些反应了;而且思想也和以前不一样,感觉学习劲头十足,知道怎么和别人相处。我时常觉察到身体里有一团炽热的东西在蠕动着。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高中的艰苦生活也度过了,我也终于考上了大学。

大学的生活和高中就是不一样,空余时间很多,学习压力不大,所以我平时除了学习以外,也就经常上网看些法轮功的资料,而且在学习和生活中一直严格要求自己。我也慢慢意识到以前认为正确的东西其实是错误的,许多事情站在另外一个角度看结果就大不相同,当时我也是承受很大的压力才慢慢改掉以前的陋习。由于我表现优秀,大学期间一直担任班级的学习委员,而且获得许多荣誉。转眼就到大三了,经过辅导员和同学的一致推荐,我被选为预备党员,当时我很高兴,就欣然的接受了,也没有认识到中共的邪恶;并且在党旗面前发誓,把自己的一切交给恶党。

经过一段时间的党课学习,我渐渐意识到那种环境根本不适合我,每次上课的时候那些党员都给我们讲一些冠冕堂皇的空话,同学们的发言更是如此。时间一长,我才发现自己的思想溶不到那种环境中去,于是每次开党会的时候我总是找一些借口而缺席,眼看着就要到预备党员转正的时候了,预备党员们一个个都递交了转正申请书,就我一个人没有交,因为我知道一进了那个圈子,就是向它们低头,以后很难再有回头的机会。在我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个想法:是大法改变了我的世界观,给了我一次重生的机会,教会我许多做人的道理,所以自己要用实际行动来要求自己。

后来通过持之以恒的努力,我又顺利的考上了华南理工大学的公费研究生,所有的亲戚和朋友都为之高兴,我的爸爸妈妈也为之骄傲。当他们拿着录取通知书时,那种场景真是难以言表;我也觉得自己十几年的拼搏没有白费,但我心里更明白如果没有大法就不可能有今天的成功。在华工的日子,我觉得是我人生中最开心的时候,因为在这里,有我的导师和一群很要好的同学,我也找到了自己学习和生活的方向。可是学校那些搞行政的人一直不放过我,有好几次学院的党委书记和团委书记都找我谈话,原因是我没有参加党的生活,而且也没有递交转正申请书,说我思想不正常。于是就叫班委和周围的同学偷偷的调查我,询问我的一些情况,结果也没发现什么异常。有一天他们“邀请”我去办公室坐坐,开始的时候还是问寒问暖,我心里也明白他们的意思。不一会儿就问我有没有炼法轮功……我当时心里真有点害怕,就找一些话语来敷衍他们。因为我觉得自己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要义无反顾的走下去。经过两个小时的“谈判”,他们还是没有从我口中套出什么话。在我走的时候,党委书记对我说:如果有什么可疑的人物,就要及时告诉他。当我走出办公室的那一瞬间,感觉就象散架了一样。

日子也一天一天的过去了,和大多数同学一样,我一直忙于学习,有时候就看看书,并且按照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生活中碰到的各种困难都把它当成一种考验,但是我发现这样做没什么进展,觉得自己没有得到实质的提高,总是感觉的自己的修炼之路好象已经到头了,就有些着急。而且师父也说过在这个关键的时期,讲清真相比个人修炼更重要。正当我真正去讲真相的时候,就发生了下面的事情……

2007年5月18号的晚上,我把事先打印好的宣传文档在学校公共场所、材料学院的实验楼、宿舍楼进行张贴,一共贴了八张,当时我有些害怕,不过没有被任何人发现,回到宿舍之后,我的心里才平静下来了。一连几天没有发生什么事,我也慢慢踏实下来了。又过了两天,我和实验室的同学去参加国际会展回来后,被学院的团委书记叫去了。我以为和先前的一样,以为叫我去问问话,没什么事情发生,去了之后才感觉到今晚有事要发生。几分钟之后,团委书记对我说:今天学校的几个领导和保卫处的局长想见你,顺便问些事情,几分钟就完了,不用担心,知道什么就说什么。随后就和他们一起去了保卫处,看到桌子周围坐着一群人,我心里很害怕,说话更是吞吞吐吐的,因为以前还没有碰到过这样的场面。我开始的时候还是用以前的那些套话去回答他们,大概过了半个小时,保卫处的陈**(保卫处的副局长,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名字)拿出一张纸条和一叠文件,我看了就发愣,但我尽量保持平静,不被他们发现破绽。然后陈**对我说:这些是你去张贴的吧,你最好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交代清楚,不要隐瞒。因为这件事情我们已经调查清楚了,就看你的表现了。这件事情可大可小,如果你和我们配合的话,学校就会对你从轻处罚;如果你要隐瞒的话,后果将不堪设想,我想你也不希望你的父母为你担心吧,所以希望你能配合我们的工作,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不要隐瞒什么。我听了以后脑子一直在嗡嗡的响,也不知道该怎么办。随后几个人同时向我发起“攻击”,我招架不住,就随他们问,我一直保持沉默,尽量回避与大法有关的问题。后来他们执意要看我的电脑,我也只好无奈的答应了,并且和他们一起去宿舍拿电脑。

