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韵观众:介绍六百人购买新年晚会票(图)

米兹曼:了解历史是每个人的权利 了解非西方历史在美国是一个机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大卫.米兹曼(David Mitzman)先生去年观看了全球华人新年晚会,被晚会的美丽壮观和深刻的精神内涵深深打动。自此不遗余力向自己的朋友、客户推荐晚会。因为大卫的努力,有六百多人购买了二零零八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票。大卫说他希望能让二千人来买票。记者一月十日采访了他,以下是采访实录。


大卫.米兹曼(David Mitzman)已介绍六百多人购买了二零零八年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票。

问:请介绍一下自己

我叫大卫.米兹曼,在旧金山长大,在那里上大学。毕业后在旅馆业干了十多年。之后开始自己的旅游生意,现在我已经做了二十八年了。

问:你怎么知道这个晚会的,印象如何?

答:我一生中从来没有看过这种演出。我在“show trade”展销会上碰巧遇见杰奎琳.徐。她向我走来。她后面的女士们都穿着很漂亮的服装。她向我介绍晚会,我看了资料和录像短片,真是令人吃惊。那么色彩绚丽,那么艺术、美丽。

我女儿当时正在学校学中文,我想她或许会想看,了解中国的历史和文化。我从事旅游业,有一些客户,我也与他们联系。最后在二零零七年的一月演出时,我女儿学校有大概十五人,还有我和我的太太和我一些朋友观看了演出。

问:印象如何?

答:我看过很多演出,很多舞蹈,去过很多剧院。但对这个晚会,我真是不想让她结束。我看啊、看啊、看啊,我被深深的吸引住了。那些美丽的服装,壮丽(magnificent)的舞蹈,不可思议的背景天幕,所有的场景。我觉得我整个人都融进去了。还有音乐、演唱、武术。我被紧紧的抓住了。还有那些翻译可以让那些不懂中文的观众阅读,让我们有机会更深的了解舞台上展现的一切。这是我看到的最好的演出。

我对中国文化不了解。我知道那是很古老的文化。但直到我观看晚会之前,我对这个文化知之甚少。对我来说,那就象五千年的历史栩栩如生的展现出来了,我看到了令人惊叹的景象,我想让我的客户都来看。

问:看晚会有什么文化上的障碍吗?

答:我不把那说成是障碍,我把那称作一种领悟(awakening)。我真正的看到了另外一种我不知道的文化。

就文化来讲,是一种深深的宁静(great peace)极大的善意(great kindness)。似乎很集中(very focus and very central)。当我观看时我觉得很平静、很放松。那种浮动,就象是看海,潮起潮落,很宁静,很放松。她让你自动的就进入到演出所营造的氛围中去了,我完全忘记了我自己。这就是为什么当演出结束时,我觉得悲哀。当他们说演出到此结束时,我真是想让演出继续下去。我看到的东西是如此吸引我,我觉得我和她有联系。我对那些如此投入呈现出这样一种独特艺术的人充满感激。我觉得那是他们的生活,当他们演出时他们在演他们的生活、很生动。

问:你刚才提到看过很多演出,与你看过的相比,晚会有什么不同?

答:不同的是其他演出都是西方文明,这是一个新的文化,我很喜欢,因为这种文化对我是新的。语言不同,场景不同,时代不同,我一无所知,我觉得很美,视觉上很美。

问:距去年的演出已经一年了,你还记得最喜欢哪个节目吗?

答:我不记得名字了,我想有两个。一个是所有的舞蹈演员一起出来,她们那么优雅,手的移动如此流畅,所有演员在一起优雅极了。另外一个是我从未见过的两根弦乐器(记者告诉他叫二胡)。我无法想象那样的音乐可以从如此有限的乐器上流淌出来。我拉大提琴很多年了,那是四根弦。我当时闭着眼睛,我就那么吸收着,太美了。

问:我知道你把晚会介绍给很多人,你为什么这么做?

答:我这么做是因为我觉得太美了,我希望和那些以前从未看过这种演出的人分享。所以我就开始和我的客户,旅游公司、巴士公司联系。给他们有关的资料。我希望他们也有机会向他们的客户介绍。因为这个演出一年只来洛杉矶一次。这是观看历史,观看文化,真正体验你从未体验过的演出的黄金机会。

通过我的介绍,有六百多人已买了二零零八年在诺基亚上演的新年晚会的票,我希望我能推出二千张票。很遗憾我有我自己的工作,推票只是业余做。我的印象是最好的广告是口碑。我知道今年一月十八日到二十日人们看完在诺基亚的新年晚会后,他们会再来。他们会带着他们的朋友来,那时的人数会翻倍。

问:你对今年的演出有什么期待?

答:如果今年的演出风格与去年相象,再加上又有现场乐队伴奏,会吸引一倍的人。我期待着一个迷人的夜晚。

问:你还有其它的要讲吗?

答:大概是在去年的十月,我参加一个“show trade”展,我有一个机会在二十-三十人面前介绍华人新年晚会,我给他们看了演出的短片,然后我就讲了话。我讲完话后,至少有二十个团体到我这来说要买票。

我当时没有讲我刚才讲的那些话。我说这个演出给人冲击最大的是你可以看到几千年前唐朝发生的事情,但遗憾的是据我所知这个演出却不能在中国上演。她在世界各地上演,唯独中国不行。在场的人简直不能相信中共政权投入那么大的精力,施加那么大的压力在反对如此美丽的一个演出上,并且阻止自己的人民去观看她,中国人不能观看这是一个悲剧。我讲完后人们就开始鼓掌,每个人都说我要去看。

问:中共驻外领馆到处写一些不敢署名的信件给美国的政府官员,最近洛杉矶时报和橙县记事报都披露了洛杉矶中共领事馆写信胁迫橙县县政委员会主席克里斯.诺比(Chris Norby)不要支持和观看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的消息。你怎么看这件事?

答:我认为这是错的,他们正在干他们对中国人民所干的。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有机会观看演出,因为观看历史是每个人的权利,而在这个国家,观看非西方的历史,这是一个机会。