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弄来的软件,往我的电脑上一装,随便输入几个字,就可以把与大法有关的资料全都搜出来,幸好我同学帮我删掉了一些,电脑里就剩下几个文本而已。看到这些,我最后一道防线也彻底崩溃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当时就想,既然事已至此就豁出去了。

那天晚上的“谈判”整整持续了六个小时,直到晚上十二点半我才从保卫处出来,而且电脑和MP4都被他们扣押了。当我回到宿舍以后,我心里很压抑,也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该怎么做,好象天已经塌下来一样,心里极度难受。

第二天早上,学院团委书记欧阳斌把我的导师叫过去,向他讲了我的一些情况。导师回到实验室以后什么都没有说,等到中午的时候,导师叫我留下来,其他的同学都回去了。然后导师就问我详细情况,我就把自己的事情都告诉他了,导师就说:中国的社会就是这么黑暗,除了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之外,不要去招惹那些人,他们都是一群恶斗分子,他们是吃饱了没事做就专门找这些事(因为导师出国十一年,觉得国外的环境很开明,也很憎恨那些搞党政的人)。我当时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的站在那里,接着他又说:这件事既然已经发生了,你就不要管它,做好你的实验就行了,只要你交代清楚了,我想他们也不会拿你怎么样的,以后要学会保护自己。我知道这件事也让导师很为难,因为我的导师是一个很实在的人,平时对我们很好,和我们聊得来,他在学术上也有成就,但是他对学校的那些搞行政的人很不满,学院有相关的会议都不去。我觉得能有这样的导师,真是我人生中的一笔财富。

接下来的几天里,保卫处的人又是叫我过去协助他们调查,其实就是录口供,他们每问一个问题,都要我回答;而且还给我录像,最后还要我在每张纸上都要按手印。我也没有其它的办法,就只能照做。后来一连过了十几天,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情,我以为是象导师说的那样,不会再有其它的风波。但是结果却出人意料,2007年6月18日的早上,我在实验室里做实验,学院里的一个老师叫我过去,说党委书记找我谈话。于是我放下手中的实验就过去了。接着团委书记就给我一张学校的最新处罚通知,要开除我的学籍。我当时听了,真的是晴天霹雳,难以接受这个事实,于是就跑掉了。学院的人又给我家里打电话,叫我爸爸过来接我回家,我妈妈接到电话以后哭得死去活来,不敢接受这个事实。我爸爸连忙从家里赶过来,没有耽误一刻时间。

后来我们几个一起去找学院领导谈话,希望学院领导能给我一次学习的机会。开始研究生院学术部的何部长说:只要我坦诚认错,保证以后不再接触法轮功,还有一周时间,可以向学校提出申诉。那几天我和我爸爸在学校里到处找人,想见学校的校长和党委书记,可是学院的团委书记欧阳斌一直阻挠,先说是要预约,我们就按照她说的那样做,结果她还是找其它的借口把我们拒之门外。时间一天天的过去了,还是没有见到学校的领导。后来就只好收拾一下行李,走出了校门。就在我看见那些毕业生穿着毕业服装在校园里拍照的时候,我终于忍不住流下了泪水。那一刻已经深深的刺痛了我的心。

事情虽然过去了半年,可是每当回忆起来,我心里总有点遗憾;但想到自己已经选择了要走的路,就把那些遗憾抛在脑后,让它成为历史,不能因为一时的挫折而继续遗憾。我觉得自己能够接触法轮功是很幸运的,虽然自己也付出了一些代价,可是一想到自己所得到的,那些又算得了什么了。人生也不过几十年,谁没有过不寻常的经历?

这件事情在我心里隐藏了半年多了,我觉得很有必要把它讲出来,来阻止邪恶的蔓延。虽然这件事发生在我的身上,但为了避免更多的法轮功学员受到伤害,还是讲出来,希望更多的人认识邪党的本质,让我们一起用正义的力量来维护这个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